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漫游在影視世界 不是馬里奧

第六百六十二章 大郎,該喝藥了

    鄭掌班的脊椎骨斷了,脖子以下完全沒有知覺,嗓子也給毒啞了,說不出話,但是他能看,能聽,能呼吸,能思考。

    迷迷糊糊醒來,先看到那個花了不少銀子從南方豪紳家里買來的妻子,張張嘴,想要傾訴內心的苦悶,卻發現只是發出嗬嗬粗喘,說不出話來。

    便在這時,旁邊人影一晃,妻子身后閃出一名男性,走到床邊坐了下來,還用力握住他的手,眼里閃著淚光,一副不勝悲痛的樣子。

    “鄭兄,我來東廠時日尚短,可是從咱們見面的第一天起,就有種惺惺相惜,一見如故的感覺。你帶我熟悉衙門,告訴我應該注意的事項,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誰是誰的親人,誰是誰的徒弟,咱們的頂頭上司是什么脾氣,有什么嗜好,乃至衙門外面街上哪家酒樓的酒好,誰做的菜香。你是我的益友,也是一位諄諄善誘的良師,在你的身上我學到了好多好多!

    “可是……可是誰知道,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也不知道哪個殺千刀的小賊,居然把你傷成這樣,如果讓我抓到他,我一定……一定砍他一條腿下來,再送到你面前任你處置!

    說著話,他還裝模作樣地抹了一把眼淚,又念了一首詩。

    “欲將心事付瑤琴,知音少,弦斷有誰聽!

    鄭掌班肺都快氣炸了,把他弄成這副德行的不就是眼前這個王八蛋嘛,他居然……居然敢到他家里來,而且貓哭耗子假慈悲,還有沒有天理,有沒有正義了?

    他恨那,他恨透了姓林的,想要起身打人,發現動彈不了,想要破口大罵,只是發出急促的嗬嗬聲。

    “夫君,大夫說你好不容易醒過來,不能太激動!辫獌憾酥粋青瓷碗走過來:“來,把這碗藥喝了!

    她一邊用勺子給鄭掌班喂藥,一邊感慨道:“夫君,你不要多想,以后就安心在家養病,我會好好照顧你的,林掌班剛才也說了,會時不時過來探望,如果家里有重活糙活要做的話,他會派人過來料理。常聽人說患難見真情,林掌班……真是我們家的恩人呀!

    “嫂子,什么恩人不恩人的,你說這話不就見外了嘛!绷周S親切地拍拍鄭掌班的手,站起身來,從衣袖里拿出一張銀票:“這里是100兩銀票,請嫂子收好!

    他把銀票遞過去放在瑾兒手里,順勢握住她的手道:“請務必照顧好鄭兄!

    瑾兒倒沒有多想,畢竟是公公嘛,就算是一個有魅力的公公,沒有那樣東西,也不能男歡女愛不是?所以很自然地點點頭:“不用你說我也會這么做的!

    “明天我讓手下番役買點人參和鹿茸過來,給鄭兄補補氣血!

    瑾兒躬身拜謝:“林掌班,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

    他趕緊上前一步,非常貼心地抓住她的兩只手臂攙扶起來:“嫂子,剛才不是說了嗎?一家人不說兩家話,以后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和鄭兄一口吃的,只要我還能動彈,保證不會讓你們吃苦受累!

    !

    !

    !

    卑鄙!

    無恥!

    混蛋!

    該死!

    鄭掌班感覺天都塌了,明明把他弄成這樣的仇人就在眼前,無法報仇不說,他的妻子還感激涕零以為恩公,而且那個家伙的手……放哪兒了?放哪兒了!

    鄭掌班真想就這么死了,可是現在的他連死的力氣都沒有。

    事到如今他算是明白了,這家伙是要從肉體上廢了他,從精神上綠了他,還好姓林的是個太監,不然的話……

    然而即便如此,他也覺得像是落入無間地獄一般。

    便在這時,那個人又走回床前,把臉湊近一些,貼著他的耳朵說道:“鄭掌班,你是不是在想我一個太監,不能綠了你呀?”

    林躍握住他的手臂往下……

    “你覺得這是什么寶貝?哦,我忘記了,你癱了,脖子以下沒有知覺!

    轟!

