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暗黑野蠻人降臨美漫 阡南望

238 入侵海辛的敵人(六千字)

    時間過了好一陣子。

    “盧克~”

    杰西卡的口中發出了充滿誘惑的聲音,一雙白皙的手臂放在了盧克的背后。

    “杰西卡,現在快到晚飯的時間了!

    盧克輕輕地親吻了杰西卡的發絲,然后將杰西卡從被窩中拽了起來。

    “馬修那邊差不多該結束了,我想史蒂夫也該叫我們商量之后的事情,那么你還不想起床嗎?”

    “我們的家里可不要買這種柔軟的床墊,我感覺自己就像是躺在海浪上一樣!

    杰西卡翻了個白眼,面頰上帶著紅暈換上了衣物。

    “當然,到時候我們一起去挑選家具,還要在圣山上一起修建一個我們的小屋!

    盧克從床上起來將自己的夾克穿好,然后坐在了一邊的椅子上看著杰西卡。

    杰西卡將連褲襪一點點的套上了小腿,動作十分的誘人。

    或者是任何一個女性在做這個動作的時候都十分地誘人,可是之后的動作就變得有些難以入目了。

    那種扭來扭去試圖將連褲襪提起來的動作看著就像是在進行一場竭盡全力的戰斗一樣,即便是力量超群的杰西卡想要穿好連褲襪都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畢竟這不是單純的用力就能解決的問題。

    要是對此好奇的話,可以買一件保暖褲襪穿一下試試,那種感覺有些難以形容,但聽說保暖的效果極好。

    當然,這只是為了美麗所要付出的一些微不足道的代價。

    沒耽誤多久,杰西卡就收拾完畢了,伸手在帶著傻笑得盧克肩上“輕輕”地錘了一下,地上留下了一個椅子的殘骸。

    “我想,這種損失應該不需要我們賠付吧!

    盧克有些為難的看著身下的椅子碎片。這椅子看起來挺高檔的,向來價值不菲。

    杰西卡聞言翻了個白眼。

    “等一會見到那位瓦爾特之后問一下要多少錢,盧克,記得要公平!

    杰西卡甩了甩頭發,然后拉開了房門。

    盧克點了點頭之后就和杰西卡一同朝著通道尾端的會議室方向走去。

    他們住在一個雙人間中,也是離會議室最遠的一間。

    這一路上會經過其他人的屋子,可以順帶的喊一下小隊成員。

    “嘿伙計們,我覺得我們該開個會!

    盧克在通道里大聲地喊著。

    其他的伙伴一個個的沒用多少時間就都出來了,只是臉上的表情都帶著些玩味。

    “看起來你休息的不錯!

    朗姆洛靠在墻邊上手里提著一瓶酒怪笑著。

    史蒂夫拿著盾牌一言不發,對于別人的私事他是不會追問的。

    “當然,這里的環境可比想象的要好的多!

    盧克腆著張臉笑著一點都不覺得害羞,然后直接走向了通道尾端的會議室。

    “看起來我來的時間算的剛剛好,那就走吧!

    剛從樓梯口鉆出個腦袋的馬修這樣說著,上來之后直接打開了會議室的門走了進去。

    會議室里邊擺著一張英倫傳統的會議桌,是的,就是一張足夠大的圓桌。

    “說說收獲,以及下一步的行動。至少馬修可不會讓人失望!

    朗姆洛搖晃著身子走進了會議室。

    “地獄男爵正在海辛做客,至于那個吸血鬼,有點難以形容!

    馬修拉開了一張座椅直接坐在了上邊,然后對著刀鋒戰士招了招手。

    “那個阿卡多,就是午夜吸血鬼說到的始祖,也就是說死河是存在的!

    刀鋒戰士沒有入座,只是站在門口說著。

    他的話讓史蒂夫變了臉色,作為和咆哮突擊隊一起戰斗過的老兵,對于午夜吸血鬼所說的“死河”他不可能一無所知。

    “死河?也就是說如果要殺死他,就得完全將死河殺干凈!”

    史蒂夫最后一個走進了會議室的大門,順帶把門關上了。他口中簡單的陳述著他對死河的了解,只是眉毛已經擠作了一團。

    “問題是沒人知道他的死河中到底有多少靈魂,況且我也不覺得阿卡多是那種能夠被輕易戰勝的存在!

