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名監督的日常 黑色的單車

第五百三十六章 不太完美的舌戰群儒

    “孔明先生,你可有何等大作聞名于世呢?”

    當‘孔明來了’這句話出現之后,但凡了解一點的都知道將會發生什么。

    舌戰群儒嘛!

    不過,可怎么舌戰呢?

    或者說,這段戲到底應該怎么拍呢?

    這里面有一個非常關鍵,而且,還很難的地方。

    永山自然也是非常喜歡三國這段歷史的,各種故事也是耳熟能詳,而且,他還看了央視版的舌戰群儒,必須要說,央視版拍攝的文戲,確實很是出色。

    演員的水準非常高,對臺詞的理解,講出來的那種感覺,就給人很強的代入感,就好像是那個年代的人在演一樣。

    但是,央視版里面用了很多的文言文,其言辭有時候確實艱澀難懂。

    就中國來說,這也是需要一定水平才能聽的懂的,那么,現在這部電影在一開始就是中日美三國聯合制作,也就是一開始便注定是國際化的片子。

    這一段怎么辦?

    還是一水的文言文,或者類似文言文來表演嗎?

    顯然這樣不太好,對于觀眾而言是有一定障礙的。

    所以,一定要做一些修改。

    怎么說話,成了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

    果然改了!

    張昭等人本來問的是‘制何經典’?

    說穿了,就是問你孔明,到底寫過什么大作沒有。

    身為文人嘛,寫文章這是應該的,但是,孔明明顯就沒有寫過什么‘經典’,分明就是難為人。

    不過,在之前,也是相當的厲害,特別是這個張昭。

    一上來,張昭就來了一招先揚后抑。

    問孔明,你是不是自比管仲樂毅?

    孔明也是牛逼,反正以前自己上學的時候吹的牛逼,那就干脆承認了。

    而且,直言,這不過是小意思罷了,沒什么了不起的。

    大話先這么出來了,但是,人家張昭也很厲害。

    這是個圈套。

    你既然自比管仲樂毅,而且,劉豫州還三顧茅廬,那么,好不容易把你給請出來的,可是,等你孔明一加入隊伍,劉豫州這就連連吃敗仗。

    以前還能跟曹操打幾個回合,現在是倉皇竄逃。

    你孔明言過其實,互吹大氣!

    要說這張昭確實是有兩下子,但是,孔明也是厲害。

    講了兩點,第一,形勢不同了,這次地方不好。

    第二,還說了自己以前當大夫開藥的事情,他是先下溫和的藥物,如此才能對付急癥。

    我家主公本來的隊伍也不強,就千把好人,百十條槍,所以,暫時的撤退這本來也沒有什么。

    接著,又吹了一通牛逼。

    把夏侯惇、曹仁都給震懾住了!

    而且,我家主公夠硬氣,絕對不會向曹賊投降,光是這一點,其他人就比不了!

    應該說,孔明這舌頭,實在是厲害。

    接著就到了這制何經典了。

    如何是好?

    “這天下間,讀書人分兩種,一種志向遠大,胸懷家國,另一種埋頭紙堆,舞文弄墨。在我看來,前者可以稱之為大儒,后者只是小儒,小儒究其一生,周旋于筆墨當中,而大儒為國為民,經略天下!……”

    這孔明侃侃而談,甚至還舉了楊雄的例子,這個人文章是寫的很好,但是,當年王莽篡位,他竟然直接投靠過去,最終也是落得萬人唾罵,身死道消的下場。

    還真別說,如此辯論激烈非常,實在是別有味道。

    永山耕三看到這里,他有一種比較奇怪的感覺。

    草野幸拍攝的這個版本,到底好還是不好?

    比之央視版,實在是沒有那么的古樸,也就是大家說話都沒有太過遵循文言文。

    可是,這種類似于翻譯過來的對話,更加的貼近現代。

    到底哪個好?

    永山自己認為,還是央視版的那個好一些,那個確實演的非常厲害,若是換一換,或者有其他的條件變更,可能都沒有那種效果。

    特別是若我們日本的演員,估計都是不行的,畢竟要找這么多演技出色的人就很難,日本的表演又多注重夸張。

    這種文戲,演的太夸張可就不好看了。

    至于表演上而言,朝偉這個演員是很厲害的。

    之前在力,他幾乎是演了三個殘劍。

    無名口中的,秦王想象中的,他自己。

    現在,成為了諸葛孔明,他的臉上總是掛著那種自信的笑容。

    但……

    “你怎么敢說這樣的話?也不怕辱沒了祖宗!”

    那薛綜薛敬文,直言曹操已經占據了天下大半,漢室已經茍延殘喘,當即被孔明怒喝一聲。

    剛剛的笑容瞬間變成了怒容,仿佛要吃其肉,刮其骨!

