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毒奶影帝的相親人生 倚小樓聽風雨

第五百八十五章 你這么需要愛,應該去青樓

    “想不到在電影里,這么快就能聽到完整版的,我還以為會被留到片尾才放呢!”

    “算藝哥還有點良心,知道我們苦等這么久,一上來就先把這首歌給放完了!”

    “總算是聽到完整版的了,看來今晚可以睡個好覺了!”

    “聽了這么多年的歌,發現還是李藝的歌讓人聽~了舒服!”

    “這首歌的曲子真是絕了!藝哥的聲音真好聽,怎么都聽不膩啊!”

    貝蒂和其他的觀眾,對于這首苦等許久的歌曲,終于能夠聽到完整版,都無比的興奮和感慨。

    即便是已經在家,前前后后,聽李藝現場演唱十幾次的程雅婕,也依舊聽的入迷。

    聽著李藝的歌聲,看著銀幕上他的表演,對于任何人來說,都是一種享受。

    就算是一直對李藝抱有偏見,存心挑刺的露西,這一刻也隨著李藝的歌聲,看著李藝的表演,而沉浸在了電影里。

    “這個叫做李藝的華夏演員,演技還是相當不錯的嘛,而且長的還挺帥的”露西在心里忍不住的想道。

    隨著歌曲漸入尾聲,只見夏侯劍客一離開,李藝扮演的寧采臣,立馬扔掉饅頭,手忙腳亂的穿上自己的破鞋,不顧風雨,抱著書笈,逃也似的在一片泥濘中波涉。

    煙雨朦朧中,他的背影顯得是那么的單薄,卻又那么的有力量。

    “古代的交通沒有現在的發達,對于窮人來說,來往只能靠自己的兩條腿,真的是很辛苦啊!”

    “那個哪里是包子啊,簡直就是暗器,連石頭都能砸開,踢上去鞋子都能磕破一個洞!心疼我凡,太不容易了!”

    “藝哥掏出雨傘的時候,我還松開了口氣,結果想不到都破成那樣了,他居然還拿著,真的是讓人覺得又好笑又心酸!”

    “君子不立危墻之下,君子不吃嗟來之食,藝哥倒是真的演出了幾分君子風度,只是太窮酸,太怯弱了!”

    “那也是沒辦法的,看那個劍客被人撞見自己隨便殺人都毫無畏俱的樣子,就知道時代背景有多亂。在亂世里想要活命,再有理想和抱負的人,也得低下頭才行,否則死都死了,還談何抱負!”

    “第一次看到這樣的藝哥啊,太可愛了!我要是那個時代的某個豪門大小姐,一定不會讓他生活的這么慘,肯定招他到我府上,給他安排個差事,譬如教我吟詩作對什么的!

    “嘖嘖嘖,我看你是想把藝哥招到閨房中去才對吧!”

    方才的一段戲份,令觀眾們對時代背景和人物的處境以及性格,都有了一定的了解,讓大家印象最深的,就是李藝趕路的不易。

    尤其是女性觀眾,看到他風塵仆仆,狼狐窮酸的模樣,哪怕明知道這只是演戲,也忍不住一陣心疼。

    “寶寶,你拍這段戲的時候一定很辛苦吧!”程雅婕靠在李藝的懷里,握緊他的手,一臉心疼的說道。

    “是啊,特別的辛苦,這段戲拍完我可是累的渾身酸痛,好幾天才緩過來呢!崩钏噰@了口氣,輕聲說道。

    “寶寶你為了這個家辛苦了,待會回去,我好好犒勞一下你!”程雅婕貼在李藝的耳邊,吐氣如蘭的說道。

    李藝點了點頭,嘴角偷偷露出一抹壞笑。

    事實上,這段戲看著很辛苦,好像他真的波山涉水,跑了很遠的路,都快累癱了似的。

    但實際上,這段戲前后用到的場景,全都在一塊,他一共也沒走幾分鐘,戲就拍完了,之所以顯得那么逼真,完全是靠他過人的演技發揮。

    既然自己的老婆難得這么乖巧,想要好好搞勞一下他,自然不會將實情說出來了!

