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從骷髏島開始橫推萬界 轉的陀螺

第七十八章 我將成為丁政最大的噩夢。6200求訂閱~~~)

    彩虹橋是一樣非常珍貴的的寶物,更是阿斯加德實現對九界統治的重要工具!

    就像是地球上的高鐵飛機和船一樣。

    彩虹橋的最大作用,正是交通!

    不過彩虹橋負責的,卻是星球與星球之間的交通!

    索爾口中的九界,并不是相嶺的九個星球。

    而是以地球為中心,距離最近的九個生命星球。

    在九界范圍之外,自然也有其他星球存在,但阿斯加德也是鞭長莫及。

    而這九個生命星球之間,也同樣有大量無生命的星球存在。

    而且相互之間的距離,同樣很遠。

    在宇宙中行駛,時間動不動都是以光年為單位計算的。

    光速是宇宙中已知最快的速度。

    而以光的速度,都要經過一年時間才能夠到達,那究竟是多遠的距離,想想都會覺得可怕。

    所以,如果沒有一種可以超越光速的交通工具。

    那阿斯加德對于九界的統治,幾乎就是無稽之談。

    想想。

    其中一界突然起義了。

    哪怕信息第一時間傳到奧丁耳朵里,奧丁也第一時間集結軍隊,直接往那一界趕去。

    但因為沒有交通工具,只能用他們比光速慢上不少的速度趕路,哪怕他們有辦法創造出接近光速的飛船。

    恐怕也需要一兩年才行。

    等他們飛到那一界,起義可能已經徹底結束,改朝換代都已經穩定。

    奧丁只能再打一次。

    然后又回到阿斯加德。

    沒過幾年,消息又傳了過來。

    這樣周而復始。

    根本就不會盡頭。

    但正是因為有了彩虹橋。

    能夠讓阿斯加德的人在短短幾秒鐘之內就可以到達九界的任何一個地方,包括地球,所以,阿斯加德才能夠成為九界的領導者!

    否則,光憑借戰斗力,他們根本無法做到這些。

    而這道七彩的光柱,正是彩虹橋用來交通和傳送的方式。

    這是一道比光的距離還快的光柱!

    索爾見狀立刻激動起來,將丁政和美國拋在了腦后,看著光柱,等待著這次從阿斯加德下來的人。

    “難道是母親知道我已經重新拿回雷神的力量,通過了父親的考驗,所以專門下來接我了?”

