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千秋不死人 第九天命

第三百八十六章 無雙登門

    “煉化了此印記,日后世上在無人能夠與我為難!”虞七心頭念動,手中印記化作一縷煙霧,被其口鼻吸收,然后冥冥中一股難以言述的滿足感在心中升起。

    “成了!日后我不在屬于殺破狼之一,紫薇那小子若是還想著用命格之力影響我,純屬癡心妄想。不過,到了此境界,一身本事堪稱無可匹敵!神通變是當真強大,就連星空中的星辰,也能為之撥動!這第八變與第七變,簡直是天差之別,瞬間便躍升了一個檔次!”虞七心中念頭電轉。

    虞七心中震撼,卻不知此時整個九州內外,所有人都駭得失神,呆呆的看著空蕩蕩的藍天,照射在身上和煦的陽光,只是所有人都心中一片哇涼,感受不到萬分暖意。

    不論是站在最頂尖的人王級高手,還是那些才剛剛觀摩天地氣機的煉神高手,面對著那浩蕩的天地之力,所有人都失神了。

    太強了!

    強的簡直不可思議!

    摘星樓上,子辛面色凝重,他以為自己得了昆侖鏡,又煉入蚩尤魔神的四肢,便已經是最頂尖高手,天下間再無抗手。

    可是此時看到那遮蔽星河的一掌,子辛的一顆心瞬間沉落到谷底:“不夠!還不夠!還不夠強!世上竟然有如此強者,打破命數、打破天地桎梏超脫出去,我這么點本事又算的了什么?”

    不單單是子辛,所有人都不由得為之心神駭然,雷震子看著天空中的旭日,雙目失神不知道在想著什么。

    天下一片寂然,不知為何所有的一切,都詭異的安靜了下來。

    再無任何風波,整個天下一片寧靜。

    羑里

    西伯侯身前八卦化作齏粉,此時手掌顫抖的端坐在哪里:“這等存在,我就算真的證就圣道,又豈能力敵?”

    “不可思議的力量!世上怎么還會有如此古老的存在?當年逐鹿大戰之時,不是已經天地大變諸神沉淪,怎么還會有這等情況出現?”西伯侯的心中有太多不解。

    稷下學宮

    無雙公子收回目光,手中書籍何時墜落在地,也不可知道。

    “當真是叫人癡迷的偉力,我若能擁有如此偉力,豈非天下無敵了?我妖族又何苦這般謀劃,早就已經成就大業了!什么人王、教祖,全都給掀翻下去!”無雙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不能拖延了。就連這等存在都出來了,可見天地大變即將又一次到來。不成圣,終為螻蟻,而我絕不想成為大勢下一只隨時都可能會被浪潮碾死的螻蟻!

    無雙公子想到這里,將地上的書籍撿起,然后腳步匆匆的走出了稷下書院。

    終南山

    重陽宮道場

    崇丘公子一路欣賞著重陽宮景色,看著無數弟子在群山間雕琢,打磨著一道道精細的紋路,整個重陽宮云霧繚繞,似乎處于世界之外,別有一番景致。

    “好大的家業,我不如也!”無雙公子不得不承認,他確實是比不上那個攪動九州風云的青年。

    若是設身處地,雙方置換位置,他不論如何都想不到破局而出的辦法,只能隨波逐流成為其中的一個浪花。

    但偏偏他不但破局而出,反而在人族九州最中心的中土神州,創造出了諾大家業。

    近乎于億萬的百姓,就算比之西岐也絕不會差。

    來到重陽宮大殿,大殿中不曾供奉神祗,只供奉著一個雕像。

    一個虞七的雕像!

    “好大氣魄,竟然叫天下眾生叩拜,當真是不同凡響!”無雙公子吧嗒著嘴,然后一路兜兜轉轉,竟然不經意間避開了守山弟子,一路徑直來到后崖。

    摩崖石刻處,立著一道身穿白衣的人影,此時正仰頭看向蒼穹,周身氣機收斂到極致,似乎與天地分割開來,處于另外一方世界。

    明明對方就站在哪里,但是無雙公子的感官中,眼前卻并無此人,一道人影都沒有。

    太過于奇異邪門了!

    “拜見先生!”無雙公子看著虞七的背影,趕緊連忙上前叩拜。他雖然沒有見過虞七,但整個重陽宮能有如此修為的,怕是唯有虞七一人。

    “咦,有趣!有趣!”虞七聞言自天外收回目光,他現在第八變修成,正在考慮第九變的事情。

    第九變神靈變!

    可以化身天地間的所有神靈!

    包括傳說中高高在上的先天神祗!