    電影還在繼續只見一處熱鬧的小鎮上,比土匪也好不到哪去的賞金獵人們,正四處巡視和抓人,通緝令貼的到處都是,上面的人一個比一個看的兇狠,更令人感到背景時代有多亂。

    已經來到小鎮上的李藝,剛借著路邊小販的水桶,將褲腳的泥濘選干凈,一轉身,就被兩個賞金獵人給攔住了。

    其中一人強橫的捏著他的臉,將他按在一個貼滿售賣符咒的木板上,另一個人則一張張的對比手上的通緝令,直到確認他不是通緝犯后,才不客氣的將他放開。

    賣符咒的小販發現李藝背上貼了一堆自己的符咒,急忙追上去,喊著不要走,結果那些賞金獵人一聽,還以為是有通緝犯顯身,跟著追了上去。

    結果沒等追上李藝,他們自己先狗咬狗的打了起來。

    “好熱鬧,出底廟會啊?”聽到最后的打斗聲,始作俑者的李藝,一臉無辜和天然呆的回頭說道。

    小販從他背后冒出來,一邊撕下他背上貼的符咒,一邊說他是要渾水模魚,李藝辯解自己又用不著,結果對方直接懟了一句;“你早晚用得著!”

    盡管符紙全都被小販撕下帶回夫了,但是李藝衣服后面,卻因為衣服還是濕的,所以被印上了許多符咒的印記。

    “這個時代真的好亂啊,感覺所有人,尤其是普通人活的都好不容易!

    “那些賞金獵人,感覺比通緝犯也好不到哪去啊,一樣的窮兇極惡,在大街上就敢動刀動槍!”

    “是啊!最可惡的是,那個賞金獵人還敢捏我家藝哥的臉!捏壞了他賠得起么!”

    “這么一對比,我感覺之前藝哥遇到的那個劍客,好像也不是那么兇狠可惡。至少對方雖然狠辣了一些,但是從給藝哥饅頭吃這點來看,看上去心地還是不錯的!

    “話說原著里面,并沒有提及寧采臣是要去做什么,只是路過這里,然后遇到了聶小倩,不知道藝哥的電影里面,又是怎么設定的。

    觀眾們一邊看邊討論著劇情,就連之前一直帶著不耐煩的露西,也隨著李藝的表演,沉浸在了電影故事里。

    盡管她聽不懂華夏語,對華夏的文化也一竅不通,但漢語字幕下有英語翻譯,而且倩女幽魂的故事并不復雜,倒也不妨礙她理解劇情和臺詞。有緣書吧

    鏡頭一轉,就見李藝來到一處生意看上去很不錯的酒家,掌柜的還以為李藝是來住宿的,立馬招呼他,讓人將他的行李拿上去。

    “不老板,我是集寶齋來收貼的!崩钏嚰泵φf道。

    原來他一路波山涉水跑這么遠,就是為了替人收賬,以此來賺點微薄的收入。

    一聽這話,拿著他的行李的小二,立馬將他行李給丟在了地上,掌柜的臉色也瞬間從熱情變作冷漠,還自言自語的嘀咕道:“怎么每次來收賬的人都不一樣啊!

