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武俠巔峰之上 銜雨

第五百零二章 衍圣崖前

    大夏與大玄截然的群山之中,一座山崖異峰突起,崖勢高峻雄渾,狀若麒麟,叫人嘖嘖稱奇。

    此地便是衍圣崖,亦稱“麒麟崖”,乃是儒門祖庭圣地。

    儒門和麒麟關系密切,尤其是儒門孔圣,相傳孔圣出生之前和去世之前都出現了麒麟。

    據傳孔子出生前,有麒麟在他家的院子里口吐玉書,而在孔圣死之前,便曾遇到過麒麟。

    遇麟而生,又見麟死,說的便是孔圣之生死。

    也正是因此,麒麟一直被儒門尊為神獸、仁獸、瑞獸,就連儒門圣地,也選在有著麒麟之狀的麒麟崖上。

    正是年初之時,一場小雪剛過,衍圣崖上兩個儒衫士子拿著掃帚從山上走下,在山崖下的山門認真清掃積雪。

    真氣縈繞于掃帚上,輕輕掃過,微薄的積雪便化作一灘雪水,再一掃,真氣烘干雪水,留下干凈地面。

    哪怕是兩個掃雪的士子,也都是煉氣化神期的武者,足見衍圣崖之底蘊。

    簡單清掃幾下后,積雪全無,留下一片干凈地面。但兩位士子卻還是未曾停下動作,只是從之前的以真氣進行清掃變成了現在的認真打掃。

    他們全身心地投入清掃之中,哪怕地面看起來整潔無比,也是不放過每一寸土地,在山門內外通通打掃一遍。

    “二位請了!

    清朗的聲音響起,二人不自覺地抬頭看去,卻見一個白發黑衣,黑白相襯透出無比之和諧,面如冠玉的年輕公子站在不遠處,向他們詢問道:“我觀二位已是將此地清掃干凈,為何還要反復打掃,做些無用功呢?”

    其中一個士子聞言,道:“山門乃是衍圣崖門面之所在,反復清掃,為的是一塵不染,豈能說是無用功?”

    另一士子道:“掃地亦是掃心,我等清掃的不止是地面,還有心中塵埃,為的是戒驕戒躁之心!

    “若是如此的話,你等之前就不該用真氣直接掃除積雪,而是一點一點將積雪掃去。既然都選擇了便利的方式,又何必在清掃完畢之后惺惺作態,以無用的行動掩飾自身的功利呢?”

    年輕公子微微一笑,露出如玉石般無暇,又相當細密的牙齒。

    剛剛第一個說話的士子下意識地就要發怒,但當他真正直視此人雙眼之時,又有一種說不出的不敢之情縈繞于心。

    這種不敢,不是因為心中的怯弱,而是一種下意識地的不敢冒犯。眼前這人看似無甚氣勢,實則就如廟中神佛一般,叫人敬畏。

    不不對。

    那士子心中搖頭,否定了這一猜測。

    子不語,怪力亂神。儒門對神佛敬而遠之,哪怕是年輕的士子,也只會對大成至圣先師的雕像有如此之情,至于其他的神佛之流,他們一向是相當不屑的。

    但在眼前這人之前,他們就是會出現一種不自覺的卑微,在短暫的對視之后,二人齊齊低下頭來,心中有種沉沉壓抑之感。

    這人,看似是人,實則有一股該說是神性或是魔性的無形氣質,讓人不敢正視。

    也是直到這時,兩個士子才想起剛剛此人露出笑容之時,露出的細密牙齒十分不對,看那牙齒的密度,此人的牙齒數量絕對超過常人。并且肌膚在蒼白之中露出一絲玉色,整個人都有著凡人難有的完美之感。

    對于這種詭異的特征,二人應該在心中感到厭惡和抗拒,超過理解上限的完美只會讓人感到恐懼,但放在此人身上,卻是讓人舉得理所當然。

    “連話都不敢說了嗎?”年輕公子有些失望地搖頭,“看來你們這所謂的掃心,并不能讓你們暢所欲言,也無法讓你們的心境當真出現蛻變!

    這所謂的掃地即掃心,實則只是信則有,不信則無的無謂之舉。若你當真要通過此法鍛煉心性,就不該使用真氣直接掃除積雪。

    既是動用了真氣,那之后的行為也不過是無用的虛飾罷了。

    二人聞言,心中不知為何出現濃濃的羞愧,有種虛偽被揭破的慚愧,也有對儒門思想的動搖。

    按理來說,這本不該發生在衍圣崖弟子身上的,因為他們也許當真心境有點不過關,但作為衍圣崖弟子,他們對儒門的忠誠應該入泰山般穩如不動的。

    但現在,他們就是這么想了,甚至有種儒門思想不過如此的想法。

    “殤旸君何苦為難兩個小輩!”

    山門上方,有一道身影如驚鴻般落下,站在兩個士子之前,“都聞墨家規矩森嚴,卻未想到堂堂墨家殤旸君,竟然能放得下身段來欺負兩個小輩!

    言語中的譏嘲之意直接暴露于表,聲音中蘊含儒門正氣之音,立時斥破兩個士子心中的動搖和羞愧,緊接著便是沸騰起被戲弄的怒火。

    不過,當他們憤然抬頭之時,便再度陷入先前的詭異狀態中,難以對這擁有著似神性、似魔性之人有一絲冒犯之念。

    “論年紀來說,本座也算是和他們同輩,這二人的年齡說不定還要超過本座!

    秦旸微微一笑,道:“至于欺負之說,那就更談不上了。本座并非是刻意為之,僅僅是這兩人不配與本座對話罷了!

    沒錯,就是不配。

    他們的心性,無法支撐他們在秦旸面前過多發言,哪怕是一直直視秦旸都做不到。

    秦旸的境界在這段時間以來再度有所精進,越來越接近人仙,甚至他的身體已是有了人仙的部分特征。

    便像他口中如玉石般的四十顆牙齒,還有雙手那近乎無色,如水晶一般的指甲,都代表著他與正常人的差異。

    四十顆牙齒,據傳乃是佛陀三十二相中的其中一相,代表著佛的智慧和純凈之心,而幾乎無色的指甲,則是因為秦旸氣血近乎蛻變,以及身體越發趨向完美的證明。

    隨著他的境界精進,他和普通人的差異將會越來越大。

    實際上,煉虛強者也是有著相關特征的,只是他們的特征更多出現在氣質和真氣上,若是有需要,他們便可將其收斂,也就是所謂的返璞歸真之境。

    然而秦旸和煉虛強者有一點不同,他的特征,更多的是體現在身體上,即便收斂氣勢,也有看出和一般人的巨大差異。
2020重庆时时什么时候开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