    他心想著。

    而遠處的負責人,則是在第一時間就吩咐旁邊的工作人員用視頻的方式將這一切都錄下來。

    丁政是最先反應過來的。

    因為根據劇情,此時應該是索爾在阿斯加德的朋友們到了地球,要告訴索爾奧丁沒有死去,阿斯加德已經被洛基控制的真相。

    而接下來,就是洛基從阿斯加德傳送了機械殺手下來,要將索爾處理掉。

    再之后,索爾就將回到阿斯加德。

    但那個時候,洛基已經將冰霜巨人引到阿斯加德,拖住其他人,并且用毀掉彩虹橋的方式。

    要將冰霜巨人所在的星球,以及所有的冰霜巨人全部都消滅。

    彩虹橋也會因此而受到極大的損傷。

    在復仇者聯盟1發生的時候,都未能恢復。

    復仇者聯盟1電影中,洛基提到過,奧丁是使用黑暗能量將索爾硬生生送到地球,來保護地球不被外星入侵的。

    丁政腦子里面過了一遍劇情。

    頓時便做出了一個相當重要的決定。

    而此時,那彩虹橋的光芒已經消散,索爾在阿斯加德的幾個朋友現出身形。

    索爾立刻一臉興奮的迎了上去,相互寒暄起來。

    丁政在旁邊靜靜等候著。

    片刻之后,索爾已經從幾個冒著生命危險,背叛了現在名義上的阿斯加德國王洛基,下凡來尋找他的朋友口中,知道了父親奧丁并沒有死,母親也沒有禁止他回到阿斯加德。

    一切都是洛基的陰謀。

    他們也是說動了彩虹橋的看守者,才能通過彩虹橋來到地球告訴索爾這一切。

    索爾聽完之后怒發沖冠,立刻表示要去好好的教訓教訓洛基。

    但是在這之前,他必須要找簡道別。

    同時,為了擔心美國會再對簡動什么不好的念頭。

    他必須要保證在自己離開之后,簡的安全依舊不會有問題。

    這幾人聽到索爾在地球找了個女朋友,也沒有過多的反對。

    只是其中一個女性戰士有些不怎么開心。

    但也沒有提出拒絕,乖乖的等在原地。

    而就在這個時候,丁政緩緩的邁步走了過去,

    阿斯加德下來的幾人帶著身為神獨有的傲慢,他們看不上這些凡人。

    哪怕是丁政這樣的大家伙,也只是讓他們微微有些側目而已。

    畢竟地球也不是沒有巨獸,藍鯨,大象都是存在的。

    所以,他們討論時,也根本沒有要避開這些凡人的意思。

    丁政自然全部都聽到耳朵里。

    它走到索爾身邊,微笑著說道:“聽完你們的話,我想到了一個問題!

    “你是誰?”其中一人當即瞪了丁政一眼。

    索爾當即將其攔了下來:“這是我新認識的朋友,地球上的強者,你們都不是它的對手!

    索爾特意強調了丁政的強大,就是在提醒自己的朋友們,要對強者保持尊重。

    而這話效果也非常的話。

    幾個阿斯加德的來者當即對丁政沒了任何意見。

    而遠處美國隊伍的負責人,聽到索爾這話,卻是當場就愣住了。

    是不是搞錯了什么?

    明明是我們幫了你!

    罵我們就算了,現在說丁政是你的朋友算什么?

    我們算什么?

    但這番話他只能憋在自己心里,萬萬不敢真的說出來。

    只能靜靜看著,并且吩咐手下檢查信號,爭取將這里發生的事情全部都告知給克恩知道。

    眼下的情況,對于美國來說,已經到了他們最不想看到的地步。

    那就是丁政和索爾之間的聯合。

    根據之前的那場戰斗,克恩等人非常清楚一件事情。

    那就是索爾的力量和丁政比起來絕對不會落于下風!

    如果丁政與索爾真的混到了一起。

    甚至索爾愿意聽從丁政的話語,向美國發動攻擊的話。

    那等待他們的,將是滅頂之災!

    到時候,他們可能又得拿出核彈來用全世界人類威脅對方了。

    丁政自然不知道此時遠處那群美國人已經瀕臨崩潰的心情。

    它現在只想改變一下劇情!

    不錯!

    就是改變劇情,它要讓彩虹橋保存下來!

    它看著索爾的朋友們,認真道:“聽你們剛剛所說,你們全部都是用彩虹橋來到地球的,而且那個看守者也為了幫助你們,做了叛國的舉動,現在洛基是名義上的國王,難道洛基還會容忍他繼續當看守者嗎?”

    “或者,你們就不怕,彩虹橋被毀掉嗎?或者……洛基專門動手腳,在你們傳送的過程中,把你們丟到其他的地方,彩虹橋應該也沒有那么穩定吧?不可能完全無法摧毀吧?”

    “現在你們在地球,他在阿斯加德,同時掌控著彩虹橋,如果他真的想要做什么的話,你們恐怕就再也回不去了!

    “所以,如果我是你們,就會現在直接離開地球,先回去把自己家里的事情解決了才是!

