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舊日之箓 熊狼狗

第48章 瘋狗

    楚齊光一番吩咐,不一會杜里田就大搖大擺地走向了包子鋪,將手中牌票一扔,朝著那壯漢吼道:“兀那漢子,可是你逃了今年的徭役?”

    壯漢微微皺眉,卻也不敢得罪這眼前的皂隸,無奈回應道:“我家中只得我一人,實在應不了役,但已經付了差銀找人替我……”

    杜里田大手一揮,恫嚇道:“還要狡辯?!你分明逃了徭役,立刻與我去衙門里好好交代,念你家中只有一人,只要再補上差銀,便放你一馬!闭f話間,他手掌直接在胸前攤開,分明是在討要好處。

    包子鋪老板的眼中殺氣一閃而逝,卻還是忍了下來,繼續和杜里田解釋。

    另一邊的楚齊光微笑著看著杜里田盤剝包子鋪老板林楠,心中說道:“喬大師,麻煩你走一趟他這包子鋪吧,看看里面都有些什么東西!

    喬智點了點頭,趁著杜里田和林楠胡攪蠻纏的時候,悄悄從包子鋪后面的窗戶里饒了進去,一番檢查之后,便找到了一處暗門,順著走了下去,又發現了一處地窖。

    一進入地窖,一股股的血腥味便撲面而來,喬智看著好像豬仔一樣被掛起來的兩具尸體,心中暗罵了一聲:“我屮,這他喵的是做人肉包?”

    不過他又仔細看了一眼,接著檢查了一下地窖里的砧板、菜刀、餐桌等器具,頓時發現除了那兩具尸體之外,這地窖里有大量的老鼠肉都被用來做包子了。

    反倒那兩具尸體干瘦干瘦,似乎是虛弱死的,卻沒有一兩肉被削下來。

    “這家伙到底什么來頭?”

    喬智只覺得心里滿是問號,他趕緊回去找楚齊光,想要問問對方打算怎么辦。

    楚齊光聽了以后說道:“還能怎么辦,當然是報警啊……不對,是報官啊!

    普通人報官自然是很不容易,有著重重阻礙,不過楚齊光有王才良、金福貴等人的幫助,認識公門中人,當天下午便有一隊衙門的快手趕了過來,要搜查包子鋪。

    楚齊光和喬智藏在外面看著,當看到來的只有十多個快手時,心里就是暗暗叫糟:“這林楠練過武,不是跟他們說了多搖點人,最好把巡檢司的弓兵也喊來嗎?怎么才來這點人?”

    喬智說道:“還能為什么,無非是想著抄家的時候多拿點好處,少分幾個人!

    正在兩人商談之間,一道慘叫聲驟然響起,楚齊光目光一凝,便看到一名快手直接從大門里飛了出來,砰的一聲摔在地上,痛呼不斷。

    接著又是一連串噼啪炸響聲中,前來的快手們筋斷骨折倒了一地,根本擋不住林楠分毫,他一臉氣急敗壞地走出包子鋪,腦海里還想著:‘老子明明交了差銀的!這人族的官府也太黑了!’

    剩下幾名快手驚叫著四散而逃,楚齊光看著那渾身兇氣的林楠,心中有些驚訝道:“這人到底什么實力?”

    喬智判斷道:“武道第四境吧,可能已經很接近第五境了,他沒出全力,我也沒法肯定……他要跑了……”

    看著林楠宛如炮彈一樣沖了出去,轉眼間消失無蹤,楚齊光想了想問道:“有看出來妖氣嗎?”

    之前喬智說林楠不出手的話,他聞不出對方身上的妖氣。楚齊光也想到了之前青靈道人也是在后山和喬智交手,才被看出了妖氣破綻,此刻便又問了問喬智。

    喬智閉上眼睛,似乎回味了一下,然后才說道:“有一股淡淡的妖氣,這家伙絕對是妖怪!

