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第九星門 小刀鋒利

第三百八十八章 你不得不怎樣?

    這年輕人本能的察覺到一絲危險氣息纏繞住自己,但卻沒覺得自己哪里出了問題。

    是的,一切都是辣么的……完美!

    對,就是完美!

    凌逸身上的氣質太出眾,一看就是個凱子!

    即便他掩飾得已經很好了,正常情況下,星門中的那些中高層以上的人,根本無法看出破綻。

    但對年輕人這種終年混跡于星門底層,靠坑蒙拐騙為生的人來說,凌逸混在報名弟子的人群中,就像雞群里面混進來一只高傲的白鶴。

    哪怕把自己的毛染得五顏六色,也休想變成一只大公雞。

    總有一些身份地位奇高的星門核心弟子,想通過這種方式“體驗民情紅塵煉心”。

    嗯,他們管這個叫歷練。

    跑到自己星門最底層隨便廝混一下,就紅塵煉心了?就體驗民情了?就歷練了?

    對年輕人來說,歷練個雞兒?

    根本就是跑出來瞎胡鬧,出來瞎混的!

    這樣的人,他遇見的太多了。

    對付這種自以為自己隱藏得很好的小凱子,只需要一招就可以將其哄的服服帖帖

    賣慘!

    通過賣慘博取同情,然后就直接變現。

    誰要跟這種年輕的大人物交朋友?自己配么?人家也就這段時間“天神下凡”過來樂呵樂呵。

    等玩膩了,自然就回到該回的地方去了。

    所以,變現要趁早。

    過了這一村,就沒有這一店了。

    至于借給一個可憐的小人物的一點錢,誰會在乎這個?

    辣么高的身份,會回來找他要錢?

    太跌份了好嗎?

    都丟不起那個人!

    當然,對付不同的人,也需要不同的策略。

    賣慘也分很多種。

    年輕人自以為對付凌逸,用今天這種利益共享的方式是最好的。

    對方看重的,是坦誠,是面對金錢毫不掩飾的渴望!

    至于什么遺產一人一半這種,人家才不在乎呢。

    事情也進展得非常順利,對方果然上鉤了!

    對自己說的那些九分真一分假的話,顯然都聽進去了。

    可就是這最后即將變現的瞬間,對方那意味難明的一個笑容,卻把這年輕人笑得心里有些發毛。

    這時候,就聽見對面凌逸聲音溫和的說道:“我有一個更大的利益,你想要嗎?”

    年輕人頭皮在這一瞬間差點直接炸開。

    什么意思?

    被拆穿了?

    這么多年,他從未曾失手過,早已建立起了強大的自信和絕對上乘的心理素質。

    他看著凌逸:“大哥,您這話是?”

    “走,我帶你去個好地方!”凌逸依舊一臉溫和的笑容,就要拉著這年輕人離開這里。

    年輕人心里更毛了,他看著凌逸:“大哥……”

    “走嘛,咱們兄弟一見如故,你的事情就是大哥的事情,”凌逸微笑著說著,看著年輕人,“你不是已經看出來我不普通?不要怕,我有一樁更好的生意想跟你合作!”

    年輕人:???

    不過隨后,他頓時搖頭。

    把腦袋搖晃得跟撥浪鼓一樣,畏畏縮縮的往后退去,低著頭:“大哥,我突然想到,我還有點事情,要不借錢這事兒……”

    “你要是敢轉身就跑,我有一百種方法讓你生不如死,你喜歡的話,一千種也行!绷枰萜降瓬睾偷穆曇繇懺谀贻p人耳畔。

    這混跡星門底層數千年,坑蒙拐騙為生的年輕人頓時停下后退的腳步,不敢跑了。

    實際他的遁術還是很厲害的。

    有無數種偽裝!

    之前騙人,也曾在一群渡劫巔峰的圍攻之下從容逃走。

    但現在,他不敢逃了。

    因為他一點都不懷疑對方有這個能量。

    他苦著臉,主動走回到凌逸面前,躬身施禮:“公子,小人有眼不識真神,無意沖撞了您,您大人不記小人過……”

    凌逸看著他:“我要給你一場造化,你不想要?”

    “這……”

    年輕人苦笑道:“公子別拿小人尋開心了,小人就是個小螻蟻,能有什么大造化……”

    “你配讓我拿你尋開心嗎?”

    凌逸依舊聲音溫和,一臉微笑的說出讓這年輕人沒有絲毫憤怒,只有無盡膽寒的話來。

    他低著頭,不出聲了。

    “這生意簡單的很,我只要你找個機會,讓我進入到你們第六星門的藥園就行!

    凌逸圖窮匕見,干脆直接的說道。

    年輕人愣住,隨后面色蒼白的抬起頭,嘴巴微微張著,整個人完全說不出話來。

    他已經知道對面這位是誰了!

    只是想不到這位竟然如此膽大包天。

    偷了第七星門的家,如今還敢來第六星門?

    就不怕那些強大的圣域把他給生撕了?

    別看身處底層,可這群人的消息往往也是最靈通的。

    他們雖然拿不到太過高端的信息,但對一些八卦,卻是比任何人都要敏感。

    嗯,有句話叫小雞不撒尿,各有各的道。

    在得知眼前這位十有八九就是傳說中那位之后,這年輕人差點沒嚇尿了。

    這種感覺比中彩票中了幾個億都要刺激。

    怎么可能找上我?

