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吃蘋果的鴨子

第二百五十七章 看慕小姐會更甜一些

    看店仙子看著慕雪點的東西,內心松了口氣。

    不貴,她付得起。

    “請稍等片刻!笨吹晗勺用鎺⑿。

    慕雪點了下頭,而后就跟著陸水到位置坐好。

    這里不像花雨雪季,還是有一些客人的。

    “陸少爺有黎音姨他們的消息嗎?”慕雪問了句。

    雖然慕雪知道他們沒什么問題,但是有沒有來巧云宗她是不知道的。

    陸水搖頭,平靜道:

    “我娘好不容易出來一次,肯定不想被打擾二人世界!

    反正他爹娘沒事,他當兒子的操心什么?

    找打嗎?

    慕雪點點頭,然后想詢問下關于手機的事,她經常示弱,陸水肯定會有保護欲,好拉進彼此的距離。

    距離近了,方便動拳頭。

    本子都記了小半本了。

    她覺得當初應該買一本厚的。

    只是當她想開口時,甜點就送了上來。

    好快。

    “慕小姐,可以吃了!标懰粗窖┹p聲道。

    慕雪心里不高興,突然感覺點心好礙事。

    不過她還是試著吃了口。

    隨后她有些驚訝道:

    “陸少爺試試看,這里的甜點很好吃!

    你每次都這么說,陸水無聲自語。

    而后試著吃了口。

    “味道確實不錯,慕小姐記得別多吃!标懰_口說道。

    “為什么?”慕雪有些疑惑。

    “太甜,容易胖!标懰。

    在陸水這句話落下時,慕雪放到嘴邊的甜點,一下子有點放不進嘴。

    陸水一點都不會說話,哼。

    “不過慕小姐可以小口小口吃,這樣就吃的少,不容易胖!标懰粗窖┯值。

    慕雪:“……”

    慕雪沒說話,然后改小口吃了。

    陸水坐在慕雪對面,只是看著。

    他覺得看著就夠了,慕雪比甜點有意思。

    慕雪低頭吃了一會,當她抬頭時,發現陸水還在看著她。

    “陸少爺不吃嗎?這里的甜點容易膩?”慕雪開口問道。

    被陸水看著,她并不會有什么緊迫感,反而喜歡被陸水看著。

    她最在意的,就是陸水的目光。

    所以人都可以不看她,只要陸水注視著她就夠了,她會為了這唯一一道目光,呈現最美的姿態。

    “倒不是甜點不好吃,只是覺得沒有必要吃!标懰骄彽拈_口。

    慕雪不解:

    “不餓嗎?”

    陸水搖頭,他看著慕雪解釋道:

    “也不是,只是覺得相比甜點,看慕小姐會更甜一些!

    聽到陸水說的,慕雪愣了下。

    而后低頭繼續小口吃甜點。

    那給你看,看一輩子,甜一輩子。

    慕雪吃了兩口,才輕聲道:

    “小心蛀牙!

    “……”

    陸水不屑,他堂堂修真者,怎么可能蛀牙。

    吃到一半,慕雪就有些吃不下,她好想把剩下的給陸水吃,可是時機未到。

    而就在這個時候,慕雪突然看到玻璃窗外面,有人趴著。

    她定睛望了過去,是個小胖妞,有些眼熟。

    “陸少爺,你說窗戶外面那個人是不是有些眼熟?”慕雪開口問道。

    陸水轉頭望向玻璃窗,確實看到一個人趴在那里,身上有些臟,頭發有些亂,有些胖,應該是個女的。

    “不認識!标懰苯拥。

    “是林歡歡,冰水姬!蹦窖╅_口道。

    她覺得陸水連想都不帶想的,直接就不認識。

    陸水看了看,發現確實挺像那個小胖妞的。

    當陸水看過去后沒多久,林歡歡好像也看了過來。

    “她好像在看你!标懰_口說道。

    陸水話剛剛落下,他們就看到小胖妞動了,而后站在甜點店門口不遠處。

    仿佛在等待什么一樣。

    “她是不是在等你?”陸水看向慕雪。

    慕雪有些疑惑:

    “等我干嘛?”

