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從亮劍開始的戰爭系統 萬界諸佛

第432章賺錢得叫上我

    回到家的明樓久久無法入睡。

    李雷的膽子是真大!

    如果按照李雷的計劃,那基本上上海五分之一的部門,都會被李雷給拉進來。

    不僅有汪偽的部門,還有大量的日本人,也會被拉進來。

    這完全就是一個大型的走私團伙啊。

    明樓咧咧嘴。

    當然,這個詞兒用的不恰當,李雷這可是為了部隊。

    不過,他這樣龐大的計劃,能成功嗎?

    這里面涉及到到的人和物,以及資金的周轉,李雷蒙能搞定?

    雖然李雷出于保護他的目的,拒絕了他幫助的建議,但是明樓覺得,在必要的時候就他還是應該出手的。

    畢竟這里涉及到了資金太多了。

    他這個經濟學博士、經濟總顧問,還能能夠幫忙的。

    幾次貨物的順利的運送,讓陳明他們喜出望外。

    才半個月,他們的口袋就已經鼓了起來。

    同樣滿意的,還是日軍少佐石井以及老杜。

    尤其是老杜,對李雷的能力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

    如果這樣的生意能夠穩定的做下去,那對他來說,利潤可是不小。

    現在的李雷,已經成為這些人的中心了。

    陳明對李雷是越看越順眼,一口一個弟兒的,叫的那叫一個親切。

    不過有人很不爽。

    這個人就是李維恭手下的干將齊公子。

    對于李雷和陳明他們所做的一切,這個齊公子都看在眼里。

    他之所以會知道,是因為他安插了人在陳明那里。

    那里的一個手下,就是他的人。

    對于陳明他們所作所為,這個齊公子十分的不爽。

    所以他立刻進行了上報。

    知道了這件事的李維恭大發雷霆。

    連杯子都摔了。

    血壓也高了不少。

    立刻命令齊公子的督查大隊,對陳明他們進行調查。

    等齊公子風風火火的去準備的時候,李維恭的氣還是消不掉。

    他生氣的原因很簡單,特么的,這么賺錢的生意,李雷這小子居然不帶著我!

    他的眼里,還有我這個上級嗎?

    李維恭立刻把電話打到了陳明那里:“陳明嗎?我是李維恭,李雷呢?讓他馬上來我辦公室!什么?不在?那你給他帶個話,等他一回來,馬上來找我,不準耽擱!”

    啪的一聲,電話掛了。

    那頭拿著電話的陳明有點懵。

    這李維恭,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又想起來李雷了?

    這都半個多月了,一直也沒聽到李維恭提起過李雷呀?

    這是咋了?

    心里不踏實的陳明立刻就把這件事兒告訴了他老婆于秀凝。

    于秀凝的腦子可比陳明好使多了。

    她一琢磨,就覺得,他們倒賣日軍物資的事兒,肯定被李維恭知道了。

    不然李維恭,怎么會想起來李雷呢?

    “知道了?”陳明嚇的臉色慘白:“不能吧老婆。咱們做的很隱蔽啊。手底下的兄弟也都很可靠,應該沒有風聲傳出去才對!

    于秀凝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陳明:“你手底下的兄弟,都可靠嗎?”

    陳明十分肯定:“是啊,這半個月的他們分到的錢可不少!

    于秀凝搖搖頭:“我看未必。如果李維恭真的知道了這件事,那么就只有一種可能,你的手下里,有人出賣了咱們!

    她對陳明說道:“你現在就去,把所有人全部都召集起來。記住,一定要突然,不要讓人跑了。

    等人召集來了以后,一個一個問他們的情況。

    就他們那點道行,應該瞞不住你吧?”

    陳明臉色一僵,陰狠的說道:“放心吧老婆,如果讓我查出來是誰出賣了咱們,老子一定干了他。特么的,當老子財路?死!”

    陳明立刻把這個消息告訴了李雷,并且告訴李雷,李維恭正在氣頭上,讓他立刻去見李維恭。

    李雷想了想,并沒有動。

    去七十六號見李維恭,不太方便。

    總不能空著手去吧。

    于秀凝的猜測應該沒錯,李維恭肯定已經知道他們的事兒了,所以才會大發雷霆。

    但是李雷估計,李維恭之所以這么暴躁,并不是因為他倒賣貨物,而是因為倒賣貨物居然沒有他的好處。

    所以李維恭才會這么大火氣。

    這可是一個見錢眼開的主兒。

    于是當天晚上,在李維恭下班回家以后,李雷立刻就把幾根金條跟一合點心裝在一起,然后去了李維恭的家。

    李維恭的家不大,是一座老房子。

    中式建筑,看樣子有點年頭了。

    李雷一進門,就看到一個胖胖的婦人,穿著花枝招展的,一身旗袍裹在身上,像一只肥胖的蟲子。

    李雷趕緊打招呼:“師母,學生來看您來了!

