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我非癡愚實乃純良 怪誕的表哥

第561章 破了局

    京城,安定門外。

    唐節策馬奔過軍陣。

    他望著眼前的城池,萬丈豪情涌上胸腔。

    “楚朝氣數已盡!廟堂闃寂,卿相嘻嘻,近貴以善賈為能,大臣以賣國相長,本根已斬,枝葉瞀亂。今天下大亂,我主布衣起事,四方猛烈,天下豪雄,乘時躍起,云集響應……勸告爾等,莫再眷戀窮城,徘徊歧路!若坐昧先幾之兆,必貽后至之誅!”

    數十騎大嗓門的騎兵奔在城墻前,一聲聲大喊震破四野,唐節麾下大軍跟著大吼起來,士氣蓋天。

    “莫再眷戀窮城,徘徊歧路!”

    “砰!”

    一聲統響,一名離得太近的兵士應聲栽下馬。

    唐節策馬向前,提槊罵道:“不識好歹!我大軍攻城,徒增百姓死傷,皆爾等之大罪!

    又是幾聲銃聲,他身前揚起一陣黃土。

    唐節大怒,勒馬便又吼道:“孫白谷!可敢出城與我一戰?!”

    “可敢出城與我一戰……”

    吼聲在城洞間回蕩開來,仿佛天雷咆哮。

    安定門上,孫白谷應都不應他,喝道:“開炮!”

    “轟!”

    炮彈轟然在唐節所在處炸開。

    “娘的!

    唐節馬快,早跑回陣中,卻也被轟得滿身塵土。

    他忽然覺得還是豪格更可愛些。

    “冥頑不化的老賊……攻城!”

    軍鼓聲起,兩萬大軍猛然向安定門沖去……

    “轟!”

    又是一陣炮響。

    炮彈在軍陣中炸開,激起無數血肉。

    “殺啊……”

    殺喊聲中,瑞軍抬著云梯悍不畏死地沖向京城城墻。

    火銃、箭矢、木石……毫不留情地收割著戰士的性命。

    鮮血瞬間在城墻上下灑開……

    城樓上,王珍閉上眼,只覺渾身無力。

    完了!

    千般謀劃,事情最后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聯寇抗虜之計,終究還是敗了……

    下一刻,城內又響起歇斯底里的喊叫聲。

    “開城門!迎新君……”

    王珍轉頭看去,登時臉色慘白。

    只見長街上,無數百姓大吼著,高高揚著手臂揮舞著,向安定門蜂涌而來。

    “開城門啊……”

    “怎么回事?”王珍喃喃道:“唐逆在城中還有細作?”

    宋禮雙手撓著頭,臉上一片絕望,長嘆道:“前幾日放進城中的百姓有太原逃來的,道是唐逆在太原秋毫無犯,鼓動百姓開城迎唐逆……”

    王珍扶著窗臺的手不由抖了一下。

    宋禮喃喃道:“我早說了,你不該放外城百姓進來……”

    遠處,忽聽孫白谷怒吼道:“神機營!壓下去!”

    接著便是杜正和冷淡的喝令聲響起。

    “開銃!”

    “不要……”王珍喊道。

    “砰!砰!砰……”

    城墻內側,神機營兵卒手中火銃冒起一陣硝煙。

    王珍目光看去,只見向城門奔來的百姓慘叫聲倒在地上,接著無數人驚慌失措地互相踩踏著……

    “快跑!楚朝官兵開銃了……”

    哭喊聲更甚。

    “我們要迎新君……”

    接著又是慘叫聲將所有喊聲蓋下去。

    “第二排,開銃!”杜正和冷冰冰的喝令再次響起。

    “杜正和!不要……”

    王珍還在喊,卻被宋禮一把拉回來。

    “嘭”的一聲,城樓那面的窗戶被宋禮關上。

    “王珍,你別管他們了!”宋禮道:“你聽我說……京城守不住的……”

    王珍搖了搖頭,低聲道:“這才剛開戰!

    “你明白的,京城遲早守不住!彼味Y道:“我知道你們還有布置,還有高成益的神樞營,快安排他帶齊王殿下走……”

    王珍搖頭。

    城樓外,廝殺聲、火炮聲、慘叫聲不絕于耳,宋禮恍若未聞,一臉鄭重道:“再晚就來不及了,后宮貴眷、文武百官,要帶的人多,安排還需時日。如今唐逆只攻安定門,還有退路讓我們逃竄。再不動作,一旦京城被完全包圍,則社稷亡,天下亡!

    王珍閉上眼,搖了搖頭,也不知在想什么。

    “王兄,我求你了!彼味Y大急,又勸道:“我等可以死,齊王殿下不可死。盡快通知高成益,快!”

    王珍還是不答。

    宋禮愈發焦急,一掀衣袍便跪在地上。

    “王兄,宋某給你磕頭了,只求你速作決斷!