    陸水搖頭,對方看到慕雪就突然站在門口等待。

    十之八九就是在等慕雪。

    慕雪看了眼吃不下的甜點,然后道:

    “那我們出去看看?”

    她沒打算一個人出去,自然是需要陸水跟她一起去。

    陸水同樣看了眼慕雪的甜點,道:

    “慕小姐吃完再去!

    哼!

    對于陸水說的,慕雪覺得可以不聽,如果是上一世,現在她的甜點就是陸水吃了,哪里輪得到她繼續吃。

    但是上一世是上一世,這一世不吃不行,只能再慢慢吃。

    “看著我吃吧,繼續甜,以后一口蛀牙,一顆顆給你拔了!蹦窖┬睦飷汉莺莸南氲。

    而此時陸水也在吃甜點,慕雪哪里是吃不下?

    她就是養的壞習慣,吃一半就不想吃,換一種她還能吃一半。

    也不知道什么毛病。

    當然,最重要的是,趁著還沒有成婚,讓慕雪明白自己的東西要自己吃完。

    “陸少爺餓了?”看到陸水在吃甜點,慕雪好奇的問了下。

    陸水搖頭:

    “不是,就是擔心看著慕小姐太甜,容易蛀牙!

    慕雪:“……”

    不喜歡陸水了。

    吃完了再喜歡。

    然后很快慕雪就吃完了。

    陸水:“……”

    他發現慕雪速度瞬間飆升。

    等陸水也吃完后,他們便打算出去看看那個林歡歡。

    當然,錢還是要算的。

    “多少?”柜臺前陸水開口問道。

    “兩顆一品靈石!笨吹晗勺訋е殬I微笑道:

    “如果道友碰巧沒帶靈石,不用拿東西抵押,直接出門左拐就好!

    看店仙子一臉微笑,絕無虛假。

    陸水:“……”

    慕雪:“……”

    然后陸水付了靈石,這點靈石他還是有的,通常有一兩顆三品靈石。

    再多就沒有了。

    “歡迎下次光臨!笨吹晗勺右廊幻鎺⑿。

    等陸水跟慕雪走出去后。

    看店仙子才雙手捂住臉,內心特別痛苦:

    “好尷尬啊!

    ……

    在陸水跟慕雪走出甜點店的時候,林歡歡就立即跑了過來。

    她來到慕雪跟前,有些無措。

    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慕雪也知道對方真的是來找她的。

    隨后指著旁邊的空地,道:

    “去一邊說?”

    林歡歡點頭。

    來到空地,慕雪坐在一處座椅前,道:

    “你找我有事?”

    陸水就坐在慕雪身邊,他只是陪同。

    不過慕雪看起來有些嬌弱,一點都不會壓過陸水主場氣勢。

    她故意的,陸水一眼就看出來。

    現在的慕雪其實很強,對外人也可以很強勢。

    那種強勢不是語氣,而是氣質。

    但是現在就沒有絲毫的強勢氣勢,因為他坐在這里。

    大概是擔心影響他自尊心吧。

    “我,我想問問,三階了后,要怎么才能學會血肉獻祭?”林歡歡有些不好意思道。

    這是她變妖艷的辦法,所以一直追到了這里。

    她也是聽慕雪說這里有浪海星涌,猜測慕雪跟她道侶肯定會來。

    然后因為肚子餓看到點心店,就想去看看解解饞,沒想到就找到了慕雪。

    不看了是因為越看越餓。

    她修暴食,很容易餓的。

    慕雪看著林歡歡,好奇道:

    “我記得冰原雪域,不是什么小勢力,這種東西隨便查一查資料就有吧?”

    “回去可能就沒機會了,而且從小到大他們都沒跟我說過這個!绷謿g歡說道。

    “你問過嗎?”陸水問了句。

    然后林歡歡低頭:

    “沒有,他們不待見我!

    慕雪看著林歡歡,好似想起了以前,隨后看向陸水:

    “陸少爺身上有紙嗎?”

