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大周仙吏 榮小榮

第23章 暴怒

    要說女皇仁慈,李慕是沒有什么懷疑的。

    雖然登基的時間不久,但她在位之時,施行的都是仁政,很多時候,也會考慮民心,如陽縣惡靈一事,縣令一家被屠,她并沒有按照慣例定論,而是順應民意,赦免了小玉的罪責。

    但要說她大度,李慕是不太相信的。

    女人是記仇的生物,這和她們的身份,性格,以及所處的位置無關,柳含煙會因為李慕說錯話,當天就不上他的床,李清也會因為張山的口無遮攔,隨便找一個理由罰他巡街三天。

    女皇陛下位高權重,但畢竟只有二十八歲,這個年齡的女人,雖然已經可以稱之為御姐了,但內心往往還沒有從少女轉變過來。

    而少女心思多變,斤斤計較者居多,往往不太可能大度。

    當然,女皇陛下大不大度,和李慕關系不大,他是堅定的女皇黨,只會維護她,是不會主動去得罪她的。

    梅大人和李慕莫名其妙的說了一番話,就離開了都衙,這讓李慕有些摸不著頭腦。

    他總覺得她話里有話,卻猜不透她的具體意思。

    李慕不再猜想,為了確認昨天晚上的事情是不是意外,他再次迫使自己進入睡眠,一早上試了無數次,那女人一次都沒有出現,李慕的一顆心才終于放下。

    至今為止,修行界對于心魔,都只是一知半解。

    有人的心魔并未具象,只是一種情緒,這種情緒會讓人無法靜心,阻礙修行。

    這種是最低級的心魔。

    高級的心魔,能影響主人的性格甚至靈智,一些意志不夠堅定的修行者,會被心魔入侵,失去自身靈智,徹徹底底的淪入魔道。

    更高級的心魔,甚至能具象出另一種人格,與修行者爭奪身體的控制權。

    李慕擔心的,便是他遇到了這種心魔。

    只是奇怪的是,他潛意識中形成的心魔,為什么會是一個女子,而且還有那種特殊的癖好。

    那女子在他的夢中,實力強的可怕,李慕根本無法戰勝。

    好在昨晚之后,她就再也沒有出現過,李慕打算再觀察幾日,若是這幾天她還沒有出現,便說明昨夜的事情只是一個巧合。

    三日之后的清晨,李慕抱著小白,從床上醒來。

    撫摸著小白光滑的皮毛,李慕的一顆心徹底放下。

    這三天里,夢里的女人一次都沒有出現。

    心魔一旦滋生,便不受控制,三天的平靜,近乎可以確定,那天晚上的連環夢,并不是因為心魔。

    雖然具體的原因李慕還不清楚,但只要不是因為心魔,什么原因都好說。

    精神煥發的來到郡衙,張春詫異的打量著他,問道:“遇到了什么喜事,這么高興?”

    李慕道:“睡得好,精神自然好了!

    張春點了點頭,說道:“是啊,還是大宅子睡的舒服,下衙有時間去本官的家里喝茶……”

    李慕擺擺手道:“下次有機會吧……”

    聽到他嘴里提起大宅子,李慕心里又開始難受。

    這是典型的得了便宜還賣乖,張都尉,不,現在應該是張都丞,這幾日春風得意,又升官又遷宅,最重要的是,他享受的這一切,本應都是李慕的。

    他很好的報了當日自己受苦受累,最終被李慕坐享其成的舊怨。

    李慕不想看到張春,走進一間值房,問王武道:“這幾天魏鵬在牢里怎么樣,有沒有鬧事?”

    今天是魏鵬出獄的最后一天,李慕這幾天擔心心魔,差點兒將他忘了。

    “沒有!蓖跷鋼u了搖頭,說道:“他一直在牢里看書!

    李慕微微一愣,問道:“看書,什么書?”

    王武道:“他進去之后,讓楊修給他送了一部《大周律》,這幾天除了吃飯睡覺,都在看書!

