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黑夜彌天

第一百六十六章:大神魔體,氣血真龍,古劍仙悟道【新書求一切】

    “我晉國還沒輸!

    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一時之間,引來眾人矚目。

    莫說圍觀修士,皇甫天龍和晉國一代弟子們,也不由看向說話之人。

    那是一個新晉弟子。

    感受到眾人的目光,后者有些膽怯。

    “你在胡說什么?”

    羽袍男子皺眉,看向這個新晉弟子,認為他在胡說八道。

    “師兄,我沒有胡說,還有一個人,可以擊敗他!

    后者硬著頭皮開口,神色無比堅定。

    這一刻,所有人都好奇了。

    不知道他說的是誰。

    “誰?”

    羽袍男子也有些好奇了。

    “是葉平,若葉師兄在此的話,不會敗!

    他繼續開口,道出一個名字。

    此話一說,剎那間所有新晉弟子,包括一些四代弟子也不由開口了。

    “沒錯,若是葉師兄在此的話,一定能贏!

    “對對對,把葉師兄給忘記了,葉師兄雖然比皇甫天龍年長幾歲,但卻凝聚出氣血烘爐,能打過!

    “是的,大龍象古術雖強,氣血烘爐也不差!

    “沒錯,即便葉師兄不能贏,但至少也能與之一戰,況且葉師兄乃是新晉弟子,論輩分的話,皇甫天龍是四代弟子,雖敗猶榮!

    這一刻,所有新晉弟子們紛紛開口,他們皆然認為葉平能贏,也有人覺得,即便葉平不能贏,但也不會輸的太慘。

    只是他們的言語,瞬間吸引到了眾圍觀修士。

    “葉平?這個名字怎么有些耳熟?”

    “晉國學府還有這種天才?二十來歲凝聚出氣血烘爐?”

    “如若沒有撒謊的話,氣血烘爐的確不弱于大龍象古術!

    “氣血烘爐,體魄如龍,若真這種天才,的確可以一戰啊!

    “估計這個葉平,乃是晉國學府的秘密天才,想要在十國大比上大放光彩吧?”

    “既然有這等存在,那為何不早點請來?”

    人們議論,充滿著好奇,在他們眼中,晉國學府雖弱,但總有點底牌吧?所以他們相信。

    這一刻,皇甫天龍也來了興趣,他看向晉國學府的弟子,而后開口道。

    “如若真有這種天才,還望請出來一戰!

    他眼神當中,滿是戰意,很渴望與這個所謂的葉平一戰。

    因為氣血烘爐,的確不差。

    “葉師兄并不在學府內,他有事離開了!

    “如若你愿意等的話,我們可以想辦法聯系葉師兄!

    “是的,我們可以去聯系,不過我等沒有說謊!

    聽到請人,新晉弟子們有些尷尬了,因為葉平并不在學府當中,若是在的話,他們自然已經去請人了。

    “不要亂語!

    但就在這時,羽袍男子出聲,訓斥眾弟子。

    他一開始的確有些好奇,還真以為有什么強者,可聽到葉平的名字后,內心卻充滿著失望。

    所以他開口,讓他們不要亂語,別繼續丟人了。

    “師兄,葉師兄的確很強,可以迎戰!

    有新晉弟子還繼續開口,認為葉平不弱。

    “住嘴!

    羽袍男子有些動怒了,還嫌丟人不夠嗎?

    只是就在這時,皇甫天龍的聲音響起了。

    “我挑戰十國,并非是追求無敵之路,也并非是想要羞辱任何學府!

    “說出來諸位可能不信,我皇甫天龍,只想求敗,而不是想要求勝!

    “我想被人擊敗,因為只有敗,才能讓我意識到,我還不夠強!

    “這位師兄,若是晉國的確有這樣的天才,希望能讓他出來與我一戰!

    皇甫天龍這番話緩緩說出,只是這個理念,卻讓眾人不由一愣。

    這天底下所有人都想著求勝,那里有人愿意求敗啊。

    但真正的強者,卻能理解皇甫天龍這番話的意思。

    求勝者,比比皆是,但求敗者才是真正的恐怖,這種人的意圖太大了,通過失敗來吸取教訓,從而每一次失敗之后,都會有巨大的提升。

    這很恐怖,若是這種路走成功了,未來前途不可限量。

    “皇甫師弟,我晉國學府并無這樣的天才,只是這些師弟還是有些不服氣罷了,晉國輸了,這是不爭的事實,也恭喜皇甫師弟連勝十國,打破紀錄!