    你不是有筆記本嗎?陸水看了慕雪手中的筆記本心里問了下。

    隨后拿出了一張正常的書頁紙,遞給慕雪:

    “慕小姐要直接默寫?”

    “嗯!蹦窖┗貞讼,就接過紙開始默寫。

    對她來說暴食的血肉獻祭一點都不難。

    陸水在一邊看了一眼,然后發現慕雪寫的不是普通的血肉獻祭,這是改良過的。

    至于為什么會改良。

    應該跟他逗慕雪胖了有關。

    然后慕雪就用自己身上的肉威脅他,說:你再說我,我就對你老婆身上的肉出手,讓她的一些肉消失。

    太無恥了。

    不過想想那時候的慕雪還是很可愛的,可惜后來,慕雪一般喜歡直接動手打人。

    火藥桶。

    “陸少爺,你在想什么?”慕雪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

    陸水內心一驚,立即道:

    “慕小姐的字,好看。

    人,更好看!

    慕雪:“……”

    哪學的這些話?慕雪心里疑惑。

    然后又一次開始動筆寫字,只是這次寫字的感覺變了。

    被陸水一夸,她下意識的要慢慢書寫。

    生怕寫的不好看。

    陸水,太壞了。

    慕雪覺得陸水已經壞到,學會攻心計了。

    但是一想到被陸水夸,她又高興。

    沒出息。

    一邊的林歡歡感覺受到了傷害,好想離開這里。

    這兩個人好過分。

    但是為了變成妖艷貨,她又只能硬著頭皮待著。

    不多時,慕雪停下了手中的筆,而后把紙遞給林歡歡,道:

    “好了,我仔細想了下,二階也是有希望獻祭的,但是只能臨時獻祭,最好獻祭的時候把力量揮霍光,這樣能維持一些時間。

    不然沒兩分鐘就會變回原來樣子!

    林歡歡總感覺這不太正常的樣子。

    是的,本來就不正常,這是慕雪自己改良的,其他人別說學,想都不敢想。

    畢竟獻祭完沒用力量,力量又會轉回血肉。

    怎么看都不對勁。

    這哪里是二階可以會,或者說這就不是正常的血肉獻祭。

    這是慕雪為了反制陸水想出來的,萬一她被陸水一氣之下真獻祭了,也容易轉回來。

    身上的肉跟陸水那么熟了,獻祭了多可惜。

    陸水在一邊沒有說話,總感覺都是他的錯,讓慕雪發明了奇奇怪怪的東西。

    而給林歡歡的是慕雪改良之后再改良,為了迎合二階改的。

    二階達不到永久獻祭,只能改臨時。

    想要真正學會血肉獻祭,還是需要三階。

    林歡歡接過紙,然后撕下了空白區域:

    “能把筆借我下嗎?”

    慕雪自然沒有意見。

    拿到筆林歡歡就開始在紙上寫一些字。

    沒一會,她就連紙帶筆遞給慕雪:

    “這個給你!

    接過紙筆,慕雪好奇的往上面看了一眼,看到內容后,她有些驚訝:

    “欠條?五顆九品靈石!

    欠條上面還有林歡歡的手印。

    “我現在沒錢,只能打欠條,五顆九品靈石是我的心理價位。

    雖然最后靈石都沒了,但是我還是會用這個價格買變妖艷的辦法。

    我會慢慢還的。

    希望可以多給我些時間!绷謿g歡低頭說道。

    林歡歡這次腦袋很清醒,一點不覺得自己做的不對。

    而且她也沒在意上次靈石沒了的事。

    這些人救了她,難道還要負責幫她要回靈石嗎?

    慕雪看了看欠條跟林歡歡,然后收了起來,道:

    “好!

    “那我就不打擾你們!钡乐x后,林歡歡就徑直離開。

    她離變成妖艷貨又進了一步。

    她只要努力變的妖艷,就可能不用嫁人。

    以后她就不是包子饅頭貨。

    只是剛剛跑出沒多遠,她就發現自己身上沒錢,吃不飽回不去。

    然后就打算去找慕雪再借一點點。

    只是回去的時候,慕雪已經不在原地。

    林歡歡:“……”

    變餓貨了。

    冰海女神從湖中出現,她抬頭看向海盡頭。

    “光明神殿的人,沒回來么?”