    楚齊光點了點頭,把狗妖們叫了過來,讓他們追著氣味,查查這林楠跑哪去了。狗類的嗅覺本來就很強,狗妖的嗅覺更是遠超尋常狗類,用在這里正好。

    楚齊光提醒道:“這人非常危險,你們找的時候千萬別靠太近,找到了立刻通知我,我來報官!”

    ……

    接下來一整天楚齊光都沒有再遇見什么事情,只是從王才良那里聽說,官府已經定了林楠的罪,還將最近縣城外面的幾具棄尸的案子、**的案子也都按在了這林楠身上,正全縣緝捕對方。

    不過目前他們只把林楠當成一個普通殺人犯,所以并沒有去驚動道觀。

    楚齊光心中越想越覺得奇怪:“不過喬大師,你難道不知道林楠這一號人嗎?他這么搞個包子鋪還殺人,到底是為了什么?”

    “沒印象!眴讨且哺杏X疑惑,猜測道:“一般來說這種亂殺人都是什么邪教的儀軌,但他家里我也沒找到什么邪典或者信物……”

    楚齊光搖了搖頭:“算了,我們還是先整理房間吧,這兩天我就要搬到新院子里去了。等那林楠死了或者被官府抓了,我就去把青陽縣的貓妖們都收編了!

    ……

    第二天晌午,沙皮狗大頭鉆著狗洞進了楚齊光的房間,興高采烈道:“干爹,我們找到那妖怪了!

    “噢?”楚齊光目光一亮:“在哪?”

    就在楚齊光和大頭交談著的時候,房間外突然傳來一陣陣吵鬧聲。

    楚齊光走出去一看,便看見一行七八人站在院子里正和王才良一行對峙。

    對方為首的男人衣著華貴,滿臉桀驁,他冷冷地看著王才良說道:“給你們最后一個月的時間,把地給我讓出來!

    王才良被對方氣勢所壓,看著對方和對方帶來的武者,低下頭唯唯諾諾地說道:“郝公子,那塊地是我家祖墳所在,這怎么讓啊……”

    楚齊光看著那郝公子,認出了對方是郝家的郝永年,上回楚齊光第一次來到英略館看見的郝永泰便是他的哥哥。

    郝永年也是英略館的學員,不過他今年突破到了武道第三境,平時在上院修武。

    今天郝永年還帶了家里的護院過來,看著他身后有幾名打手看上去精干強悍、筋骨壯碩,應該全都練過武。

    楚齊光之前就知道縣里的郝家想要搶王家的地,此刻看到對方打上門來,王才良被壓得話都說不完整,便走上前去想要勸解一番,只聽楚齊光說道:“這位郝兄臺……”

    哪知道郝永年瞪他一眼,宛如野獸般的氣息撲面而來:“你算個什么東西,別以為也在英略館習武,就配和我稱兄道弟了!

    說罷,郝永年一拳擊出,宛如是雷霆炸響,閃電般送到了楚齊光面前。

    對方作為第三境的武者,不論力量、速度、殺傷力都遠超他這個第一境的武者。

    楚齊光抬手便擋,砰的一聲輕響之中,只感覺到手臂一陣劇痛。

    另一邊的郝永年第二拳繼續轟擊過來,接著是第三拳又至……

    楚齊光之前習武的時候便聽喬智說過,武道差一個境界便是絕對優勢,除非使用陰謀詭計去偷襲,不然正面單對單的話,不存在以弱勝強的可能。

    此刻他連接第三境的郝永年幾拳,立刻感覺到了這種不同境界間的絕對差距。

    楚齊光悶哼一聲,連擋了三拳,瞅見郝永年換氣的空檔,立馬連步后退,摸著又紅又腫的手臂,心中暗道:“這瘋狗……我的右手骨裂了?”

    喬智緊張了起來:“你怎么樣?要我出手嗎?”

    楚齊光按耐著心中的怒意說道:“不行,時間地點都不對!

    那邊的郝永年也沒有追擊,甚至他看也沒看楚齊光一眼,只是警告地瞪了王才良一眼,隨即轉身邊走:“記住了,一個月,不然今天這就只是開始!

    ……

    感謝‘王成蜃’的五萬賞
2020重庆时时什么时候开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