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餐飲大佬 二蛇

第七十九章 發小

    大舅公家所在的西岸村與青河村相鄰,柳下輝一家先把大舅公送回家,然后謝絕了幾位舅公的挽留,一刻不停的回到了青河村。

    沒有出乎意料,當柳元盛把桑塔納開回青河村后,瞬間引起了巨大的轟動。

    左鄰右舍老人小孩都過來圍觀。

    這熟悉的一幕,讓柳元盛心中微微有些感觸。

    從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柳元盛拿下了青河村諸多第一,像之前的自行車、摩托車、電視機、錄像機等等,哪樣買回來的時候不是在村里引起巨大轟動?

    尤其是那輛永久牌自行車,剛買回來的那會,上百人過來圍觀,這個碰一碰那個摸一摸,全都嘖嘖稱奇,眼中都充滿了羨慕之色。

    那個時候柳元盛也是無比愛惜他的第一輛自行車,還特地買了當時最流行的藍紅相間的彩色膠帶,把自行車纏得非常拉風非常的漂亮。

    如今時過境遷,尤其是九十年代末,隨著“運氣”欠缺,賭運一直不佳的柳元盛,才漸漸沒那個能力去追求村里的各種第一。

    可誰想已經日薄西山的柳元盛,今年卻父憑子貴,竟然又開始了再次崛起,買下了村里第四輛小轎車,再次把落下的聲望重新刷回巔峰。

    “這車真是漂亮啊,跟電視上看到的一模一樣!”

    “是啊,太漂亮了,比三叔(柳元清在兄弟中排行老三,因為從政,地位高,村民不管是哪個輩份,都尊稱他為三叔)開回來的那輛公車還要漂亮!”

    “二叔(柳元盛),這車得多少錢?”

    “……”

    柳元盛原本就是愛出風頭的性格,聽到有人問詢,便笑哈哈的應道:“也不是很貴了,到手價剛好十八萬而已!”

    “我的天啊,要十八萬?”

    “臥槽,這也太貴了吧?十八萬啊,都可以蓋三層帶裝修的漂亮房子了!”

    “不愧是小轎車啊,我記得阿全叔那輛小貨車,買回來也就三四萬塊錢,買這一輛小轎車完全可以買四五輛小貨車了!”

    “二叔,你這是發大財了啊,十八萬的車也是說買就買,真是太厲害了!”

    “……”

    知道這桑塔納價格后,村民們又發出了各種驚嘆。

    柳下輝沒興趣出這種風頭,所以在村民們過來圍觀的時候,他就趁機溜了出去,然后去找村里玩得最好的一位兄弟。

    這位兄弟名叫柳貴華,是柳下輝前世玩得最好的兄弟之一。

    前世柳下輝他們沒有經過調查就盲目的投資網吧,導致虧了將近十萬塊錢,這柳貴華就是其中的一位成員。

    柳貴華跟柳下輝都是同一個祖宗,只不過隔了好幾代罷了。

    兩人從小一起玩到大,小學一直是同班同學,初中雖然不同班,但也同一個學校,一直到柳下輝重生之前,兩人都沒有斷過聯系。

    兩家離得比較近,走路也就三分鐘不到。

    來到柳貴華家的時候,他們家正在殺豬過年。

    在青河村,過年的時候,一般要準備以下幾樣:

    一,雞鴨與豬肉。

    這是無論有多窮,過年都必須得有的,因為這不僅僅只是用來吃,還要用來祭拜土地公、華光大帝、觀音菩薩以及柳氏歷代祖先。

    所以,雞鴨與豬肉,這是必不可少的東西。

    當然,數量多少沒有限定,條件好的人家會備上十幾只雞鴨以及幾十斤豬肉過年。

    而貧窮的人家或許就兩三只雞鴨以及幾斤豬肉。

    二,煙花爆竹。

    這個跟雞鴨豬肉一樣,無論多窮,過年都必須得有的東西。

    因為年前年后祭拜土地公、華光大帝、觀音菩薩以及柳氏歷代祖先,都必須得用到這些。

    還有大年初一的凌晨零點,那也是必須要放煙花爆竹的。

    三,籺。

    在青河村,籺的各類眾多,有發籺(旺家必備)、甜籺(年糕)、灰水籺(春節必備)、蓋籺(地方特色)、翻心籺(地方特色)、婆水籺(落水包)、鼓粽籺(粽子)、芝麻糖籺(皮跟落水包一樣,餡是芝麻糖)等等,不同的籺對應不同的節日。

    像春節,青河村這邊家家戶戶都要做甜籺與灰水籺,有條件的家庭還會做翻心籺與發籺。

    四,糖果餅干。

    這個就不用多說了,估計全國各地都一樣。

    至于其它年貨,不是必須品,備多備少看自家的經濟條件。

    柳貴華家殺豬過年,并不是說他們家過年要用一整頭豬。

    其實在農村,年前各家各戶基本都已經商量好了,都是殺一頭豬然后幾家一起分,柳貴華家自然也不例外。

    此時豬已經分好,參與殺豬的幾家已經把豬肉提了回去,只剩下柳貴華家在收拾殘局。

    看到正提著水桶沖洗地面的柳貴華,柳下輝心中充滿了感慨。

    現在的柳貴華是一個身材標準的年輕帥小伙,不像后世,因為應酬多,天天酒局不斷,硬生生喝出了一個堪比孕婦的大肚腩。

    就在柳下輝心生感慨的時候,正在沖洗地面的柳貴華抬起頭來,然后便看到了他,當即驚喜的喊道:“輝哥,你回來了!”

    兩人同年出生,只是柳下輝比柳貴華大了兩個多月,所以柳貴華一直喊他輝哥。

    柳下輝微笑道:“是啊,剛剛到家!”

    柳貴華把水桶往邊上一放,說道:“輝哥,聽我爸說你根本沒去讀書,而是拿著學雜費跑回縣城做生意去了?”

    柳下輝笑問道:“你爸怎么知道這事的?”

    柳貴華說道:“村里早就傳遍了,輝哥你是真牛逼!”

    柳下輝嘿嘿笑道:“那是必須的!”

    兩人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發小,也沒什么好客套的,聊了幾句后,柳下輝就問道:“輝煌不是去深市幫他叔賣豬肉了嗎?今年他有沒有回來過年?”

    輝煌,自然就是兩人的共同好友陳輝煌了。

    陳輝煌跟柳貴華是初中時的同班同學,跟柳下輝也是非常好的朋友,也是前世投資網吧的幾大傻子之一。

    柳貴華點頭說道:“回來了,前幾天就回來了,昨天我還去他家找他玩了呢!”

    柳下輝當即說道:“走,跟你去他家玩,咱們兄弟好久沒聚了,今晚咱們不醉不歸!”

    “好,你等我一下,我收拾一下這里就走!”

    “一起吧,我幫你搖水!”
2020重庆时时什么时候开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