    原本還只是憤怒的索爾的朋友們,聽了丁政的話之后,當即就有些緊張起來。

    “沒錯,我們還是盡快離開吧,先解決了阿斯加德的事情,然后再來地球也來得及!逼渲幸蝗苏f道。

    不過,索爾卻依舊并不覺得丁政說的可能發生。

    “洛基應該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彼鳡枔u了搖頭,“洛基怎么說都是我的弟弟,也是阿斯加德二王子,他只是有點調皮,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

    其實倒不是索爾愚蠢。

    只是他的思緒走進了誤區。

    如果洛基真是他的弟弟,真是阿斯加德的二王子,肯定不可能搞出這么大的事情。

    但是,洛基實際上卻是冰霜巨人的兒子,而且,他自己也知道了這件事情。

    如此沉重的打擊,自然會讓洛基心態失衡。

    以他敏感的性格,作出一些偏激的事情當然不是什么問題。

    丁政已經非常委婉的提醒了洛基可能會在彩虹橋上動手腳。

    同時也讓這些人知道可能發生危險的事情。

    索爾不信也沒辦法。

    它也實在不能多說了。

    畢竟站在它的立場上。

    它既不可能知道冰霜巨人,也不可能知道洛基的真實想法以及會做的事情,貿然說出來,只會讓自己被索爾等人注意到。

    而且是當作先知一般的看待。

    如果是其他人還好,但是對方如果是阿斯加德的話,丁政自然還是需要謹慎一些的。

    但事實證明,丁政的話對索爾也不是完全沒有用處。

    他雖然嘴巴上否決著,但在皺眉思考了一會兒之后,還是看向丁政,道:“兄弟,能不能幫我一個忙!如果你愿意幫我,等我回來之后,你想要知道什么,只要不涉及到我不能說的,我都可以告訴你!”

    說著,索爾還將錘子放到左手上,右手伸出來,要和丁政握手。

    “你一見面就開始打我,連我叫什么都沒問題,現在就是兄弟了?”丁政心中吐槽著。

    不過,雖然對索爾的自來熟很是無奈,但丁政無法否認的是,它等的正是索爾的這番話!

    “沒問題!”丁政當即點頭,伸出一手掌,將索爾的整個小臂都捏在手心里。

    索爾眼睛猛然放大,看著丁政的手掌:“說起來,難道你就沒辦法變得小一點嗎?”

    “或許之后可以,但現在還做不到!倍≌䦟嵲拰嵳f。

    索爾聳了聳肩:“好吧,說正事!”

    “我想讓你幫忙保護簡的生命安全!”索爾看著丁政,“就是之前跟在在一起的那個人類女人,我擔心我離開之后,地球上會有其他勢力,對她不利,所以,我需要有人幫我保護她!

    “當然,我的意思是,她需要保護,不一定得是人,猩猩也可以,實際上,我就是想讓你幫忙,所以剛剛才會和你進行那么友好的交流,哈哈!”索爾說著說著笑了起來,還抽出手來錘了丁政一拳。

    丁政看著眼前傻乎乎的索爾,完全能夠猜到對方此時應該覺得自己非常帥,非常幽默。

    但從他身后那些朋友臉上稍顯尷尬的表情也可以看得出來。

    應該一直都只有他自己這么認為。

    丁政微微勾了勾嘴角,忍住笑,道:“沒問題,交給我吧!”

    它現在只想索爾快點離開。

    “好兄弟!”索爾又錘了丁政一下,接著,轉身看向自己幾個朋友,道,“大家都記住,以后這位……就是我索爾的好朋友,看到它,就像是看到了我一樣,一定要用最真誠的心去對待!”

    “那當然!睅讉阿斯加德人當即符合。

    他們非常習慣索爾的行為方式了。

    索爾非常受用的點著頭,而后不著痕跡的轉過身來,看了丁政一眼,嘴巴嗡動,將聲音傳到丁政耳朵里:“兄弟,一直往了問你的名字,我是奧丁之子,阿斯加德大王子,雷神索爾!

    剛剛介紹丁政的時候,他才終于想起來自己忘記問丁政的名字。

    但哪怕是在這么尷尬的情況下,自我介紹時,他都不忘加上那一連串只能顯示出他孝順的前綴。

    “唉……”介紹完自己之后,丁政深深的嘆了口氣。

    心里感覺有些累。

    而就在這時,不遠處傳來車輛發動機的聲音,索爾當即飛身過去,幾分鐘之后,將簡帶了過來。

    簡看著丁政,目光里依舊充滿了懼怕。

    但索爾握著她的手,還是讓她冷靜了下來。

    “相信我,丁政它絕對是一個值得信賴的朋友!