    刀鋒把視線轉向了馬修,想要從馬修的口中聽到關于阿卡多實力的評價。

    “死河是什么?”

    杰西卡打斷了刀鋒的話題。

    在場的人之中只有刀鋒和史蒂夫知道死河的情報,這一點還是說清楚比較好。

    “死河代表著那個吸血鬼吸食過多少人的鮮血,就擁有多少條生命!

    史蒂夫臉色難看的說著,眼神也轉向了馬修。

    “別看我,如果只是殺死平常狀態的他一次的話,我大概是能夠做到。問題是我沒信心在不斷的廝殺中一直取勝。我估計他的死河中至少有上百萬條生命!

    馬修的臉色也有些難看。

    被別人注視著的感覺對他來講有些像被針扎破了油皮一樣的不自在。

    一個強大的存在,并且擁有別人無法統計的生命次數,這種敵人不是他能夠解決掉的。

    要知道能夠無數次重生的敵人最可怕的不是他們單純的永遠不死,而是每一次戰斗都會讓自己的特點暴露在對方的眼中。

    不會死亡的弱者只有被放在解剖臺上一個結局,而一個強大的存在具備不死性則是一場所有與他為敵者的噩夢。

    更何況馬修不能確定自己見到的阿卡多就是全力作戰的姿態。

    常態的他就能讓馬修感到巨大的壓力了,對于戰勝這只吸血鬼他可沒有多少信心。

    “我們的的目標似乎不是和海辛死磕吧?為什么要談論這個?”

    盧克把腳搭在了桌面上說著。

    在場的幾人臉色隨著盧克的話稍微好看了一點,阿卡多所代表的海辛機構,并不是他們此行的目標。

    相反的他們更應該探尋敵人在哪。

    “只是吸血鬼真的值得信任嗎”這個問題不斷地在他們的腦海中回蕩著。

    “尼克弗瑞沒有和你多說什么消息?”

    朗姆洛用椅子的兩條后腿支撐著身體,隨性的搖晃著,看著很像街溜子的那種玩世不恭。

    他看著眼前的史蒂夫,嘴角帶著早就料到了的嘲諷笑容。

    “他沒說!

    “我就知道,那還是等海辛的那個管家過來吧,那個老管家真是不弱,我有點期待和他戰斗一場!

    朗姆洛把雙手放在了腦后閉上了眼睛。

    “朗姆洛,我感覺最近的你似乎有些‘無欲無求’?”

    盧克從朗姆洛的桌面上拿走了伏特加往嘴里灌著。

    “怎么,你打算和我戰斗一場來激起我的求勝欲望?”

    朗姆洛坐直了身子目光灼灼的盯著盧克說著:

    “塔力克先祖可是很想看到我痛扁你的,你知道的,那三位對此都很在意!

    “現在你可不是一對一了,你得同時面對我們兩個!

    盧克把杰西卡攬在懷里對著朗姆洛說著,杰西卡只是翻了個白眼也沒有說什么。

    “呸!你個混蛋!

    朗姆洛罵罵咧咧的把酒從盧克的手里搶了回來,然后大口的灌著。

    “接下來說說之后的戰斗安排吧,我來指揮應該沒什么問題!

    史蒂夫敲了敲桌子說著。

    ……

    海辛機構之中因特古拉正在和官方的人員召開圓桌會議,商討最近吸血鬼事件頻頻發生的事情。

    顯然官方的人員對于不斷增加的吸血鬼事件感到壓力頗大。

    畢竟想要封鎖消息從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越是拖延,那么造成恐慌的可能性就會越大。

    “諸位,這個是發信裝置!

    因特古拉拿出了一顆細小的機械放在了眾人的面前說著,神態嚴肅。

    “至今為止打死的吸血鬼和食尸鬼對他們的調查結果是無一列外的,這個發信裝置裝在他們的身體中。我認為這能把他們的狀態、行動、精神還有戰斗的情況全都調查并上傳!”

