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餐飲大佬 二蛇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不信但看筵中酒,杯杯先敬有錢人。

    臘月廿八,柳下輝把唐小敏送到家。

    柳下輝的到來,自然受到了準岳父岳母以及叔叔姑姑們的熱情招待。

    在昨天接到電話之后,唐東鷹就開始做準備,今天一早小叔唐北虎便開車載著二叔唐南山到鄉下去打野鶴,這是唐家用來招待柳下輝的一道靚菜。

    除了野鶴以外,還有野兔、野生魚之類的主打菜。

    當然,更少不了唐東鷹引以為傲的一道拿手菜麻辣牛蹄。

    總之,柳下輝來到之后,只看到滿滿當當的一大桌菜,都是極具特色的美食。

    自從知道唐小敏生日那天柳下輝送了一輛價值三十幾萬的寶馬迷你后,唐家人對于柳下輝那真的是重視到極點了。

    都還沒結婚呢,就這么大手筆了,這要是結婚了,那還了得?

    在陪著唐家人吃吃喝喝的同時,柳下輝心中不禁感嘆,這個世界特么的就是這么現實,同樣的一個人,享受的卻是截然不同的待遇。

    前世他這準岳父岳母,對于他們的婚事那是堅決反對,唐小敏迫不得已只能偷戶口本與柳下輝結婚,甚至連個婚禮都沒有舉辦,讓兩人遺憾不已。

    而今生他卻被唐家人捧為上賓,比招待什么領導都還要上心百倍。

    為何有這么大的差別?

    無非就因為一個字錢!

    在前世,桂省的大網紅升哥就拍過這樣的一個段子,段子標題是失敗與成功,讓柳下輝看得印象極其深刻。

    那場景就是主角落魄參加聚會的時候,想挾個菜吃,旁邊的人就搶先挾走,然后別人端起酒碰杯的時候,明明主角就在中間,也跟著端起了酒杯,結果左右兩邊的人卻無視他的存在,直接越過他碰杯。

    看到這一幕,主角也沒臉待下去,起身點頭哈腰的告辭,結果沒有誰在意。

    若干年后,主角搖身一變,變成了成功人士,相同的聚會,相同的人,但待遇卻截然不同。

    主角一進來,馬上有人拉開椅子讓他坐下,他不動筷子,沒人敢先動筷子,他要挾菜,筷子剛伸出去,幾十雙手便把菜轉到他面前,他一端酒,全部起身端著酒哈著腰的跟他碰杯。

    這前后對比之強烈,讓人看之難忘。

    由此可見,錢在這個世上有多么的重要。

    就像那首《鈔票》中所唱的:

    是誰制造了鈔票

    你在世上稱霸道

    有人為你賣兒賣女啊

    有人為你去坐牢

    一張張鈔票

    一雙雙鐐銬

    鈔票人人對你離不了

    錢呀你是殺人不見血的刀

    ……

    柳下輝一直在告誡自己,千萬不要較真,也千萬不要試探人心,這世上像郭靖郭大俠那樣的人畢竟是極少極少的,誰若是像楊過一樣故意把自己扮成叫花子去試探人心,得出的結果十有八九是會讓你失望的。

    很多里寫的那些裝逼打臉情節就是這樣發生的,無論去多重要的場合,必然是要穿著便宜的地攤貨去參加,座駕要么是單車要么是電動車。

    如果你是聲名赫赫的大人物,人人都認識你,那你這樣做可以理解成個性,但你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人物這樣搞,又想讓人把你當上帝一樣對待,請問這可能嗎?

    然后主角因為這個讓人看不起,就開始裝逼打臉,這在柳下輝看來完全就是沒事找事。

    就像他的準岳父岳母,前世看不起他,極力反對女兒跟柳下輝在一起,如果換成其它的主角,恐怕就得故意扮低調,等準岳父岳母像前世一樣極力反對老婆極力抗爭的時候,再來個閃亮登場,亮出他的實力,把準岳父岳母的臉打得啪啪直響。

    是,這樣做你是爽了,出了前世的那口怨氣,但又有什么意義?

    俗話說不看僧面看佛面,這準岳父岳母畢竟是女朋友的父母,把她父母的臉打得啪啪直響難道她心里能舒服?