    索爾指著不遠處的美國隊伍對簡說,“只要有丁政在,他們這些人,就再也不敢來找你和你朋友們的麻煩,當然,等我解決了阿斯加德的事情,我也會立刻回來!

    遠處的負責人聽了索爾這話,一顆心頓時更加的塞了。

    而簡,則是順著索爾的手指看到那些美國人之后,才終于下定決心走到丁政身邊。

    在剛剛,索爾已經告訴她自己殺了多少美國軍隊。

    簡也擔心以美國和神盾局的行事手段,自己與自己的朋友受到威脅。

    “你一定要回來!”簡看著索爾。

    索爾當即點了點頭:“相信我,你不會等太久的!

    兩人又膩歪了片刻后。

    隨著索爾大喊一聲“海姆達爾”。

    幾個阿斯加德來客,便隨著一道七彩如彩虹般的光柱,離開地球,又回到了他們的星球。

    丁政目送索爾離開,之后將目光轉向身邊的簡,有些無奈,但還是負責的問道:“你是要繼續留在這里,還是要跟我去努布拉島?”

    “在努布拉島,我才能更好的保護你,畢竟……神盾局的特工可是無處不在!倍≌a充道。

    就在這時,一直愣住的負責人當即想要開口說話,但卻被丁政瞪了一眼,頓時被嚇的將那些話又咽了回去。

    簡看了一眼滿臉激動的負責人,想到之前在那個基地的遭遇,沉默片刻之后,道:“我想帶我的朋友,以及實驗儀器一起離開!

    “當然沒問題!”丁政眼睛一亮,笑起來。

    雖然保護一個女人,的確不像它該做的事情。

    但丁政也知道,眼前這個女人,可并不是一般的女人!

    她的兩個朋友也并非普通的朋友。

    也就另外一個女人看起來水一點。

    而那個老頭,則是造成復仇者聯盟1產生的罪魁禍首!

    也將會成為地球上對宇宙魔方研究最深的人。

    雖然現在他還沒接觸到宇宙魔方。

    未來的事情也還沒有發生。

    但依舊說明他的天賦有多高。

    對天文學的研究,這三個人,在整個人類當中,完全可以稱得上牛逼!

    “相信我,努布拉島絕對是科學最好的土壤!倍≌χf道,“我們現在就去找你的朋友吧!

    不遠處的負責人看著丁政與簡離開。

    心里焦急到了極點。

    但是卻連半句話都不敢說!

    現在的美國,絕對不適合再與丁政發生任何斗爭。

    憎惡兵團受到重創之后。

    現在的美國又想之前一樣,只剩下核彈來作為最后的底牌了。

    不過,這并不代表著他們就會坐以待斃!

    負責人想了半天之后,目光突然冷靜下來,最后看了一眼丁政離去的背影,目光中流露出狠色,好似做出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決定!

    它要找人暗殺索爾的女朋友簡。

    真的暗殺!

    真的殺掉!

    當然,也要將這件事情與美國扯開關系。

    “最好是在簡到了努布拉島之后再動手!”

    他想著:“以為憑借努布拉島和一只猩猩就真的可以阻止我們嗎?雖然我們沒有辦法對付大猩猩,但殺死一個女人,我們有無數種辦法!只要不被發現是我們做的就行!

    “到時候,等索爾從阿斯加德回來,看你努布拉島怎么收場!”

    他敢確定,哪怕索爾知道簡是被別人殺死的。

    也會首先怪罪到努布拉島與丁政身上!

    雖然相處的時間不長。

    但是他自認為,自己對索爾已經有一定的了解了。

    就算現在他們沒有和索爾成為同一條戰線,反而讓索爾和丁政站在了一起。

    但如果他的計劃成功,那索爾與丁政的關系,無疑將直接惡化。

    而他們則是可以趁著這個機會,再次與索爾接洽,幫助索爾一起對付丁政。

    一舉將努布拉島和丁政打倒。

    就算到時候,索爾依舊不與他們聯盟。

    但也可以幫助他們牽扯丁政。

    讓美國可以不再管努布拉島和丁政帶來的壓力,大力的發展。

    一直到可以將丁政戰勝!