    因特古拉的話讓在場的眾人全都感到了驚駭,這代表著一系列吸血鬼事件都是有人操縱的。

    相比較早就得出了結論的因特古拉,其他的成員都顯得有些緊張,除了坐在因特古拉正對面的那位老者之外。

    “這一系列的事件,不可能是自然發生的,很顯然是有誰在背后操縱著。吸血鬼還有一個種類,食尸鬼。

    本來食尸鬼是被吸血鬼吸了血的非童貞的人,但是這一次不一樣。在這一系列的時間中吸血鬼一只都沒有增加,很顯然還是童貞的少年都變成了食尸鬼。

    再說食尸鬼應該是隨著上級吸血鬼的死亡一起被消滅的,可是在貝多力克事件時即便是梵蒂岡的安德森身份已經把吸血鬼殺死了,食尸鬼也沒有隨之死亡!

    因特古拉做著分析,她的話也進一步讓那些參會人員確定了想法。

    但是從中并沒有看到絲毫慌亂的樣子,一個個現在都保持著冷靜地神態。

    匆忙不過是一瞬間的表現,優雅和骨氣才是這些人內心的堅持。

    “操縱這一切的人必然對吸血鬼和食尸鬼十分的了解,就和我們一樣!”

    因特古拉手里的雪茄正在燃燒著,她的臉色十分的嚴肅,早就點燃的雪茄沒有再吸哪怕一口。

    而此時的海辛機構外邊,一個身穿百色風衣的金發男人正順著小路走了過來。

    金色長發在尾端稍微扎了一下,看起來十分的帥氣。

    “不好意思,這里是私人領地,不對外開放參觀的!

    正門口的守衛正履行著自己的職責,對貿然的接近者進行勸阻。

    然而下一刻那個說話的守衛就被一顆子彈打穿了頭部倒在地上。

    另一個年輕一點的門衛還沒來得及從腰間抽出手槍,就暴露在了密集的火力之下。

    連帶著身后的大門都在彈藥的傾瀉被打碎了。

    在這個男人的身后,一隊全副武裝的第三帝國士兵拖著遲鈍的步伐緊跟在他的身后,朝著海辛的大樓中走去。

    這些士兵很快就直接突破到了大廳的守衛面前,而示警的通話也在此時傳遞到了因特古拉的那邊。

    “因特古拉大人,敵人攻進來了!無法對外聯絡,信號遭到了封鎖!現在正在一樓和敵人交戰。請因特古拉大人和其他大人準備避難!”

    會議室中那臺內部線路的對講電話中傳來了來自監控室的消息。

    如果不是情況十分危急的話,監控室是不會直接要求避難的。

    “什么?先撤退,無法撤離的話就先拖延時間!”

    因特古拉來不及安撫其他的人員,而是立刻開始指揮,面對突然的襲擊要比之前的消息來的更加震撼。

    這里是海辛,作為半個官方組織,他們的位置一向是個高級的機密,但此刻卻被找上門來,這很不尋常。

    只是無線電那一端立刻開始傳來慘叫聲打斷了因特古拉的思考。

    “敵人是誰?數量呢!報告情況!”

    因特古拉急躁的詢問著,在未知的敵人面前,她一貫的冷靜已經消失不見了。

    “敵人是食尸鬼……”

    然后無線電中就再也沒有其他的聲音了。

    會議室中的人聽到這個消息之后,終于保持不住臉上的平靜,開始慌亂的想要確認自己的逃脫路線。

    “不要慌,現在海辛內還有戰斗力,諸位的安全是有保障的!”

    因特古拉聽著無線電中傳來的咀嚼聲和食尸鬼的呼喊,直接咬破了嘴角。

    她很清楚,監控室那邊已經失守了,而她的的下屬正在被一點點的吞噬,但是此時的她只能呆在原地。

    “沃爾特!守住門口!不能讓他們活著離開這棟房子!”

    因特古拉的大喊聲傳遞到了正站在門外的沃爾特的耳中,會議室的大門直接打開了。

    “那么,神盾局的各位需要通知嗎?”

    沃爾特神色淡定的推開了大門走了進來,先是對著在座的眾人躬身行禮,然后才問道。

    “不用,他們需要知道自己即將面對的是什么敵人!還有,阿卡多現在正在做什么?”

    因特古拉的語氣帶著壓抑中的憤怒,眼神凌厲的看向了眼前的瓦爾特。

    “我的主人,看來現在我應該做好戰斗的準備了!