    朝偉這笑容很好,而現在這么一怒,也確實有些厲害。

    松竹太子其實并不知道,這一段戲拍的一點都不簡單。

    就舌戰群儒來講,當年央視拍的那個,確實是太厲害了。

    央視版在動作場面上比較拉胯,但是在文戲方面,真的非常出色,而且,他們人多,臺詞功底好的有不老少。

    能把這些古代的文言文,給念的抑揚頓挫,而且還能生動的表演出來,別小看這個,這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難點。

    還好,草野幸的資源也是不錯,但最終,他只能使用這種方法。

    沒錯,永山這個家伙還是沒想對,草野監督不光是為了要讓這部電影國際化,還是因為在拍攝的時候,條件沒那么好。

    再加上,朝偉是個香港人,他這口音一時半會改不過來,只能是上配音了。

    于是乎,還有一個重點便是配音跟表演的完美結合。

    當時是把口型給分析了一通,然后讓朝偉念的詞,已經跟孔明說的話,意思差距不小了。

    這么一番折騰,才給拍出來的。

    至于能跟央視版比嗎?

    草野幸自己也是沒有信心,不過嘛……

    “哇啊,朝偉好帥氣呀!”

    “這怒斥他人的樣子,實在是太棒了!

    “應該說是草野監督改編的好,這一段真的很棒呀!

    這……

    永山耕三不禁啞然失笑,他聽到的是坐在他附近的影迷的小聲議論。

    這可怎么說呢?

    也許他覺得央視版更好一些,但是,對于許多日本影迷來說,看過央視版的畢竟還不多,大家自然就覺得這個版本是非常出色的了。

    而且,朝偉的帥氣跟人氣,在日本也是不差什么的。

    之前國榮出現的時候,那舞劍的樣子,已經讓一些女粉們小聲尖叫了,而朝偉還有一部來著,這個電影在日本也有上映,其實是合拍片。

    總之……這算是草野幸跟朝偉贏了吧。

    雖然有些勝之不武,靠的并非是真正的實力。

    但確實很有趣,永山自己也沒辦法做的更好呢。

    孔明舌戰群儒,時而微笑,時而怒斥,直到有個人出現了。

    “孔明先生,何必跟這些腐儒做口舌之辯?有個人想見你!

    出現的是松本幸四郎,而這里,他是黃蓋。

    到底是誰要見孔明呢?

    央視版的應該是孫權,可是在這兒……

    錚錚琴聲,小橋流水。

    卻是周郎公瑾!

    永山不禁驚訝于草野幸的大膽,他做的這個修改,可以加快整個情節節奏,而且,也讓孔明對公瑾這一出,更加的吸引人了。

    聯系前面的情節,也就是說,之前跟東吳儒生辯論,其實是公瑾給孔明的一道題嗎?

    那么,他們二人到底如何呢?

    松竹太子已經完全被的一個個鏡頭給吸引了,甚至不去想草野幸那個家伙。

    不過,名監督此刻,他其實……

    ……

    藍天白云,而更白的是地上的雪。

    北海道的滑雪季時間很長,而現在,正有兩個人立在山頭上。

    “不擔心首映嗎?”

    “當然不擔心!

    “你也太自信了!

    “這有什么的!

    “哈哈……果然是你呀,要我說你的名字嗎?”

    “泉水姐姐盡管講吧!

    “我才不會說呢!就不讓別人知道你!你呀……我先走一步!看誰先到山下!”

    草野幸身穿滑雪服,他看著泉水姐姐快速沖下去的身影,不禁無奈的搖搖頭。

    姐姐跟個小姑娘似乎也沒什么兩樣。

    至于之前二人聊的話題,的首映式,草野幸心里就一個想法。

    自己已經拿出了能拿出來的最好狀態,反正對得起良心就好。

    這當然是針對吳白鴿的那部而言的,在這部電影里,那舌戰群儒可……基本上就沒怎么拍。

    而且,這部電影甚至還包藏禍心。

    曹操大軍南來,水土不服得了發生了瘟疫,而他來了一招‘送鬼兵’,就是把瘟疫的死者順水推舟到了東吳這里。

    吳白鴿這是要干什么?

    將近1800多年前,人類根本就對傳染病沒有太多的了解,傳染等詞匯甚至都還沒發明,可這位吳大導就是要這么拍。

    為什么?

    這家伙是在影射,影射sa!

    吳白鴿電影里曹操要攻取的哪里是什么東吳,分明就是港臺。

    還是不想這些了,自己已經把能做的給做了,眼下,還是追上泉水姐姐吧。

    唉?滑的還真快呀,這,這……要不要喊一聲等等我?

    太丟人了吧。

    名監督這邊也出發了。
2020重庆时时什么时候开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