    羽袍男子開口,他這般說道,心甘情愿地認輸。

    此話一說,皇甫天龍眼神當中的失望之色更多了。

    他嘆了口氣,最終搖了搖頭道。

    “十國大比之前,我一直會在晉國國都內,如若葉平來了,勞煩轉告!

    皇甫天龍留下這句話,或許在別人眼中,晉國弟子在撒謊,但皇甫天龍卻希望這是真的,他想等待一個能擊敗他的人。

    雖然可能沒有。

    他離開了,連勝十國,沒有讓他臉上有一絲絲開心。

    人們詫異,實在不明白皇甫天龍到底在想什么。

    或許,這就是天才吧。

    而此時此刻。

    青云道宗。

    對于青云道宗來說,無論外面發生了任何事情,都傳不到這個小小的道門內來。

    青云后崖當中。

    葉平盤坐在一旁。

    前些日子,度化數千魔神教弟子,再加上臨河鬼墳也度化了不少怨魂。

    這么多的功德,葉平不可能放任不管。

    海量的功德,雖然沒有度化百萬怨魂那么恐怖,但也不少了。

    足可以讓自己提升部分實力。

    境界修為,太古神魔煉體訣,燭龍仙竅,度化金輪。

    眼下有四樣東西可以提升。

    度化金輪直接不考慮。

    燭龍仙竅的話,目前也只能加快修煉速度,三十六倍也差不多了,想要獲得下一個神通,需要激活到七十二仙竅,憑借自己體內的功德之力。

    也不可能激活到七十二仙竅。

    所以燭龍仙竅也不考慮。

    至于修為的話,葉平暫時不想考慮提升境界,畢竟還在研究當中,研究出一個完美筑基法,再去好好提升,豈不妙哉?

    所以,最后的選項就是,肉身。

    恩,肉身。

    如今自己的肉身,乃是小神魔體大圓滿,還不是大神魔體,雖然只是半步之遙,可葉平也清楚,這半步之遙相差有多大。

    就好像,筑基大圓滿和金丹境一樣。

    任憑你筑基再如何,不是金丹就不是金丹。

    這是質的變化。

    想到這里,葉平也沒有廢話,體內的功德之力,化作滾滾靈氣,直接沒入肉身當中。

    不僅僅如此,三十六道燭龍仙竅,也在同一時間瘋狂吞吐靈氣。

    轟!

    轟!

    轟!

    葉平在不斷淬煉自己的肉身。

    小神魔體距離大神魔體,就差最后一步,一旦突破,便是天翻地覆的差距。

    而不遠處。

    古劍仙也注視著地上的劍痕。

    大旭坐在山崖上,靜靜地看著葉平,他的目光,全部落在葉平身上,畢竟古劍仙這種廢物,不值得他看。

    至于夏青墨,她則站在大旭身旁,眺望著前崖上的蘇長御。

    山崖下。

    古劍仙安靜無比地看著這道劍痕。

    第一眼看去,平平無奇。

    第二眼看去,有一些東西。

    第三眼看去,古劍仙波瀾不驚的目光當中,忽然流露出一絲驚訝之色。

    當第四眼看去的時候,古劍仙眼中,出現了一道道劍術。

    甚至越看到后面,這劍痕所演化的劍招越多。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古劍仙波瀾不驚的眼神當中,出現了越來越多的驚訝之色。

    他發現這道看似普普通通的劍痕,居然在不斷推演劍招,這的確驚人。

    “無窮之劍,無窮之法,無窮之意!

    古劍仙心中震撼。

    他身為絕世劍仙,自然而然知道無上劍道有三重意境。

    第一重意境為看山是山境,學習劍招,越多越好。

    第二重意境為看山不是山境,萬千劍招,化為一劍。

    第三重意境為看山是山境,一劍萬招,萬招一劍。

    而如今的他,就停留在第二重境界巔峰之上。

    萬千劍招,在他手中,可以化作一劍。

    天下熙熙,一劍平之。

    天地因果,一劍平之。

    萬般無窮,一劍平之。

    可最后的一劍化萬劍,萬劍化一劍,卻遲遲無法領悟。

    然而沒想到的是,這小小的一道劍痕當中,居然蘊藏第二重境界,無窮之劍。

    這如何不讓他驚愕?

