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全民劍圣 柿子鯨

第八十七章 撞墻

    酒恰到好處的醒了?說笑而已,現實中那有這么巧的事情。

    稍微上翻了了一下指揮頻道,鄭禮就知道發生了什么。

    傭兵和職業戰士們總是精力過剩,他們在人最多的主營地該干啥干啥,有的人玩上頭了,遭遇突襲的時候,的確沒有第一時間反應過來。

    但很快,BOSS們的命令就下達了,真的玩的暈頭轉向的,也會被其他人叫醒,很快就全員進入了戰斗狀態。

    在一片混亂之中,摸黑返回各自的大車、陣地就有點不理智了離得近的還好說,離得遠的可能會被視作逃兵沖散己方陣型,也可能在混戰中死的莫名其妙。

    這里本來就是交通部的大車營地,有大佬站出來一組織,就把這些力量握在了手上,作為后備軍一只就在最前線的堡壘中養精蓄銳的額外主力戰力!

    現在,當戰局陷入了僵局,人類的前線被一點點壓縮的時候,指揮者就把這份生力軍砸出來了。

    然后,取得了驚人的效果。

    “真弱,真弱,真弱!”

    虎一咲沖在最前方,渾身烈焰沸騰,利爪猛撲。

    在這突擊的軍團之中,她是焦點,也是最鋒銳的矛頭。

    毒加烈焰的雙重生命克制,紅磷粉的附著性燒傷,讓其成為了半液態生物的天敵。

    同樣以肉搏為主的妖魔寄生者,瞬間就變成了人形火炬,其中的液體寄生物死的比寄生體還快。

    至于那些藍色沼澤,更是直接避開連巨妖都被她噴了一臉火,然后肉體大面積蒸發,讓目擊者懷疑是不是遇到了假的神性生物。

    意識無法直接干涉意識,準高維存在的藍色妖魔不例外,最終還是要在肉體層次見分曉。

    生靈同化者遇到了生靈死敵,效果就如冰塊越到了烈焰。

    “在實戰中,多樣化的能力配置,在任何情況都能夠拿出能力克制的良配,比強撐硬屬性有用的多!

    看到這一幕的人,都有類似的感悟。

    全民劍圣的人類社會,面對無窮無盡的異獸、異族、異神,用靈刃和異能的無限變異性,硬生生的撐起了一片天。

    這小老虎個人實力實在不算強,連精銳都面前,但就這稀有的能力配置也難怪虎家將其視作培養重點,一路砸錢護航。

    甚至,付出了很多政治資源換取其進入黑袖章歷練,希望彌補其心智、社會經驗短板,用心實在良苦。

    但是

    “跟不上了!”

    “該死,脫節了,這家伙沒有接受過戰陣訓練嗎?有這樣瞎跑的?”

    別說后面的指揮者了,就是跟在她后面的戰士們,發現情況不對,完全跟不上了就算是頂尖的骨干戰士,在這個場合都無法和虎一咲比較殺戮的效率。

    “要出事!”

    大概除了正在猛沖橫闖的她本人,沒有不妙的預感!

    她只是殺著殺著,越發暢快,眼前什么神性強敵、什么天災惡獸,在自己的毒焰面前都不值一提。

    一個人,就制造一道無人區鴻溝!

    而當四周全部是敵人的時候,她更舒暢了,渾身烈焰一抖,焰火再高了幾分。

    從遠處看過來,那就是人形的火炬,最高處燒到了三米多高,就像是徹底的火元素生物。

    完全不用擔心誤傷的虎一咲,殺傷力再度倍增!

    瘋狂鳴叫的通訊器?各種夸夸夸、贊贊贊吧,沒空去看!

    但下一刻,她面前卻一空。

    “怪物了?哈,我殺穿了!

    這一刻,虎一咲發現周遭根本沒有怪物了,再回頭看,才看到了怪海還有“!蹦穷^的同伴。

    這個時候,就算是她,也知道情況似乎有些不對。

    “轟!”

    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只甘藍色的大柱子,整個大地微微一震。

    眼前一黑,虎一咲再抬頭,才看到那遮住了月光的巨大身影。

    三只巨妖合成的超巨型妖魔,露出了異常人性化的似笑非笑,低下身子,伸出中指,輕輕一彈。

    “轟!”

    全程無法動彈的虎一咲,眼睛一黑,渾身無法控制,就在巨力的作用下,就翻滾的化作了一顆流星。

    肢體詭異的扭曲成了一團,整個肉體變成了一團稀泥。

    純粹的物理力量足以毀滅一切,稍微有點經驗的戰士,都知道這人沒救了沒救就沒救吧,除了極少數友人,沒有人會在乎的。

    隕落的天才又不是一個兩個了,無法成長起來的天才只是浪費資源和機會的蠢貨,多一個虎一咲少一個,對整個社會有什么區別?

    沒有幾個人去看成泥的虎一咲,最多只有認識她的感嘆了一句“可惜”,或許,這就是她的終結。

    下一秒,所有人都將注意力投向了戰事。

    “堅持住,穩!”

    “沖鋒隊可以回來了!我們奪回了陣地!

    在木桶帶著新的藍色沼澤不斷加入戰局的當下,這注定是一場持久戰,人類方的戰略目標就是拖得更久。

    放沖鋒隊出去是緩解前線壓力的,只要防線不崩潰就自然可以拖得更久。

    殺穿?誰要你殺穿,別人炮灰是無限且隨意增加的,你真的殺得穿連后面的聯絡都不聽,擺明的陷阱拉都拉不回來,你不死誰死。

    甚至,別人根本不用親自出手,只要繼續誘你深入,打光靈能,就等著你死。

    這位虎家天才的隕落,甚至只能說一個小插曲,如果一切到此為止,以后提起她,都大概率以“曾經有一個蠢貨”開頭。

    “嗖!”

    但一道銀光,突然劃破了夜空。

    是那位大車上的弓箭手?但這次,他似乎第一次失手了。

    銀光直接插到了那團“爛肉”的身上,極少數的觀察者搖了搖頭,這是鞭尸泄恨等下,發生了什么!為何爛肉在恢復!

    時光的魔法,在戰場的一角突然顯現。

    時光被逆轉,被夢苓雙劍插著的虎一咲,下一刻,就一臉懵逼的坐了起來,還下意識的拔下肩上的長細劍。

    除了靈能的透支級消耗,還有剛剛制造的輕傷,渾身上下居然沒有一點其他傷痕!

    “虎一咲!回來!”

    這次,她終于知道接通訊了。

    下意識的回頭看上去,那高臺上的獨眼的血紅光,正牢牢的鎖定她。

    耳邊響起的,是聽不到情緒的命令聲,語調平靜而冰冷,讓她透體發寒這一瞬,她都覺得就此死去會不會比較輕松。

    搖了搖頭,能活誰不想活,回去該怎樣怎樣吧。

    她直接起身,低著頭卷著尾巴開溜。

    “叮叮叮!”

    通訊器又是一陣猛響,這次,虎一咲連忙去接。

    “蠢貨!把我的劍帶回來!”

    呃,虎一咲連忙又回頭,夢苓雙劍正在地上散發著耀眼且不滿的銀光。

    于是,她又連忙低頭跑了回去。
2020重庆时时什么时候开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