    沉默了片刻,冰海女神搖頭:

    “算了,異動已經平息,就算跟天地獨一有關,也不是神眾一家的事!

    事關遠古那位天地獨一真神,從來就不是單一勢力的事。

    當然,現在的他們該注重的還是讓神眾成員復蘇,讓他們的主歸來。

    以及防止啟示錄記載的事件發生。

    “蘇醒的事,速度比以往快了不少,這件事正在穩當進行。

    現在就看怎么試探陸水!

    陸水必須試探,雖然仙庭一直都在試探,仙庭戰神近期也要出手。

    但是方法很單一。

    需要換一些方法試探陸水的能力。

    “那么用什么辦法好?”

    不管用什么辦法,冰海女神都不想讓神眾的人出手。

    太陽之子已經是教訓,現在不能直接與陸家為敵。

    正面為敵是一件愚蠢的事。

    冰海女神沉默了片刻,她張了張嘴,平緩的聲音從她嘴里傳了出來:

    “古有言,凈土與冥土之間,有一道裂縫,裂縫之內有彼之海岸,忘川河流。

    河流盡頭有橋稱奈何,橋的對面有路名今生。

    踏上今生路,可顯今生成就。

    雖不絕對,可若超凡脫俗,今生之路能驚彼之海岸!

    冰海女神看向天際,平緩的聲音傳了出來:

    “忘川彼岸,雙月同天,要到了!

    “彼之海岸?”芯火古佛睜開眼眸看向苦海之外。

    隨即一聲嘆息:

    “終于又要開了嗎?”

    “何必再折磨與他?天地之理,命運契合,連佛都無法撼動。

    又哪有人可以逆天改命?”

    “他為何執迷不悟?”

    “等了無數年,又有什么結果?”

    芯火古佛搖頭,而后看向佛殿之下。

    此時佛殿之下跪著一個人,是一位穿著簡樸的和尚。

    “可有所獲?”佛音浩大,動八方佛殿。

    思量聽到佛音,宣了句佛號,道:

    “只見碎玉!

    “可有所思?”佛音又一次傳出。

    “見佛性,欣喜,無所思!彼剂康穆曇粲忠淮蝹鞒。

    “去吧!毙净鸸欧痖_口道。

    思量宣了句佛號,便退出了佛殿。

    芯火古佛又一次看向苦海之外。

    “雷鳴山脈佛光乍現,樓羅古佛也該歸來了!

    “希望他的實力沒有被影響太多!

    佛門有兩尊古佛坐鎮,雖實力不在全盛期,但在三大勢力中,已不算弱勢。

    很多事,都能較量爭奪一番。

    這個時代,自然有不少有助于他們恢復的寶物。

    天災古城的血雨,算其一。

    陸古跟東方黎音沒有去巧云宗,他們打算直接回去。

    受著傷,還是直接回去的好。

    至于浪海星涌,下次再看。

    這次讓給他們兒子。

    “你說兒子跟小雪兒看完浪海星涌,會不會發生點什么事?”路上東方黎音開口說道。

    “能發生什么事?”陸古牽著東方黎音的手道。

    他們現在還在海上。

    正在散步。

    等累了再把飛行法寶拿出來。

    陸家族長絕不缺這些小法寶。

    更不會兩手空空出門,就算他兩手空空,他夫人那里也絕對準備了所有東西。

    聽到陸古說的,東方黎音冷哼了下,然后道:

    “族長大人,我什么時候才有二胎?”

    “有種感覺,應該快了!标懝烹S口說道。

    主要是他夫人天天念叨著二胎女兒。

    東方黎音笑道:

    “我也有這種感覺!

    她是真的有這種感覺,就好比之前覺得應該還有個女兒一樣。

    莫名其妙的。

    陸古沒有說話,真的有女兒,當然是一件開心的事。

    再生一個兒子,他不是很熱衷這個。

    有一個兒子就夠了,兩個兒子鬧騰。

    萬一大小號都是廢的,更鬧騰。

    東方黎音也想要女兒,不然她都不想要二胎。

    “回去讓二長老把把脈,看看有沒有!睎|方黎音說道。

    “我們才出來幾天,有也沒這么快!标懝耪f道。

    “那過一個月讓二長老把把脈!

