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劍卒過河 惰墮

第595章 閑散

    婁小乙又為自己挑選了幾門劍術,是在聞廣峰的樊樓中挑揀的,因為他覺得外劍的劍術很沒有想象力,一味的在飛劍的劍陣刻錄上做文章,這樣的結果就讓外劍的戰斗方式很沒有靈性,你飛劍一出,對手也就大概知道了你的擅長方向,這在戰斗中是最糟糕的。

    好的劍術,就應該出其不意!不是刻意的云山霧罩,而是自然的天馬行空,在這一點上,內劍一脈的不少劍術就讓他很是垂涎,他有劍靈,所以很多劍術他也是可以模仿的,

    學劍嘛,關鍵在于學到那點劍的神意,至于怎么表現出來其實并不重要,

    思想,關鍵是那種隨手拈來的不拘一格,才是他最看重的。

    至于劍術的主體風格,他不打算改變,擊遠,擊重,就是外劍永遠不變的核心!在這方面他除了加強,沒有第二條路可走!

    唯一要改變的,劍可以重,但人不能重!

    重塑劍術體系,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人的習慣一旦養成,就很難改變,總是下意識的去遵循舊例,哪怕頭腦里知道這樣做并不完美,這些,都需要慢慢的去克服。

    他還有時間!

    來青空已經兩年多了,到了這時,他才可以說是真正的安頓了下來,認識了些朋友,熟悉了崤山,一部分了解了青空,關鍵是,和主管的南真人取得了相對諒解,這讓他不至于隨時處于一種待命出發的狀態。

    當他真正扎下根來,也就到了解決些個人問題的時候了,不是他的個人問題,而是師姐煙婾的個人問題。

    ………………

    小雪城,是距離崤山三百余里的一座小城,安靜祥和,與世無爭!

    崤山雪域范圍,凡人的城市并不多,苦寒生活不便,讓很多年輕人都不愿意繼續這里的生活;能修行的就去了軒轅城,不能修行的,便南下去了花花世界,那里有更豐富多彩的凡人世界,卻遠比小雪城這樣封閉的環境更能滿足年輕人的向往。

    沒有外部紛爭,讓這樣的城市具備了人口增長的條件,而人口的外流,又平衡了城市的擴大,就這么平衡了下來,也算是崤山周邊為數不多的城市的普遍現象。

    方氏學堂就座落于小城一隅,不大,小小的庭院卻是錯落有致,干凈整潔;院子中傳來童子們稀稀拉拉的讀書聲,十數個童子雖然正襟危坐,但過少的人數還是顯不出多少讀書的氛圍,學堂嘛,十來個孩子,在城市這種地方,就顯得過份的冷清。

    方老先生背著手,在童子們身邊踱過,有偷懶不專心致志的,就會不輕不重的捱一下戒尺,這也是這個世界所有教書育人的地方所共用的手段。

    老先生年紀不小了,已過耳順之年,精神尚可,但也抵擋不住歲月的侵蝕,盡顯老態;能擁有這樣一個庭院,生活總是過得去的,這把年紀還在教書,如果不是為了糊口,那就只能是興趣使然。

    雖然在童子們的朗朗讀書聲中轉悠,戒尺也會時不時的敲下調皮搗蛋的小朋友,但他的心思卻不在這里。

    明日兒子就要遠行,他這當爹的心中萬分不舍,卻又無可奈何!

    方氏傳承艱難,血脈單薄,到他這一代已是獨子,媳婦雖然也能生養,前幾個卻都是閨女,直到不惑之年才中年得子,算是對的起祖宗。

    兒子還算爭氣,沒有辱沒書香門第的傳統,從小在他的教育下,也算是讀書有成,就是年輕氣盛,總有自己的主意,獨子嘛,基本都是這樣,等成家立業之后自然就回踏實下心來。

    方氏是書香世家,數百年下來傳承不斷,雖沒出過什么大家,但文人的傲氣是有的,這如果在普通凡人星體也是人上人的家族,但在青空,排第一的永遠是修真,其次才是讀書。

    就像他這樣的學堂,這種年紀的孩童就很難招到,有點余財的都去讀道館了,誰還愿意送自家孩子來這里死讀書?他這里的幾個也不過是來這里識識字,長大了不至于就成個瞎子。

    讀了書,當然要比不讀書有出息,但方氏是屬于書香門第中真正的清流,讀書也不是為了做官,在軒轅的雪山區域,也沒有官府體系的存在,兒子讀書就是為了繼承方家的學堂,這就是方氏存身于世的根本。

    兒子并不排斥教書育人,這讓他很欣慰,到底是方家的種;但兒子卻不愿意永遠憋在這座小城教書,這是讓他無法接受的。

    年輕人嘛,對外面的花花世界沒有抵抗力,如果只是想出去見見世面,他還是能理解的,他自己年輕時也是這么過來的。

    但問題沒有這么簡單!

    數月前小雪城來了一個商隊,是西邊的草原人的商隊,販賣些皮毛藥草之類的東西,雖然不常見,但一年下來也總是有一,二撥,不算稀奇。

    讓他憤怒的是,這次的草原商隊中有一個妖艷的草原姑娘,也不知道怎么的,一來二去的就和自己的兒子對上眼了!

    他自己的獨子,驕慣了些,不愿過早成婚,所以他也睜一眼閉一眼,想著年紀再大幾年,玩心過了也就自然收心,到時憑方家在小雪城的小名聲小家底,娶個大家閨秀也不算難,卻不成想棋差一著,被草原姑娘給截了胡!

    可能是異域風情的無比吸引力,也許是小城中矯揉造作的小-姐氣派讓兒子生了厭,等他發現時,兒子已經和那女子分不開了,讓他萬般的無奈。

    這也沒什么,大不了娶過來就是,雖然土地是草原的,但種子還是方家的,種下雪蓮花,他也成不了呼拉草……

    但接下來的打擊就讓他有些受不了,兒子居然提出要和那女子去草原定居幾年,順便在草原開展方家的教育大計,這就沒法接受!

    幾年是多少年?萬一在那生兒育女不回來了怎么辦?一家人就這么分著?他們老兩口這么大的年紀,也不可能去那地方……

    最糟糕的是,小雪城的管理者聽聞此事后,竟然也大力支持,說什么支持草原教育事業是每個中原人的責任,是溝通兩個族群的最好方式,等等之類的屁話!

    你這么有愛心,你怎么不去!

    但胳膊擰不過大腿,兒子被那草原妖精給迷住了魂,又有城市管理者的支持,出行已成定局!

    他愁的就是這個!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2020重庆时时什么时候开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