    不怕流氓膽子大,也不怕流氓有文化,怕的是流氓膽子大有文化又懂法,魏鵬在李慕這里吃了幾次暗虧之后,似乎已經痛定思痛,決定以律法來戰勝律法。

    如果他真的熟讀大周律,或許真的能給李慕造成一些麻煩,

    起碼,他下次想釣魚,就沒那么容易了。

    這是以后的事情,李慕不再去管魏鵬,走出都衙,沿街巡邏。

    身為捕頭,巡邏本不是李慕的職責,但為了念力,即便是這種小事,他也親力親為。

    百姓們依舊熱情的和他打招呼,但身上的念力,已經寥寥無幾。

    這是因為很大一部分念力,被張春分去,再加上上次的事件,已經過去了幾日,熱度不再,百姓身上,不可能持續有念力產生。

    想要持續獲得念力,就必須再做出一件讓他們產生念力的事情。

    但代罪銀法廢除之后,神都大部分官宦子弟,都消停了許多,李慕也不能不分青紅皂白,上去就將他們暴揍一頓,以前是為了推動變法,現在已經沒有了正當理由。

    一陣馬蹄聲由遠及近,三道騎馬的身影,從李慕前方不遠處的路口疾馳而過。

    代罪銀法廢除之后,已經極少有人在街頭縱馬,此人李慕見過一次,正是王武勸告李慕,不能招惹的周家子弟。

    百姓們指著那周家子弟離開的方向,議論紛紛。

    李慕想了想,大步追了上去。

    想要獲得百姓念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越是別人不敢做的事情,他才越是要做。

    李慕剛剛走到街口,忽然聽到前方傳來一陣嘩然,夾雜著百姓的驚呼。

    李慕面色一變,飛快的向著前方人群聚集處跑去。

    剛才縱馬的周家子弟,此刻還騎在馬上,那匹馬正前方的街道上,有一道長長的血跡。

    前方數丈遠處,躺著一道人影。

    那是一個老者,胸口凹陷,躺在地上,已經沒了氣息。

    李慕雙目金光涌動,并沒有發現他的三魂,只有他尸身上空,飄灑著的淡淡魂力。

    他已經死了。

    七魄尚在,三魂已散。

    凡人的三魂,會隨著疾病,年齡的增長而日漸衰弱,臨終之時,已經無法化為陰靈,只有生前有極強的執念未了,怨念未平,冤死橫死,才有化為陰靈的可能。

    百姓們遠遠的圍著,看著躺在街上的老者,可惜的搖了搖頭。

    剛才這三人縱馬過來,路人紛紛閃避,這老者年紀大了,腿腳不便,沒有避讓得及,不小心被撞飛數丈,以他的年紀,恐怕是兇多吉少了。

    “干什么干什么,都圍在這里干什么?”

    幾名刑部的差役,分開人群走出來,看到躺在街上的老者時,為首之人上前幾步,伸出手指,在老者的鼻息上探了探,臉色瞬間陰沉下來,低聲道:“死了……”

    他抬起頭,指著騎在馬上的年輕人,大罵道:“混賬東西,你……,你,周,周處公子……”

    看清馬上之人時,他哆嗦了一下,立刻道:“我們還有要事要辦,告辭……”

    說罷,幾人便飛快的溜出人群,消失不見。

    圍觀百姓見此,面色晦暗,紛紛搖頭。

    刑部雖然和周家不屬于同一陣營,但即便是他們,也不敢得罪周家。

    兩名中年男子已經下了馬,臉色有些難看,看了那年輕人一眼,說道:“三公子,您先回去,這里我們來處理!

    年輕人看了那老者一眼,一臉晦氣,皺起眉頭,正要調轉馬頭,卻被一道人影擋在前面。

    “是李捕頭!”圍觀百姓中,發出了一陣驚呼。

    年輕人冷冷的看了李慕一眼,說道:“讓開!

    此人一張口,李慕便聞到了濃重的酒氣。

    酒后縱馬,撞死百姓之后,竟然還想逃離現場,李慕冷冷道:“給我滾下來!”

    年輕人面露殺意,一甩馬鞭,竟然直接向李慕撞來。

    “殺人逃竄,還敢襲捕!”李慕的身影躍起,一腳踹在此人的胸口,年輕人直接被踹下了馬,幸而有一名中年人將他凌空接住。

    李慕含怒出腳,力道不輕,然而年輕人胸口,卻傳來一道反震之力,他只是被李慕踢飛,并未受傷。

    即便如此,也讓他滿臉怒色,指著李慕,對兩名中年人道:“殺了他!”

    兩名中年人面色發苦,這位小祖宗,當真是被寵壞了,縱馬撞死一人,還有周旋余地,若是再殺這名公差,怕是會惹下不小的麻煩。

    一人看著李慕,說道:“這位是周家四爺的小公子!

    他擔心李慕不認識周處,先自報身份。

    周家二字,在神都,是僅次于陛下的震懾,他若是個聰明人,就應該知道怎么辦。

    李慕沉著臉道:“我不管什么周家公子吳家公子,本捕頭食國家俸祿,此人當街殺人,若是讓他就這樣走了,怎么對得起陛下,怎么對得起這神都百姓?”

    圍觀百姓臉上露出激動之色,“不愧是李捕頭!”

    也有人面露擔憂,說道:“這可是周家啊,李捕頭怎么可能抗衡周家?”

    刑部那幾人遠遠的看著,雖然他們和李慕并不對付,甚至還有些仇怨,但此時,以前的恩仇,早就被他們忘到了腦后。

    領頭的差役看著李慕,面色復雜道:“這次我真服了!

    他身旁的一人搖頭道:“不服不行……”

    最后一名捕快張大嘴巴,說道:“這家伙,真的是天不怕地不怕啊……”
2020重庆时时什么时候开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