    “真有了,你連陸家大門都走不出去!

    “有族長大人陪著,我樂意!

    陸古看著東方黎音,摸了摸東方黎音的頭,而后道:

    “我也樂意!

    ……

    傍晚時分,陸古他們回到了陸家。

    剛剛走到廣場,陸古就看到二長老走了過來。

    看到二長老的瞬間,陸古下意識后退了一步。

    讓他打七階法神,他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越階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但是看到二長老,他心里就有些打顫。

    “兒子應該還沒回來吧?”陸古問了下旁邊的東方黎音。

    東方黎音也有些擔心:

    “應該沒回來才對,除非他們不看浪海星涌了!

    二長老來到陸古跟前,好奇道:

    “出去一趟也會受傷?”

    陸古松了口氣,不是讓他跟著說話就好。

    懸著的心,終于放下了。

    而后陸古大致說了下受傷的經過。

    二長老聽完之后,看了陸古一眼,隨即抬手道:

    “手!

    陸古不敢不從,立即把手伸了出去。

    二長老把手搭在陸古手上,開始檢查。

    “你是說你遇到了隱天宗流火?”二長老開口問道。

    “是的,教過手,很強!标懝呕卮鸬。

    “被他搶了東西?”二長老又問。

    陸古覺得他算故意的,但是確實是被搶了東西。

    最后點頭,沒說話。

    二長老又看了陸古一眼,繼續道:

    “對流火有什么了解?”

    “實力很強,陣法超凡入圣,行為有些匪夷所思。

    就是感覺…”陸古停頓了下,道:

    “感覺起來對方可能還小,行為作風讓人察覺不到絲毫惡意!

    二長老沒有再多問,而是收回了手,轉而看向東方黎音:

    “手!

    東方黎音立即把手伸了出去。

    等待二長老把脈。

    二長老這次來主要是為了東方黎音。

    外出一趟剛剛回來,自然需要檢查下身子有沒有問題。

    之前的傷,她沒有具體結論。

    所以需要多關注一下。

    在二長老檢查的時候,東方黎音立即道:

    “二長老,應該沒問題吧?”

    二長老沒說話,東方黎音跟陸古有些擔心。

    不會又病了吧?

    過了好一會,二長老才收回手道:

    “不讓你動手是對的,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你的身子有些虛弱。

    這幾天好好休養!

    聽到這句話,陸古跟東方黎音都松了口氣。

    只要不是暗疾都好說。

    休息休息就好。

    確定東方黎音沒事之后,二長老就打算離開。

    只是離開時,習慣性的想拿塊點心。

    剛剛打算動手,卻發現這個時候是沒點心的。

    之后二長老便想直接離開。

    這時,東方黎音拿出一塊點心遞到了二長老嘴邊:

    “二長老吃塊點心!

    二長老看了眼,就靠了過去,輕輕咬了口點心。

    東方黎音看則接著機會,伸出另一只手打算去捏一下二長老的臉。

    啪!

    剛剛伸手靠過去,東方黎音的手,就被二長老的手拍開。

    她看了東方黎音一眼,把點心接了過去,道:

    “沒大沒小,你……”

    “我爹娘教過我尊老愛幼!痹诙L老沒說完的時候,東方黎音立即補充了句。

    二長老沒說話,只是對著陸古道:

    “看好黎音!

    說完就轉身邁出一步,進而消失在原地。

    當二長老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然在自己所在的竹屋前。

    她咬了口手上的點心,無聲自語:

    “流火動手搶了陸古東西!

    “陸古把流火的雙臂打斷了!

    “流火從名聲傳出到現在,要么匪夷所思,要么盛氣凌人!

    “只有別人吃虧,從來沒有他弱與他人!

    “可遇到陸古跟黎音,就顯得普通起來!

    這般想著,二長老就把剩下的點心放進嘴里,愉快的吃了起來。
2020重庆时时什么时候开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