    所以,只要情商不錯的人,都不會太過于較真,很多事情該翻篇就得翻篇。

    ……

    柳下輝沒有留在唐小敏家過夜,而是當天又跟保鏢一起開車回家。

    畢竟都已經臘月廿八了,趕回到家就已經廿九,然后保鏢也得給人家放假回去過年,時間還是挺緊張的。

    來的時候柳下輝準備了兩車箱的土特產,走的時候準岳父岳母也給他準備了一車箱的土特產帶回去。

    “虎哥,你跟了我多久了?”在回家的路上,柳下輝突然問道。

    正在開車的虎哥沒有絲毫停頓,直接答道:“老板,我跟了你474天了!”

    柳下輝笑道:“你記得倒是清楚,我如果沒記錯的話,你還有一個弟弟一個妹妹?”

    虎哥點頭道:“是的老板!”

    柳下輝問道:“不知道你弟弟妹妹現在是在讀書還是工作了?”

    虎哥說道:“都不讀書了,我那弟弟整天在老家那里瞎混,妹妹在我們縣城的一家飯店當服務員!”

    柳下輝說道:“過完春節,河沙鎮那邊的飼料加工廠、養豬場、屠宰場以及臘腸香腸加工廠都會陸陸續續的開始招工。如果你弟弟妹妹感興趣的話,可以過來當個小主管什么的,工資待遇不說有多好,但肯定不會低于一千的。

    而且只要做得好,上升通道也是有的!”

    虎哥聞言心中感動,他知道老板這樣安排,完全是為了照顧他,連忙謝道:“謝謝老板,我張虎這輩子沒啥本事,最幸運的事就是能跟在老板你的身邊!”

    心中更是打定主意,只要有他張虎在,誰也別想傷到老板一根汗毛!

    柳下輝笑道:“不客氣,這是你應得的!”畢竟是跟在身邊保護自己生命安全的人,給點小恩小惠可以讓他更加的盡心盡力,又何樂而不為呢?

    ……

    青河村。

    龍山隊的幾十戶人家,今年真的是風光無限。

    就在幾個月前,龍山隊還有好幾家像柳廣貴那樣的貧困戶,然而在柳下輝的支持下,不到半年的時間整個龍山隊都大變樣了。

    就拿柳廣貴這個曾經的貧困戶來說,因為他的鴨鵝養殖排序是排在第一個,所以他今年的鴨鵝足足賣了三次,一共賺到了六萬三千多大洋。

    六萬三千多大洋。!

    說句不夸張的話,之前的十年時間加起來,柳廣貴一家都沒有賺到這么多錢。

    這筆巨額的利潤進賬,柳廣貴一家的腰桿都挺直了。

    而且,這還是飼料加工廠以及貨車沒分紅的情況下,否則這個利潤還得往上飆升。

    如今,柳廣貴不僅僅把之前欠親戚朋友的錢全部還清,還有了不少的存款。

    一家人也早就計劃好了,等明年的下半年,存款到了一定的數字,就起新房子。

    畢竟家里的房子太舊了,還是以前的那種泥磚屋,這也是兩個兒子都二十好幾了,還娶不到媳婦的重要原因。

    誰家會舍得讓女兒嫁到這種貧困家庭?

    當然,現在雖然還沒起新房子,但作為龍山隊的一員,柳廣貴的兩個兒子,現在都已經有媒人上門替他們說親了,這在以前那是想都不敢想的大好事。

    如果是以前,估計只要有姑娘愿意嫁,他那兩個兒子就愿意娶了,根本就沒資格去挑選。

    可現在他們家已經是今非昔比了,這才短短不到半年時間,就有了六萬多的收入,一年下來就是十二三萬。

    如果再算上明年的飼料加工廠與貨車的分紅,那一年賺個二十萬應該是沒問題的。

    哪怕這是一家四口的收入,平均下來人均收入只有五萬左右,但在這個年代的農村已經非常了不起了。

    說句不夸張的,柳廣貴的兩個兒子,現在已經有資格從十里八鄉挑姑娘了。

    所以,柳廣貴一家,對于改變他們家命運的柳下輝,那真的是無比感激。

    眼看就要到年了,柳廣貴一家四口都在為送點什么年貨給柳下輝家而感到頭痛。

    “爸,貴重的東西咱們就不必送了,阿輝叔家不缺那些東西,要送就送一些不貴重,但比較難得的東西!贝髢鹤诱f道。

    柳廣貴點頭說道:“老大說得有道理,我聽說你們阿輝叔比較喜歡吃大薯(這玩意拿來煲糖水味道一流,尤其是一煲就爛的那種,極品),正好咱家有一個將近二十斤重的大薯,拿去送給剛好合適,相信你們阿輝叔應該會喜歡的!”