    凌逸也沒著急逼他說話,知道得讓這位多緩一會。

    果然,半晌之后,這年輕人才苦笑道:“公子,您這……太看得起我了吧?”

    “就說行不行就完了,不行我換個人!绷枰萜沉怂谎,不以為意的道。

    老子信你個鬼呀!

    年輕人一肚子怨念,差點就脫口而出。

    這么大的事情,被我知道了,我不答應,你肯放過我?

    打死他都不信凌逸會有這么好心。

    “事成之后,這里我沒法待了,所以我要三……”年輕人說著,抬起頭,看著凌逸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底氣不足的道:“兩?哦不……一株,一株就夠了!我要一株!”

    凌逸看了他一眼:“你要是能讓我進去,事成之后,我給你五株!

    年輕人微微一怔,不過隨即便聽見凌逸又說道:“但是,如果你敢出賣我,我會當場殺了你!

    年輕人打了個哆嗦,一臉卑微的躬身道:“小人以本命元神發誓,若敢……”

    “行了!绷枰輸[擺手,淡淡說道:“我不在乎這個!

    片刻之后,凌逸跟這年輕人兩人,悄然離開聚集了大量年輕人的外門弟子報名現場。

    兩人的離去也一點都不引人注目,因為每到這種時候,聚集在這里的人都不計其數。

    隨時有人來,也隨時有人走。

    年輕人帶著凌逸,最終進入到第六星門藥園所在的那座古城。

    在這座古城里,年輕人很快就給凌逸找了一個合適的身份。

    “藥園那邊的圣級大藥,需要特殊的肥料,由極品礦石和藥材秘制而成,我認得一個專門送肥料的小廝,被我們戲稱送糞小哥!

    “那小子是個爛賭鬼,生性好賭,是個徹底的人渣敗類,過去曾有過一個道侶,但被他輸給別人了,有個女兒,也被他給輸給別人,后來不堪受辱自殺了……父母也都被他氣得早早就死了!

    “就這,還死性不改,每次收入到手不會超過兩個時辰便會輸光,這些年欠了不知多少賭債。好在他的工作比較穩定,干了這么多年,藥園那邊的人也都認他……”

    “說到這個,這家伙也是托了您的福呢,要不是您……嘿嘿,所以藥園那邊堅決不肯要生面孔進入!

    “我讓人做了個局,然后借給他大量的極品靈石,這小子……這次是別想走出那個賭場了!

    年輕人笑嘻嘻的說著,仿佛做這種事兒,對他一點心理負擔都沒有。

    “后續的事情,您也不用擔心,他會永遠消失在那個地下賭場,到時候您從賭場出來就行了……”

    凌逸沒有過問太多細節上的東西,對這種爛賭鬼的死活,也沒有很在意。

    一個早就該人間蒸發的廢物,死了也就死了。

    他倒是對這年輕人的能力,又有了一些新的了解。

    這世界果然不僅僅是大人物的世界。

    再卑微的小人物,也有自己生存的道道。

    很快,那個“送糞小哥”就被神不知鬼不覺的安排進了賭場。

    數日后,變作和那小廝一模一樣的凌逸,從賭場里一臉頹廢的出來。

    此時凌逸已經掌握了那人的所有資料,但他并沒有徹底相信這個年輕人,因為這家伙太精。

    如果他跑去告密,回頭第六星門這邊來個關門打……嗯,他也肯定不會太好過。

    再對自己實力有信心,偷大藥這種事兒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

    很快到了送肥料進藥園的日子,凌逸駕著幾頭巨大牛形生物的車,拉著一個內涵小世界空間的車子,進了藥園。

    同時,一道神念,始終停留在這年輕人身上。

    這年輕人確實非常聰明。

    眼看著凌逸進去之后,他直接返回了第六星門外門的收徒現場。

    繼續沒事人一樣坑蒙拐騙。

    但凌逸這道神念可以明顯感覺到這年輕人的不安。

    他跟這年輕人約定的時間,是一百二十個時辰,也就是人間的十天。

    到了第六天的時候,這年輕人明顯有些糾結起來。

    停止了在外門找肥羊坑的舉動,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一個人沉默著。

    到了第九天,這年輕人終于有些撐不住了。

    他悄然出門,在出門之前,翻箱倒柜,翻出了大量各種各樣的法器,給自己來了一個“全面檢查”。

    試圖尋找自己身上,會不會有那凌逸留下來的一些東西。

    這還不算,從這里離開之后,又鉆進一座青樓,在那里面找了幾個狐朋狗友

    “兄弟,把你兩儀境借我用用!”

    隨后,他拿著那面能掃尋神念和詛咒的兩儀境,對著自己一通猛照。

    時間來到第十天。

    這年輕人終于確定自己是安全的,取出一架飛行法器,朝著第六星門的核心區域飛馳而去。

    飛行器內,他自言自語:“凌公子,您莫怪我,我也是被逼無奈,跟您合作,即便您講信用,我這樣的小人物,最終也一定難逃一死……所以,我不得不……”

    正說著,一道身影,在他面前出現,臉上帶著和善的笑容,一臉平靜的看著他:“你不得不怎樣?”

    n.
2020重庆时时什么时候开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