    鄭掌班感覺腦子炸了,從肉體到靈魂都墮入無邊黑暗之中。

    林躍冷冷地看著他。

    狗一樣的東西?

    礙眼的很?

    滾?

    這都是鄭掌班在案牘庫門外罵他的話。

    叮~

    宿主完成支線任務一次,長度+1。

    哦~

    6了,如果不考慮女伴感受的話,勉強可以用了。

    搞定鄭掌班,林躍囑咐瑾兒生活上有什么困難的話就去東廠衙門找他,完事告辭離開。

    ……

    清風茶樓。

    沈煉一臉陰沉看著坐在太師椅上的丁白瓔。

    “北齋呢?”

    “她不在這里!

    “我已經按你的要求燒了案牘庫,現在是你履行承諾的時候了!

    “抱歉!倍“篆嫇P了揚手,后堂走出幾個人來,手里或拿刀或拿劍,上次在云氣坡跟他戰斗過的丁泰也扛著狼牙棒走出來。

    沈煉沒有抽刀,望丁白瓔說道:“南鎮撫司百戶裴綸告訴我金陵樓命案發生前,郭真曾去那里會北齋,人是你們綁走了吧?為的是殺人滅口!

    丁白瓔皺了皺眉。

    “我看過內官監的文書,郭真是內官監掌印太監,也是皇上寶船的監造。上個月皇上在太液池游船落水,這個月郭真就失蹤不見。你們好大的膽子,居然敢謀害皇上!

    “你想如何?”

    “現在寶船監造紀要在我手上,拿北齋來換!

    后面丁泰臉色一變,舉起了抗在肩頭的狼牙棒。

    沈煉面不改色:“如果我死了,寶船監造紀要自會送到東廠衙門!

    丁白瓔沉吟不語。

    “這事如果你做不了主,就叫你們主子來見我!闭f完這句話,沈煉轉身往外面走去。

    丁泰與丁翀想要動手,丁白瓔舉手制止:“讓他走!

    沈煉忽然頓住腳步:“殷澄是不是你們救走的?還有昨天那個使短刀的人,代我向他道謝!

    使短刀的人?

    丁白瓔滿心不解:“什么使短刀的人?你在說什么?”

    這次輪到沈煉不解了,莫非那個幫他干掉鄭掌班的蒙面客不是他們的人?那他到底是誰?昨天為什么去案牘庫,還幫他放了一把火。

    “能不能詳細說下那個人的情況?”

    丁白瓔多嘴問了一句。

    沈煉搖搖頭,轉身走了。

    丁翀和丁泰一直跟到茶樓后門,看著沈煉沒入人潮,心情有點不爽。

    丁白瓔問那句話是為了拖延時間,因為北齋已經趁著空檔跑去沈煉的家里尋找寶船監造紀要,可嘆沈煉一心為女畫師著想,實不知他們是一條船上的人。

    “一旦東西到手……”丁泰回到茶樓,望椅子上坐的丁白瓔比了個殺頭的手勢。

    “情況越來越不妙了!

    丁白瓔手撫茶杯,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

    丁翀說道:“師父,你指的是使短刀的那個蒙面人?”

    丁白瓔點點頭。

    他們在金陵樓伏擊郭真,就是被使短刀的蒙面人攪了好事,把人救走的,F在以沈煉放走北齋的事威脅沈煉去燒案牘庫,沒想到那個短刀蒙面人又插一腳。從那家伙救走郭真,助沈煉脫身這兩件事來看,對他們的威脅還在沈煉之上。 ww

    “看來……得把這件事告訴公子了!闭f完又看了一眼南方:“希望北齋那邊能夠得手!

    便在這時,一個跑堂打扮的男子走進來,朝丁白瓔遞去一封信。

    信封上有“丁白瓔親啟”四個大字。

    誰會知道她的名字,還送來這么一封信?

    跑堂見她面露疑惑,趕緊解釋信的來源:“剛才在后院的灶臺上找到的!

    一句話說的房間里的人內心巨震。

    他們居然給人摸到后院都不知道,而灶臺就在北窗前面一點的地方。

    丁白瓔撕開信封,抽出里面的信紙,未等瀏覽內容,一眼便看到信紙右下角畫著兩把交叉的短劍。

    老話講說曹操曹操到,可今天這個曹操,來者不善呀。  
2020重庆时时什么时候开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