    那婦人正來回晃蕩呢,看到李雷有些面生,就問道:“你是誰?”

    李雷趕緊過去:“師母啊,我叫李雷,是李主任的學生。這不是剛從外地回來嘛,就來看看!

    那婦人看李雷的手里就拎著一盒點心,頓時有些不高興。

    來看我家老李?

    那你怎么就拿一盒點心?

    當我們家要飯的呢?

    哼,估計又是一個來拍馬屁的。

    我家老李好歹也是個副主任,少將軍銜,你就拿一盒點心,還好意思來?

    小伙子,你這馬屁拍的,拍到馬蹄子上了。

    我這一關就過不了。

    那婦人剛要張嘴趕走李雷,就聽到屋子里咳嗽了一聲:“是李雷吧?進來說話!

    李雷一聽,就這聲音,還挺威嚴。

    李雷把點心塞給那個婦人:“我這點心挺好的,師母一定要嘗嘗!

    說著就跑進了屋。

    那婦人接過點心愣了一下,這點心,怎么感覺有點重?

    李雷一進屋,就看到沙發上坐著一個人。

    五十多歲,橄欖球形狀的腦袋,頭發稀疏,眼睛挺大,撅著嘴,穿著中山裝。

    李雷趕緊走過去:“老師啊,這幾天學生一直在等待您的召見,可把學生給等苦了!

    李雷這話一出,直接把李維恭給說蒙了。

    什么老師?

    什么學生?

    我有你這個學生嗎?

    怎么我自己都不知道?

    李維恭說道:“你不用套近乎兒,我不是你的老師,你也不是我的學生!

    李雷嘖的一聲:“老師啊,您是我的上線,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向您匯報。您也給了我很多的指示。讓我學到了很多東西。那就是我的老師啊。

    這孔子都還說呢,三人行必定有我老師。那您都教了我那么多東西,不是我老師是什么?”

    李維恭看到李雷對自己恭恭敬敬,低眉順眼的,氣就消了不少。

    “李雷啊,你不是在山西嗎?怎么擅自就跑回來了?這可是逃兵行為,要殺頭的!”

    李雷滿臉愁容:“是是是,我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對?墒抢蠋煱,您是不知道啊,那里太苦了。我這從來沒吃過那么多苦,實在是撐不住了。

    所以才斗膽過來投奔您,可是讓您不高興,就一直沒敢上門!

    李維恭點點頭:“那邊呢,也確實是苦了點。行了,你也別委屈了,你這逃兵的事兒,我先給你壓著。

    哎,我聽說你這幾天,和陳明他們,干了不少的買賣!”

    李雷把臉湊過去:“老師啊,正要向您匯報呢。這最初呢,是想讓您給掌掌舵,這樣我們做起來也有底氣。

    可是后來我一想啊,不妥。

    必經這買賣有風險,您摻合進去呢不合適。

    所以我和陳明他們商量,算老師您一份干股。這樣的話,您什么都不用做,事情呢由我們做,您老就幫著疏通一下關系就成。

    畢竟這七十六號,是您老說了算嘛!”

    李維恭一聽李雷這話,心里十分受用。

    這還差不多。

    這賺錢的買賣,怎么能少的了我呢?

    李維恭滿意的端起茶喝了一口:“你先說說,你這生意,是怎么做的?風險大嗎?”

    李雷大大咧咧的說:“風險不大,就是從日軍的倉庫里把貨物倒到恒社的倉庫里,然后恒社直接就把錢給咱。就這么簡單。

    當然了,后面呢,我準備搞點其他的,初步打算是從外面調物資,走海路到上海的吳淞港,然后賣給恒社。

    這樣的利潤更高!

    從外面?

    李維恭愣了一下,李雷這是玩大了呀!

    “安全嗎?你這一套流程下來,可經不少人的手!”

    “安全,絕對安全。這點老師您放心,咱都是拿錢砸出來的路子,絕對好使!

    李維恭點點頭:“你這回來上海也有大半個月的時間了,那也不能老在陳明那里混著,不算個事兒。

    我看啊,你還是來七十六號吧,你擅長什么!我給你安排個職位。

    不過呢,情報你不能碰,現在情報部門很復雜。你呢算是一個外人,如果一進七十六號就負責情報,這日本人會起疑心。這樣不好!

    李雷表示完全理解:“老師啊,您這話說的,簡直說到我的心里去了。我最不想干的,就是情報。那些部分太忙了,累死累活的,根本就沒有時間賺錢。

    老師啊,這根據我的擅長吧,我覺得后勤總務挺適我的。要不,您給我哥總務科長干干?

    我保證不給您老丟臉。

    只要讓我干了總務,這以后七十六號的吃喝拉撒,我全包了!
2020重庆时时什么时候开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