    劍法無窮,不斷衍生,這道劍痕的確讓他產生了不同感想。

    甚至越看越驚訝,越看感悟越多。

    實際上,這道劍痕當中,蘊藏著不僅僅是葉平的劍術,其中還包括葉平的無盡劍圖。

    尋常修士難以窺探到一二,但古劍仙乃是天下絕世劍仙,他自然能夠看到這無盡劍圖。

    也正是因為如此,古劍仙才有所感悟,否則的話,憑他乃是絕世劍仙,區區幾道劍法怎可能讓他感悟?

    古劍仙注視著這道劍痕,目光當中滿是期待,似乎已經陷入了無法自拔的程度。

    山崖之上,大旭收回了目光,他又將目光不由看向古劍仙。

    發現古劍仙看這道劍痕,居然看的津津有味,一時之間不由嘆了口氣。

    果然,不但廢物,人還有點傻,就這一道破劍痕,居然還能看的如此津津有味。

    而另一處,葉平錘煉太古神魔訣也到了最后的關頭。

    太古神魔煉體訣本身就只需要靈氣,不需要時間去錘煉,只要有足夠的靈氣,那么一切都不成問題。

    葉平幾乎將體內所有的功德,全部轉換為靈氣,錘煉肉身。

    但最終還是差一點點。

    就差那么一點點,這讓葉平有些難受。

    不過突兀之間,葉平忽然想到了什么,當下他不由想到了什么,而后立刻取出翡翠葫蘆。

    這口葫蘆,會自動吸收天地靈氣,如今這么長時間,自然凝聚了大量的靈氣。

    恰好可以幫到自己。

    翡翠葫蘆取出,果然就在此時,滂湃恐怖的靈氣在一瞬間加持而來。

    就如同一條洪流似的,直接沖破境界。

    “吼!”

    一道恐怖無比的龍吟聲響起。

    這一刻,整個青云道宗所有人都聽到了這道恐怖的龍吟聲。

    大旭,夏青墨,哪怕是古劍仙也不由朝葉平的方向看了一眼。

    “發生什么事情了?”

    青云前崖,還在思考人生的蘇長御,神色一變,他內心已經無比慌張了,但明面上卻保持的淡然。

    “地震了,地震了,快跑啊!

    “大師兄,快跑啊,地震了!

    “有兇獸襲擊啊,掌門,快跑啊!

    “瑪德,怎么回事?是那個姓朱的上門了嗎?”

    許洛塵,王卓禹,薛篆,林北四人紛紛從房內沖了出來,一個個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快把值錢的東西全部搬走!

    太華道人從大殿跑了出來,滿臉緊張道。

    “完了,完了,完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大師兄,大師姐,救我!

    陳靈柔跑出房內,也大喊大叫起來了。

    “都安靜點,沒什么災禍,是小師弟突破了,都去后崖看看!

    也就在這時,蕭暮雪的身影出現,一句話讓眾人定下心來了。

    不過很快,眾人的身影也紛紛趕往后崖。

    后崖當中。

    一條極其恐怖的紅色真龍,盤旋在蒼穹之上。

    蘇長御等人趕來時,一個個都不由目瞪口呆。

    這簡直是離譜啊。

    他們徹底驚愕了,知道葉平強,但沒想到葉平居然這么強,一次又一次刷新他們的認知。

    “這是什么功法?我怎么感覺小師弟好像一條真龍轉世?”

    “何止是真龍轉世啊,我都覺得小師弟就是一條龍!

    “什么龍?一條龍?”

    “小師弟這個功法是誰給的?怎么會這么強?”

    他們開口,眼神當中充滿著震撼。

    尤其是蘇長御,他更是驚訝,葉平這功法是誰給的。

    天穹之上。

    是一條真龍,足足百丈,栩栩如生,但整條真龍纏繞著血色,充滿著狂暴與兇狠。

    而真龍之下,便是葉平。

    轟。

    葉平的氣血烘爐出現,上面浮現一個個古字,如同大道符文一般,又似上古神文。

    原本葉平的烘爐有三丈之大,可現在葉平的烘爐,足足有七十二丈,看起來極其恐怖,遮天蓋地。

    而葉平的肉身,也在瘋狂蛻變,他的肉身,纏繞金色光芒,如同一輪太陽,耀眼而奪目。

    他的氣血,旺盛可怕,仿佛蟄伏著一條真龍,呼吸之間,更是傳來雷鳴之聲。

    咳。

    咳。

    咳。

    也就在這時,葉平突然咳血。

    “葉平!