    負責人對索爾充滿了信心。

    畢竟剛剛發生的事情,已經證明索爾并非地球人,而是外星人。

    同樣的,那個叫做阿斯加德的地方也并非虛假或者杜撰。

    而是切實存在。

    并且擁有宇宙穿梭能力的強大星球!

    “說不定到時候,努布拉島和丁政,直接就被阿斯加德摧毀,直接解決我們的大麻煩!

    “猩神?呵!我將會成為你這輩子最大的噩夢!”

    負責人心里想著,而后壓下心里的喜悅,一揮手,喊道:“我們走!”

    他沒有再多說什么,直接招呼著周圍的人離開。

    甚至都沒有給克恩打電話的意思。

    以防丁政,或者周圍還有努布拉島的人聽到他的想法,為自己帶來殺身之禍。

    但就在他們轉身離開的時候,一道沉悶的聲音,卻從他們背后響了起來。

    “不好意思,忘記你們了!

    猶如石頭打磨出來的一樣,充斥著磁性,又像是蒙了一層厚厚的牛皮,讓人覺得非常悶。

    這道聲音是如此的熟悉。

    以至于所有人都停下了腳步,渾身冷汗當即就冒了出來,汗毛同樣豎起,哪怕是在大白天,都覺得一股冰涼之意貫穿了整個后腦和脊椎。

    尤其是負責人。

    不過他終究是這里話語權最高的。

    于是強忍著恐懼轉過身。

    看到的,自然是丁政縮小到八米,但依舊充滿威懾力的巨大身體。

    “你就是這里的管事的?”丁政問道。

    負責人點了點頭,恭恭敬敬的說道:“沒錯,請問您……”

    嘭!

    一聲悶響。

    他剩下的話還沒說完,整個人就已經徹底不見了蹤影。

    所在的位置,只剩下丁政巨大的腳掌。

    丁政叫腿抬了起來,沙地上露出一灘血肉和骨頭的碎渣。

    至于成為丁政的噩夢。

    他還什么都沒做,就已經睡過去。

    并且再也醒不過來了。

    旁邊的美國士兵當即拿起了槍械,對準丁政就要扣動扳機。

    而有些膽子比較小,腦子也比較聰明的,已經邁步往外面跑去。

    他們知道自己不可能是丁政的對手。

    留在這里反抗只能死。

    唯有逃跑,說不定丁政覺得追他們太浪費時間,還會放他們一命。

    丁政當然沒有追,但也沒有繼續出手,它雙手往下壓了壓,趕緊說道:“別緊張別緊張,我不是來殺你們的!

    “我只是找他而已!

    丁政指著地上那灘人渣。

    “他是你們這里的最高指揮者,那剛剛射向我的炮彈,應該也就是他下的命令吧?”

    美國大兵們不明所以,但不敢不回答,還是點了點頭。

    “那我現在說是正當防衛,沒問題吧?”丁政又問。

    大兵們臉都綠了,但依舊只敢點頭。

    “你們中,應該再沒有給那幾發炮彈下命令的人了吧?”丁政繼續問。

    這下,大兵們的腦袋都搖的像波浪鼓。

    丁政攤開雙手:“那不就得了,我干嘛要殺死你們呢?對吧!

    更加瘋狂的點頭。

    “記得把這件事情傳達給你們總統,告訴他,這全是這個人的錯啊,我對努布拉島與美國之間的和平,可是很重視的!

    繼續點頭。

    丁政笑了笑,臉上滿是嘲弄,轉眼便離開了數千米。

    這些大兵當即癱軟在地,為自己能夠活下來感到慶幸。

    如果這一隊人,數量上百,甚至近千的話,丁政說不定會直接出手將這些人全部殺掉。

    但僅僅這么十多個人,死不死,對它而言一點都沒影響。

    反而是這樣光明正大的侮辱美國和克恩,還讓他們無法反擊,只能吃悶虧。

    更爽一些。
2020重庆时时什么时候开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