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人間苦 甲六一

第1267章 像個紙人

    二柱子看到段曉紅被制住,眼睛一下就紅了,想往上沖。

    “臭狐貍,你給我松開小紅。

    聽見沒,要不我潑灑主的光輝!

    段曉紅被胡小草抓著,想攔著二柱子也伸不上手,著急的大喊。

    “二柱子,那是胡師傅,你耍啥酒瘋?

    別給我添亂,行不行?

    半杯白酒給你喝這樣,咋就不吃點菜呢?”

    胡小草也急眼了,輩分在這呢,臭狐貍是二柱子能叫的嗎?

    “二柱子,給你臉了吧?

    來,把你的主叫來,我讓他有來無回!

    場面馬上就要失控的檔口,小二一手拉開了胡小草,一條腿壓住了二柱子。

    “你們差不多行了,別太過分啊!

    “二小哥,你松開,我今天”

    “小二哥,你別攔我,她動小紅就不行。

    我不能在旁邊看著,人間正道是”

    看到他們鬧成一團,蔡根和龍少都傻眼了。

    這群都是什么貨?

    這算是群口相聲,還是小品?

    一時間都不知道該咋樣往下繼續了。

    姜還是老的辣,佟愛家終于開口了。

    “都給我老實點,一會炕都榻了。

    不就是一個條幅錢嗎?

    我出了,行不行?

    屁大點事,扯來扯去,都閑的吧?”

    佟愛家作為活人里歲數比較大的存在,還是有一定的說服力。

    動手的四個人,都消停了。

    圍著僅存的炕桌,一聲不吱,就好像剛才什么也沒發生一樣。

    只有小孫撇了撇嘴,自顧自的念叨。

    “裝什么大輩,我三舅還差一個條幅錢咋地?

    臭貓,你趕緊的,說不說了?”

    蔡根和龍少相視一笑,掩飾內心的尷尬。

    之所以演著一出,可能是經歷了昨天緊張的一夜,心態調整上出了問題,大家都有點用力過猛了。

    就像是剛從戰場上下來的士兵,都需要時間來慢慢適應了。

    嘯天貓本來還沒講完,有點不上不下的。

    終于恢復了平靜,他沒搭理小孫,蹦到桌子上繼續剛才的話題。

    龍少不再提冠名的事情,專心的看向自己的流程表,繼續背詞。

    蔡根下了炕,從地窨子的小窗戶看向太清溝。

    人是越來越多,岸邊的車都快停滿了。

    看樣,大年初三,大伙都比較閑,來這湊熱鬧,也比在家打麻將強。

    圍著太清溝的冰面,是一圈做買賣擺攤的,不少攤位還冒著熱氣,門類挺全啊,有點像廟會。

    這太青溝村的村民,真是會做買賣,也不知道龍少是怎么調動的,真像那么回事。

    剛想問龍少,蔡根就看見幾輛越野車,像是狗攆兔子一樣開上了太清溝的冰面。

    那發動機的轟鳴聲,從改裝后的排氣管子里傳出來,炸街是肯定的,蔡根在封閉的地窨子里都聽得很清楚。

    越野車都是改裝過的,蔡根也是參加過越野車比賽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來。

    只是自己不夠專業,看不出來改得怎么樣。

    “小水,你來看看,他們的車跟納啟比,誰更好!

    貞水茵本來聽評書很著迷,畢竟嘯天貓現在也算自己半個同行,取長補短,也算是學習的機會。

    被蔡根一叫,不情不愿的也下了炕,順著小窗戶看了出去。

    “不是一個檔次的,沒法比!

    噢,蔡根點了點頭,畢竟自己花了八十萬改裝,納啟總算沒給自己丟人。

    “貼得花里胡哨的,原來是假把式啊。

    他們咋還在冰面上漂移呢?

    越野車也能漂移嗎?

    重心那么高,不會翻車嗎?”

    貞水茵嫌棄的看了眼蔡根,咋就那么自以為呢?

    “蔡哥,沒外人的時候,這些話你說也就說了。

    有外人的時候,咱們還是別探討賽車的話題了!

    蔡根一下就不樂意了,啥意思?

    “不是,小水,我咋地也是越野比賽的亞軍,還有獎狀呢!

    “我的蔡哥啊,你咋得的獎狀,自己忘了?

    那不是土地婆蕭蕭推過去的嗎?

    到終點的一共就兩臺車,你的亞軍說出去也不露臉啊!

    蔡根沒有糾結亞軍的事情,確實沒啥底氣。

    就像小時候跑越野得冠軍那次一樣,亞軍帶著剩下的人全都跑錯路了,自己壓根沒有對手。

    “你懂,你說說!

    貞水茵看了一會那些原地漂移的越野車。

    “車都是好車,改的也下本錢。

    最次的都能買納啟兩三個。

    只是,手太潮,門外漢,白瞎這幾輛車了。

    冰面上阻力小,拖拉機都能漂移,何況越野車?

    這就是典型的燒包,狗屁不是!

    兩三個?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蔡根就已經忽略了手潮不潮的問題。

    納啟沒修以前,五六十萬,改裝候成本價八十萬。

    能買納啟兩三個?

    那就是二三百萬嗎?

    一個破越野車,二三百萬嗎?

    又不是艾福一的賽車。

    二三百萬還是這幾輛車里最差的。

    蔡根除了長嘆一聲,還能怎么樣呢?

    貧窮確實限制了自己的想象力。

    仇富的情緒一下占據了主導,蔡根也開始嘲諷。

    “狗屁不是,轉啥轉?

    那么多人呢,也不怕碰到?

    再說了,這么大聲,不怕擾民?

    小水,要不咱們報警,說他擾民吧?”

    貞水茵使勁的拍了拍蔡根的肩膀。

    “蔡哥,你克制一下,別動不動就腦抽。

    我都看出來你的紅眼病了,不太好!

    說完,貞水茵回炕上聽評書了。

    自己又腦抽了嗎?

    蔡根理智的分析了一下,確實有點腦抽。

    上午,野外,擾個屁民?

    自己的腦子難道丟在太清溝下面了?

    不行,自己必須要恢復正常,繼續腦抽下去,不一定干出什么事情來。

    沒有跟其他人打招呼,蔡根出了地窨子,決定轉悠轉悠,冷靜一下。

    看到蔡根出去了,小孫連忙穿鞋下炕,緊跟也出去了。

    不為別的,小孫的眼力絕對一等。

    自從蔡根太清溝下面上來,他看著就有點古怪。

    外表雖然只是消瘦了一些,一切行為也算正常。

    但是,在小孫眼里。

    蔡根現在給他的感覺,就像是一個外強中干的紙人。

    不一定哪陣風一吹,就倒了起不來那種。

    所以,蔡根一個人出去,小孫必須得跟著,真是不放心啊。
2020重庆时时什么时候开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