    太華道人第一個緊張起來了,只是蕭暮雪的聲音立刻響起。

    “師父,小師弟沒事,他吐的血,是五臟之中的雜質,他在精煉五臟,對他有巨大的好處!

    蕭暮雪立刻開口,此話一說,眾人不由松了口氣。

    “難以想象,這世間怎么會有這種功法,也不知道小師弟遇到了誰,居然得到了這種無上煉體術!

    蕭暮雪喃喃自語,覺得葉平福緣太好了,居然得到了無上煉體術。

    “可惜我乃劍修,不然的話,也可以嘗試修練一番!

    蘇長御也開口,他雖然這樣說,看似好像不是很羨慕,但心中已經酸的流淚了。

    不遠處。

    葉平一連咳了十一口血,每一口血都是黑色的。

    這是他五臟六腑之中最后的雜質。

    咳出這十一口血,五臟六腑將徹底得到精煉,返至先天,擁有無與倫比的威力。

    而且大神魔體的修練之法,就是針對五臟六腑。

    小神魔體,是錘煉肉身體魄,而大神魔體是針對五臟六腑。

    內圣外王。

    “吼!

    也就在這一刻,氣血真龍忽然撲向葉平。

    而葉平頭頂上的烘爐,直接掀開蓋子,直接實化,將這條氣血真龍直接吸取進去。

    隨后爐蓋合攏,剎那間恐怖轟鳴聲響起。

    整條山脈都能聽見這可怕的轟鳴之聲。

    足足持續了一炷香的時間。

    最終這條真龍被葉平降服了,很快滾滾血氣沒入葉平體內。

    這一刻,氣血烘爐當中,盤著一條幾乎實化的真龍。

    這是體修無上大圓滿的象征,氣血真龍。

    氣血烘爐,是無數體修都夢寐以求的異象,當氣血雄厚圓滿時,會化作一口天地烘爐,吞并一切,煉化為滾滾精氣。

    而當體魄再度增強時,就會凝聚出氣血真龍。

    轟!

    葉平的境界也有所松動,強大的體魄,讓葉平不得不提升境界。

    畢竟如此恐怖的體魄,若是境界太弱的話,也無法撐得住。

    只是葉平還是強行將境界壓回去了。

    他還沒徹底想明白,所以暫時不想突破境界。

    所以恐怖的氣血之力,葉平蘊藏在氣血烘爐之中,等到自己確定未來道路時,再吸收這些氣血之力。

    睜開眸子。

    葉平吐出一口氣。

    這一刻,他有一種截然不同的感覺。

    實力暴增百倍以上,而且這還不是最完美的狀態,因為境界被壓制到了筑基初期,若是不給予壓制的話,可以直接突破到筑基后期。

    但想要完美施展出氣血真龍的實力,必須要抵達金丹境,否則無法真正發揮出氣血真龍的威力。

    不過,即便是如此,也足夠強了。

    “大師兄?”

    “師父?”

    “諸位師兄?”

    “你們怎么在這里?”

    葉平睜開眸子,他收回心神后,下一刻便不由看向不遠處的眾人。

    蘇長御等人皆然咽了口唾沫。

    聽到葉平的聲音,蘇長御第一個開口了。

    “見你突破,前來為你護道,怕你心急,走火入魔,不過你很不錯,沒有出什么差錯,既然沒事了,師兄先走!

    蘇長御不愧是嗶王,明明是被吸引過來的,卻非要說是為葉平護道而來。

    而葉平當下明悟,隨后作揖道。

    “多謝掌門及諸位師兄關心,師弟已經突破成功,還得多謝大師兄賜法!

    葉平作揖感激道。

    只是,剎那間,一雙雙目光不由落在了蘇長御身上。

    這功法是你給的?

    尤其是太華道人,更是一臉震撼。

    一瞬間,蘇長御愣了。

    多謝我賜法?

    我什么時候賜法給你了?

    小師弟,你不能睜著眼說瞎話?

    “大師兄,大師兄,我也想學這個!

    陳靈柔的聲音忽然響起,指著葉平,看向蘇長御道。

    蘇長御:“???”

    你想學?我也想學?

    可這功法不是我

    嘶!

    剎那間,蘇長御突然愣住了。
2020重庆时时什么时候开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