    阿卡多的身影從墻壁中穿了出來,作為真正的吸血鬼,擁有各種匪夷所思的能力。

    催眠、讀取血液中的記憶、穿墻,以及那些大威力的魔法。

    阿卡多全都具備。

    原本就朝著因特古拉這邊走來的阿卡多差不多清楚了之前的事情,只是關于神盾局的事情他還沒機會告訴因特古拉。

    “塞拉斯呢?”

    “正在休息!

    因特古拉得到了她需要的答案,然后站了起來。

    薩拉斯的臥室就在后邊,想要過去的話一定會從這邊經過。

    既然塞拉斯的安全不需要擔心,那只需要顧著眼前的戰斗就足夠了!

    “戰斗吧阿卡多,去把那些家伙全都殺干凈,一個都不能讓活著離開這里!”

    就在因特古拉用咆哮一樣的語氣喊著的時候,史蒂夫一行人也出現在了這里。

    戰斗所產生的動靜可不不小,他們又不是聾子,自然會第一時間探尋原因。

    “海辛的各位,需要我們參與戰斗嗎?”

    史蒂夫抬起了手中的盾牌晃了晃。

    美國隊長這個名字足夠讓他獲得基礎的尊重和初步的信賴。

    只是阿卡多看向史蒂夫的眼神中有些玩味。

    當年的世界大戰他也是參與者,所有他對于美國隊長一樣是充滿了好奇的。

    甚至他一度希望自己能夠和這個“上帝的義人”戰斗一次,看看這個家伙到底是人還是狗。

    “神盾局的各位,等事情處理完畢之后,希望你們能夠共享消息,F在,請各位看看我們的戰斗力吧!”

    因特古拉微不可查的松了一口氣,雖然她不打算讓神盾局加入這場戰斗,但是這些人的存在給她身后的議會成員提供了足夠的保障。

    這種輕微的松懈也沒有被人看出來。

    阿卡多是不死不敗的怪物,他能夠解決掉所有的敵人,但是沒人能確定他需要用多長的時間。

    敵情不明,能夠增加一手保障也是極好的事情。

    “那我們就呆在這里了,如果有需要的話,我們愿意貢獻戰斗力!

    史蒂夫這樣的回應著,其他人也沒有不同的意見。

    刀鋒正死死的盯著阿卡多,手上已經握住了刀。

    那種危險的感覺在此時的阿卡多身上暴漲著,就連有些松垮的朗姆洛都站直了身子。

    “真是的,你們都在這里啊!

    路克·瓦倫丁的身影從拐角處走了出來。

    他此行的目的不過是進行初步的試探,要是能夠做到的話,消滅海辛并且殺死阿卡多就是他的任務。

    只不過這個任務就連他的上司都不覺得他能夠完成。

    “阿卡多~”

    路克·瓦倫丁抬眼看著阿卡多高大的身影,此時就取下了嘴上叼著的香煙用復雜的情緒說著:

    “在我還是人類的時候,我懼怕你。在我成為了吸血鬼之后,我憧憬不老不死永恒的你,現在我要殺了你,然后取代你!”

    一大串的沒頭沒腦的話從他的口中說出,讓阿卡多的臉上露出了獰笑。

    刀鋒戰士端起了長刀擺出了守備的姿態。

    雖然路克·瓦倫丁還沒有爆出自己的名字,但是那種氣息讓他想起了之前所見到了楊·瓦倫丁。

    那種極其相似的氣息讓刀鋒如臨大敵。

    “哈哈哈~不老不死的東西根本不存在!”

    阿卡多在猖狂的笑聲中抬起了手中的槍,和路克瓦倫丁在這個地方直接展開了對射。

    兩個人的槍法都很精準,并沒有出現打錯目標的情況。

    或者說面對路克的射擊,阿卡多完全沒有躲避。

    一顆子彈穿過了阿卡多的身體朝著朗姆洛飛去,朗姆洛隨手像是拍蒼蠅一樣把這顆動能大減的子彈掃落在地上。

    手上出現了那柄巨大的錘子。

    “隊長,他可是向我攻擊了!”

    朗姆洛搖晃了一下身體,然后就做好了沖鋒的準備。

    雖然已經聽馬修說過了阿卡多的實力,但是朗姆洛還是想要親自體驗一下。

    “先生,請別插手海辛的戰斗,從現在開始,不會再有一顆子彈騷擾到你們了!

