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餐飲大佬 二蛇

第七十五章 受創的風味燒臘店

    青河村乃是行政村,下轄六個片區,36個村民小組,共有1640戶,總人口6810人,村民以柳姓為主,其次是宋、江、陳、李等姓。

    柳下輝家、外婆家、小姨家,其實都是青河村的,只是分布在不同的自然村而已。

    柳下輝家所在的自然村名叫龍山村。

    外婆家所在的自然村名叫麻田村。

    小姨嫁過去的是石角村。

    自然村,即南方所稱的“屋場”,它是一個或多個以家族、戶族、氏族或其他原因自然形成的居民聚居點。其起源是由村民經過長時間在某處自然環境中人們自發形成,自然聚集在一起居住的村落。

    一般情況下它只有一個姓氏,是同一個祖宗的子孫后代,有相同的血緣關系。

    它受地理條件、生活方式等的影響。

    比如在山里頭,可能幾戶在路邊居住幾代后就會形成一個村落,這就叫自然村。

    而行政村,是國家按照法律規定而設立的農村基層管理單位,其組織形式是村民委員會,是農村村民自治組織,下設若干個村民小組,村民小組通常是以自然村劃分的。

    也就是說在一般情況下,一個行政村管理著若干個自然村。

    當然,也有一個自然村(規模較大)為了管理方便,被劃分為幾個行政村的,還有一個自然村就是一個行政村的。

    自然村與行政村的區別,不只是規模的大小,根本在于行政村建立村民委員會和黨支部委員會,而自然村則一般只是建立村民小組,隸屬于村委會。

    外婆家所在的麻田村,村民都是姓江,基本都是沾親帶故的關系,說白了就是同一個祖宗。

    所以,當村民們圍上來問這問那的時候,小舅江德明也是有問必答!

    “明哥,這是多少只鴨崽,怎么感覺有點少?”

    “是啊,阿明,這養鴨場建得這么大,怎么才養這么點鴨?”

    “……”

    江德明笑呵呵的說道:“這是五百只鴨崽,僅僅只是第一批而已,以后每個星期都會增加五百只鴨崽,很快數量就會上去了!”這東西也沒什么好隱瞞的,也隱瞞不了。

    眾人聞言心中不由得一驚,每個星期都增加五百只鴨崽?

    “明哥,你的意思是,這鴨已經找到穩定的銷路了?”問話的是江德明的堂弟江德風,是江德明親叔的兒子,關系還是挺近的。

    江德明搖頭說道:“我只負責養殖,銷售這方面不歸我管,那是我外甥的事!”

    “阿明,你這外甥還真是了不起啊,我記得他跟我那外甥同年,今年也就16歲吧?”說話的是江德明的一個族兄,名叫江德生。

    江德明點頭說道:“是啊,今年16歲了!”

    江德生嘆道:“我那外甥書也不讀了,整天就知道往那些游戲機室跑,把我姐都愁壞了。哪像你外甥啊,同樣16歲,卻已經在縣城那里闖出一番事業了,如今更是投資養起了雞鴨,真是英雄出少年!”

    “可不是嘛,我家那兔崽子,今年都已經17歲了,還不是整天游手好閑的,最近還老是往賭場那里跑,真是快把我氣死了!”

    “一樣的,我家那位更慘,整天夜不歸宿的跟人瞎混,講也講不聽,打也打不怕,我看遲早有一天要出事!”

    “唉,你們說,是不是咱們祖宗的風水出問題了?這么多年來,不說大學生了,咱們村連一個高中生都沒有,能讀完初中的都沒幾個,跟其它村相比真的差太多了!”

    “這個問題我也跟人提過,可能還真是哪里的風水出問題了,要不然咱們村人數雖少,也不至于連個高中生都出不了!”

    “也可能是村里的風氣問題,當父母的當兄長的都沒能帶好頭,后面的自然有樣學樣,所以讀書才沒一個成器的!”

    “總之,這個問題我覺得要重視起來!”

    “要不咱們跟村里的老人們打個招呼,再請風水師過來看看到底哪里出問題了!”

    “可以,這個提議我贊同,早就應該請風水師過來看看了!”

    “……”

    眾人聊著聊著,就有些歪樓了。

    ……

    縣城。

    大街十字路口的風味燒臘店,是縣城唯一的一家燒臘店,主營燒鴨、燒鵝、叉燒,生意一直都很不錯,讓老板周傳波賺了不少錢。

    只是前陣子風靡縣城的老柳燒鴨一出,導致風味燒臘店的燒鴨瞬間滯銷,哪怕價格比人家便宜了三四塊錢,居然都沒幾個人會來他這里買燒鴨了。

    這讓老板周傳波悶悶不樂了好幾天,雖然叉燒不受影響,燒鵝受到的影響也不大,但僅僅只是一個燒鴨,就讓他的營業額下降了足足三四成,可以說是損失慘重了。

    然而,做生意就是這樣,時刻要面臨著同行的挑戰。

    同行挑戰失敗,那一切好說,你依舊開開心心的賺你的錢。

    可一旦同行挑戰成功,那等待你的就是人氣大跌,嚴重的甚至讓你無法再經營下去。

    毫無疑問,前陣子一經推出立馬橫掃縣城燒鴨界的老柳燒鴨,可謂是大獲成功,不僅僅是周傳波這樣的燒臘店受到了致命打擊,縣城其它飯店的燒鴨生意同樣受到了極大的影響。

    當然,人家飯店經營非常雜,并不是所有飯店都會經營燒鴨的。

    就算是經營燒鴨的飯店,這燒鴨也僅僅只是其中一道菜,哪怕是受到了老柳燒鴨的重創,對于飯店的生意也沒太大影響,頂多就是不做這道菜而已。

    可對于風味燒臘店的影響就不一樣了,這燒鴨可是店里的三大主打之一,任何一個受創都是巨大的損失。

    最讓周傳波難受的是,面對老柳燒鴨的挑戰,他的風味燒臘店根本就沒有一拼之力,基本是一觸即潰。

    如果大家價格同等的話,那么周傳波肯定還是要掙扎一下的,不可能直接認輸。

    然而讓周傳波心涼的是,他家的燒鴨賣16元/斤,人家的直接賣到20元/斤的超高價格,仍然把他打得落花流水,這特么的還怎么跟人競爭?

    這完全就是無解的存在!

    萬幸的是,燒鴨雖然被人家給干垮了,可好歹還有燒鵝與叉燒這兩大支柱在,倒也還能賺一些錢,不至于會虧本。

    但是……

    那該死的同行,繼燒鴨推出之后,又特么的推出了燒鵝……

    雖然早就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看到對方的燒鵝一經推出,他家的燒鵝就基本無人問津,周傳波心中就有些郁結難平。

    之前燒鴨被干死也就算了,至少他還有錢賺。

    可現在燒鵝也同樣被干死,那就不一樣了。

    因為僅僅只賣叉燒的他,已經沒得錢賺了……

    所以,他必須得想辦法解決這個事情,否則他的生意就沒辦法再做下去了!
2020重庆时时什么时候开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