    盧五說道:“這個好,雖然村里不少人都種有大薯,但這大薯一般情況下能長到五六斤重就非常不錯了。像咱家這個能長到將近二十斤的,那完全是個意外,是前兩年漏挖了才能讓它長得那么大個!

    柳廣貴笑道:“我估計也有不少家會送大薯,不過咱家這個大薯應該是獨一無二的!”

    盧五說道:“那行,既然決定了,那我現在就把這大薯給小輝家送去!”

    ……

    這年頭,大家都不是傻子,連柳廣貴一家都想著要送點什么年貨給柳下輝家,其他村民自然也能想得到。

    正如柳廣貴所說的那樣,有不少村民都知道柳下輝喜歡吃大薯,所以還真有幾家給柳下輝家送去了大薯。

    還有村民送去自己家養了幾年的老母雞,這個燉湯絕對是一流的。

    還有的村民送去了自己做的酸菜、蘿卜干、曬干的紅薯線(加點花生紅豆之類的煲糖水,味道絕佳。當然,選擇的紅薯必須是那種粉的,如果是‘生水’的紅薯曬出來的紅薯線,味道就要差上不少)、曬干的黃瓜皮、花生、黑豆、紅豆、大豆等等。

    送的都是村民自己做的或自己種的土特產,確實不值什么錢,但能被村民們拿來送給柳下輝家的,都是質量最好的,在外面就算有錢都難買得到的好東西。

    于是,從臘月廿七下午柳元盛與江詩蕓回到老家開始,一直到大年三十結束,江詩蕓不斷的收到龍山隊村民送來的‘年貨’。

    不僅僅是龍山村,其它隊的村民也有很多送來了各種各樣的‘年貨’。

    三天下來,江詩蕓不得不專門用一個房間來存放這數量眾多的‘年貨’,雖然她們家根本就吃不完,但又沒辦法拒絕。

    畢竟,平均下來每家送的也不多,但上百家加起來,數量就比較嚇人了。

    除了村民送來的以外,柳下輝的三個姑姑還有大舅公、二舅公、三舅公等親戚,也都送來了數量不等的‘年貨’。

    如此多的‘年貨’堆積在一起,讓掌管這些東西的江詩蕓頭痛不已。

    ……

    臘月廿九,晚上九點半。

    桂省泗城某個鄉下農村。

    張父張母以及張強張麗兄妹正圍在一個火盆上一邊烤火一邊聊天。

    “二哥,你之前給大哥打電話,大哥不是說快到了嗎,現在都九點半了怎么還沒到?”張麗掏出大哥給她買的手機看了看時間,有些心急的說道。

    張強說道:“大哥說的是十點前到家,又沒具體說是九點多少分,你那么急干嘛?”

    張麗說道:“都一年沒見過大哥了,我當然急了!”

    張強撇了撇嘴,說道:“我看你是急大哥給你帶了什么禮物吧?”

    張麗氣道:“二哥,你再胡說明天我就不幫你洗衣服,讓你自己洗去!”

    張強臉色一變,連忙討好的說道:“我的好妹妹,別生氣,二哥只是隨口這么一說!”

    張麗哼道:“二哥,你該出去干點正事,踏踏實實的娶個老婆了,你看你都多少歲了,還要我這個做妹妹的給你洗衣服?”

    張強說道:“大哥都還沒娶呢,我急什么?”

    張麗瞥了他一眼,說道:“二哥,你醒醒吧,你跟大哥能一樣嗎?大哥現在跟著大老板四處吃吃喝喝,一個月還有足足3000塊錢的工資,在我們這里想娶什么樣的老婆娶不到?而二哥你整天游手好閑的在外面瞎混,有哪家姑娘愿意嫁給你當老婆?”

    張強氣道:“張麗,你是專門來氣我的是不是?”

    張母拿根棍子一邊扒拉著盆里正在燃燒的木頭,一邊說道:“阿麗說得沒錯,阿強,你小子也該收收心了,整天在外面瞎混能有什么出息?你再這樣下去,等名聲都壞了,看誰家肯把姑娘嫁給你當老婆!”

    見老媽發話了,張強無奈的說道:“媽,你以為我想這樣瞎混啊,我也想找份工作好好賺點錢娶個老婆回來,可我又沒有大哥那樣的本事,出去打工一個月賺那三五百塊錢還不如像現在這樣當個混混呢!”

    張母剛想對二兒子說教一番,結果外面傳來了亮光,那是屬于轎車所獨有的燈光。

    正在烤火的四人都不約而同的站了起來,連一直沒有說話的張父都不例外。

    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他們的大兒子(大哥)回來了!
2020重庆时时什么时候开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