    好一會兒,王珍才緩緩開口道:“再等一等,等一等……”

    “眼下這局勢,你還要等什么?!”

    宋禮焦急,李柏帛也焦急,他正跪在唐中元面前重重磕了一個頭。

    “臣請陛下速斷!”

    唐中元翻了一頁書,又看了良久,方才緩緩抬起頭。

    “起來吧,朕都知道,朕也都會解決!

    到這一刻,他眼中已是一片篤定,帶著君臨天下的氣勢。

    盛京城,皇太極亦是抬起頭,眼中滿是君臨天下的氣勢。

    御案前,濟爾哈朗俯在地上,痛哭道:“臣有罪……”

    “起來吧,朕都知道,朕也都會解決!

    “是,陛下一歸朝,我大清子民歡呼雀躍,人心已定!

    皇太極合上奏章,淡淡道:“朕讓你起來,不是不追究你,是要讓你將功贖罪!

    濟爾哈朗匆匆一瞥,見皇太極面色極差。

    他心中一跳,卻也不敢多看,低著頭拱手道:“臣必鞠躬盡瘁!

    “算時間,楚賊王笑與秦成業也快授首了,唐中元也該與孫白谷開戰。傳令下去,大軍歇養十日,再出山海關,拿下燕京!這一次,朕要你隨軍入關,不僅是你,諸王與皇子們……”

    “報!鴉鶻關有急緊軍事來報……”

    話到這里被人打斷,皇太極咳了幾下,揮了揮手。

    “傳!

    “稟陛下!鑲黃旗鰲拜部追擊楚軍王笑部至大頂子山,遭其反擊,鰲拜力戰身死,兩萬人為楚軍擊潰,為其驅趕,沖破興京城門,楚軍于興京大肆燒殺,又連夜擊破鴉鶻關……往盛京而來……”

    一聲輕響,皇太極手中的御筆掉落在地上。

    下一刻,又聽一聲信報傳來。

    “報!海州有急緊軍情……”

    “楚軍秦成業部迂回向南,又突然向北突圍,斬了葛布喇、阿哈旦……正黃旗死傷慘重。我軍奮勇殺敵,卻還是讓秦成業帶著一萬余人突破陣線,今日似往盛京而來……”

    皇太極扶了扶御案,似有些站不穩。

    “多爾袞呢?!”他大吼道,“多爾滾在做什么?!為什么不攔住他?!”

    “詳細消息……尚未傳來!

    皇太極大怒,掀起御案重重砸在地上。

    一片碎裂之聲響起,濟爾哈朗嚇了一跳,重新跪倒在地,只覺心駭欲死。

    “多爾袞,你好大的膽子!朕……絕不放過你……”

    安定城外。

    唐節攻勢如火,兩日間打得京城人心惶惶。

    孫白谷的防御亦是頑強。

    雙方士卒死亡慘重,雙方主帥亦是火氣極大。

    “強攻!”

    隨著這一聲大喝,唐節大軍再次向京城沖去……

    忽然,

    數百騎快馬飛馳而來,徑直沖入唐節營中。

    “傳陛下詔命!東征大將軍唐節停止攻打楚京,馳赴山海關,解救建奴所擄百姓,奪回糧草、關城,不得有誤!”

    唐節猛然抬頭。

    “既然如此為何又讓我攻楚京?!”他忽然不可置信地喃喃道:“不……父皇是故意的……他故意的,利用我……”

    唐芊芊隨手將詔書拋下,也不下馬,一扯韁繩便向身后騎士喝令道:“將父皇之命傳告天下!”

    “是……”

    北地城廓之外,一個又一個騎兵來回奔走,高聲嘶喊起來,誓要將唐中元的檄文召告天下……

    “楚室昏聵,乃使東虜屢寇中原,虜者廢壞綱常,如有弟收兄妻、子烝父妾,上下相習,恬不為恥,其于父子君臣夫婦長幼之倫,瀆亂甚矣,禽獸何異?今又屠薊鎮之民,死者肝腦涂地,生者骨肉不相保,赤血映日,枯骨成山,舉室淪喪者不計其數。又驅百姓如芻狗,肆意笞辱,為生民之巨害!”

    “今燕京將克在即,然予恐中土久污膻腥,生民擾擾,故欲先率群雄奮力廓清,志在驅逐東虜,先除暴亂,重奪中原門戶,為生黎守國,使民皆得其所,雪天下之恥!慮民人未知,反為我讎,絜家而走,陷溺猶深,故先諭告:兵至,民人勿避。予號令嚴肅,無秋毫之犯,歸我者永安于中華,背我者自竄于塞外!”

    “興禾天子萬歲!”

    是夜,京城中忽然有人大喊了一句,興奮的聲音劃破夜空。

    接著,“砰”的一聲響……

    一名神機營的兵士從死者身上拾起一封布告,撕得粉碎……
2020重庆时时什么时候开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