    瓦爾特手中特制的絲線閃過了金屬的光澤,然后將另一顆穿過了阿卡多身體的子彈打落在地上。

    “朗姆洛,先等等!

    史蒂夫用力的把手按在了朗姆洛的肩膀上,光是力量方面,現在的他想要阻止朗姆洛的話還是有些費勁的。

    “好吧,看起來我們又得看著一場戰斗在眼前發生了!

    朗姆洛把雙手巨錘頓在地上,雙手交叉橫在了錘柄上邊,漫無目的的看著呆在會議室里邊的人。

    那些人已經是這個國家的高層了,他們的面孔朗姆洛不止一次的在電視上見過。

    但是真人這還是第一次見。

    阿卡多和路克瓦倫丁在一輪對射之后一同倒在了地上,阿卡多的腦袋上邊已經多了好幾個彈孔,整顆頭顱都被打得破碎不堪了。

    但是他的手上依然拿著槍械不斷地射擊著,而路克瓦倫丁已經放棄了對射的想法。

    手中反手握住了一柄鋒銳的短刀,正在躲閃著阿卡多的子彈。

    這種在彈雨中完美躲避的反應速度的確出彩,阿卡多逐漸地來了興趣。

    但是正在觀戰的幾人對路克瓦倫丁的戰斗方式只是撇了撇嘴。

    反手的劈砍在面對不死的怪物時似乎比穿刺更好用一些,但是正手所帶來的優勢可比那不知所謂的反手持刀刷出來的時髦值要有用多了。

    一個沒吃過虧的“天才”戰士。這就是他們的評價。

    而習慣于與超凡怪物戰斗的海辛人員對此早就見怪不怪了。

    “我承認你不是那種最垃圾的吸血鬼,那么做好準備了嗎?”

    阿卡多抬起了手,手套上的法陣開始散發紅光。

    “準備什么?”

    路克瓦倫丁那寄宿的閃避讓他顯得游刃有余,只是一直沒有找到反攻的機會而已。

    “準備好一場吸血鬼之間的戰斗!”

    他打算解放自己的束縛了,遇見一個值得一戰的對手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尤其是路克瓦倫丁所展現的速度讓他錯誤的判斷了對手的實力。

    吸血鬼的力量從來都不是單純的身體素質。

    魔法、使魔這一切神秘莫測的力量才是吸血鬼強大的根本。

    “阿卡多!”

    因特古拉的身影傳來,讓阿卡多的動作停頓了一瞬。

    因特古拉沒有改變命令的想法,只是她在提醒阿卡多不要嚇到身后的那些要員。

    還有就是不要把全部的實力都暴露給來自神盾局的史蒂夫他們。

    “踏踏踏踏~”

    那些全副武裝的食尸鬼大軍終于沖來上來,密集的軍陣和盾牌后邊伸出的槍管都表明著他們剛剛經歷的戰斗一點困難都沒有。

    盾牌上只有幾個淺淺的劃痕,訴說著他們突破防線是多么的輕而易舉。

    “瓦爾特!”

    因特古拉喊了一聲,現在不是限制阿卡多的時間了。

    因特古拉揮了一下手,瓦爾特帶著憤怒而滿是殺意的表情就和最前端的食尸鬼打了個照面!

    一陣亮銀色的光芒閃過,最前排的食尸鬼就已經被切成了碎片。

    而此時阿卡多也完成了束縛的解放。

    胸膛和影子中浮現了密密麻麻的眼睛,讓著正在圍觀的群眾們十分的不適。

    伴隨著阿卡多解開了束縛,猛烈的氣息開始飛速的擴散,包括史蒂夫在內的所有人都感覺到了那種沁入心脾的恐懼感。

    刀鋒甚至直接后退了幾步,直接撞在了盧克的身上。

    “哈!”×4

    朗姆洛他們幾個野蠻人在壓力下直接發出了戰吼,蠻荒的氣息升騰而起和阿卡多的氣勢開始了對撞。

    空氣中出現了一陣陣的細微炸響聲,就像是摔炮發出的那種響聲。

    密集的槍火開始肆虐,那些食尸鬼即便反應還比較遲鈍,但是攻擊這種念頭還是存在的。
2020重庆时时什么时候开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