    “我現在的修為,未必會差了傳說中的先天魔神,可是這第九變的意義何在?”虞七將心中疑惑暫時壓下,看向了山腳下那一襲白衣的無雙公子。

    風度翩翩,俊美異常,確實是堪稱無雙二字。

    “有趣?先生為何會覺得在下有趣?”無雙詫異道。

    “一體兩生,難道還不有趣?”虞七一眼便看破了眼前無雙公子的底細。

    無雙公子聞言身軀一顫,不敢置信的看著虞七:“不可能!你怎么能看出來?”

    這可是他妖族秘法!傳承于女媧的秘法。

    “我不但知道你一體兩生,我還知道你的靈魂是妖族。雖然你轉世投胎為人族,看起來與人族并無區別,甚至于具備了人族的三魂七魄,但你靈魂深處的本質,卻依舊是妖族!”虞七笑瞇瞇的看著對方。

    對方的靈魂本源他覺得有些熟悉,但卻沒有深究。修為到了他這等境界,滄海桑田、歲月變遷亦不過在一念之間罷了,有什么值得他注目的?

    除非對方是圣人,到值得他多看幾眼。

    “你……你究竟修為到了何等境界?”無雙公子駭然了。

    “你費盡心思來重陽宮,必然不是無故放矢,可是有事相求?”虞七低下頭俯視著無雙公子。

    無雙公子此時被虞七震懾,一時間失了心魄,不敢大意,連忙上前恭敬一禮:“拜見先生,弟子今日來此,是欲要求孔圣金頁。素聞先生手中有孔圣金頁,弟子欲要求取一二,還望先生允許!

    “你可是異族,現在既然知道我看穿了你的底細,你還想求取金頁,莫非覺得我會將東西給你?”虞七面帶好奇的打量著眼前青年。

    “當然不會叫先生將那金頁白白給我,而是我早就準備好了交換之物,先生且看我這寶物,價值幾片金頁?”崇丘公子自懷中掏出一個巴掌大小,呈現土黃色的晶石。

    土黃色的晶石上,流淌著一圈圈猶若是歲月般的年輪,與大樹的樹輪有九成相似。

    “這是……”虞七震驚了,有些不敢置信的伸出手,不待無雙公子反應過來,一把將那寶石奪了過來。

    手中攥著寶石,虞七一雙眼睛的目光似乎是黏在了上面,再也無法偏移分毫。

    “先生果然是識貨之人。圣人金頁雖然珍貴,但在這個世上只要用心尋找,卻不難找到。但是此物,普天之下唯有一個!”無雙公子笑著道。

    “說實話,錯非孔圣金頁有浩然正氣,對我修為有不可思議之功,不論如何在下也絕不會交換此物的!”無雙公子面帶惋惜。

    “你也識得此物?”虞七目光盯著手中的寶石許久,然后才轉過身看向無雙公子。

    “當然識得,此乃我妖族至寶,與女媧娘娘的乾坤圖放在一處。據說是當年女媧娘娘大戰后土,收取而來的寶物。此物喚作:大地之石。其內蘊含著最為精粹的大地之力,煉化可成大地不死之身。只要腳踏大地,便可不死不滅!”無雙公子侃侃而談:“若非我心懷圣道,欲要肉身成圣,只怕這大地之石還真不會拿出來做交易。畢竟,大地不死之身雖然有缺陷,但若練成卻也能長生不死,掌控大地之力,也是少有的神通!

    聽了無雙公子的話,虞七不再多說,只是意味深長的看了對方一眼,然后自袖子中一陣摸索,掏出了一本完全由孔圣書寫,拇指厚的書籍:“一本圣道手札,夠不夠換你的大地之石?”

    “夠!夠!夠!當然夠了!”無雙公子眼睛發亮,將那書籍搶過來,放眼打量,感受著其中圣道奧義,雙目內有神光流淌。只是不曉得為何,心中卻忽然升起一股不安。

    會不會太貴重了?

    他只是想換取三五頁圣道手札而已,結果對方給了自己一整本?

    他就忽然開始心中不安了!

    為什么?

    事情反常即為妖。

    “先生,我那大地之石,不值這一本手札吧?”無雙公子抬起頭,雙眼小心翼翼的觀察著眼前的白衣男子。

    二人俱都是一襲白衣,此時站在一處,一個妖異俊美,一個超然物外,卻是一道好風景。

    得了這圣道手札,他有七成把握,肉身成圣!

    但是為何對方卻成全了自己?

    莫非自家被算計了?

    無雙公子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沒錯!此物并非大地之石,而是大地之心!一顆完整的大地之心!大地之石不過此物的附屬品罷了,這東西值一本圣道手札!”虞七也不隱瞞,風輕云淡的道了句:“煉化此物,有大地造化,八成把握肉身成圣!
2020重庆时时什么时候开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