    李藝聞言,告訴他上一個人收到錢,回去的路上被人給殺了,結果老板居然冷冷的說反正他回去的路上也會被人給殺掉,還不如不收賬,便宜他算了。

    觀眾們更是一陣啼噓,感慨世道太亂的同時,也為李藝感到擔憂。

    較真的李藝自然不肯,掏出攜帶的賬本要算賬,結果發現賬本被雨水打濕,字跡全都糊在了一起,掌柜的見狀自然不肯認賬。

    即便李藝可憐兮兮的表示,要是收不到賬,他身無分文,根本沒辦法回去,掌柜的也不為所動,直接將他給推了出去,還摔了好大一個跟頭。

    李藝見對方不進理,也無可奈何,只能詢問之前遇到的小販,問他附近哪里有不花錢可以借宿的地方。

    “不花錢借宿?去蘭若寺啊!”小販大喊道。

    方才還嘈雜一片的街道,瞬間安靜了下來,周圍的人群更是將李藝圍在中間,全都一聲不吭的看著他。

    見李藝回頭看過來,那些人立馬又恢復原狀,但是等他回頭問蘭若寺在哪后,那些人立馬又安靜下來盯著他看。

    就算不知道原著故事的觀眾,此刻也意識到這個蘭若寺不是什么好地方了,更何況早在開頭的時候,他們就親眼看到張敏扮演的聶小倩,在蘭若寺殺了一個借宿的書生。

    李藝問清蘭若寺所在后,便離開了,即便那些人明知道他是因為沒有錢,才不得要去鬼怪橫行,陰森恐怖的蘭若寺投宿,也只是背對著他悄聲議論,根本沒有一個人站出來提醒和警告!

    甚至,看他的眼神,就好像是看待一個死人一般!

    “唉!世態炎涼,人情冷漠啊!”有不少觀眾紛紛感慨道,對于時代背景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李藝走在街上,看到一幅畫非常的好看,忍不住稱贊了一句,賣畫的商販立馬夸道:“公子,你品味真高!”

    結果一聽李藝沒錢后,立馬將所有的畫全都背對著他,連看也不讓他看,還說他品味高,身份低,讓他快滾。

    結果一轉身,剛才賣符紙的小販,正用量尺量他的尺寸,說自己也賣棺材,反正他早晚用得上,還告訴他蘭若寺附近有野狼,天一黑就會出來。

    “這世道也太亂了,真替藝哥擔心!”

    “感覺藝哥就像小白兔,不對,應該是淤泥盛放的蓮花。就算世道亂成這樣,但他的眼眸里,完全不像其他人那樣渾濁,反而格外的清朗,渾身透著一股正氣,是個很有正義感的人?上环陼r,而且手無縛雞之力!”

    “藝哥要去蘭若寺了,看來張敏馬上也要出場了,好期待看到他們兩人相遇的戲份啊!”

    “ー個俊男,一個美女,兩個都是超凡脫俗,宛若白蓮的玉人,他們的愛情戲就算再俗套,肯定也十分的好看!”

    “你們發現沒,藝哥稱贊的那副美人圖,上面畫的美人,神態和相貌都有幾分像張敏哎!”

    “聽你這么一說,好像還真是,我估計這是藝哥埋下的一個伏筆吧!

    觀眾們正議論的時候,就見鏡頭一轉,金烏西垂,很快便到了夜晚。

    天色昏暗,李藝提著一盞燈籠,獨自在林間穿梭,尋找可以供他投宿的蘭若寺,背景樂不僅變得和天色一樣陰沉起來,而且還伴隨著豪,將氣氛渲染的極其到位!

    就在觀眾們還在為李藝擔憂的時候,怕什么來什么,幾頭野狼從林間冒出,一路追著李藝亡命狂奔,更是令觀眾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程雅婕抱緊了李藝的胳膊,閉上眼睛,都不敢再去看,不少觀眾也都為李藝的安危著實捏了一把汗,

    就連露西都接緊拳頭,低聲用英語為李藝加油和期待,已經完全沉浸在電影中忘乎所以了!

    很快,李藝一路跌跌撞撞,來到了蘭若寺外。

    野狼雖然到了這里后駐足不前,不再追趕李藝,但陰風陣陣,氣氛驟然變得更加陰森恐怖,只有李藝渾然不覺般,還在四處張望,詢間有沒有人在。

    就在觀眾們更加為他擔憂的時候,李藝之前遇到過的夏侯劍客,和午碼扮演的燕赤霞雙雙登場,一出來便打的難分難解。

    李藝嚇得縮在旁,眼看兩人斗得太厲害,為了不被波及,他起身便跑,結果沒想到正好被落地的兩人夾在了中間,被他們一左一右兩柄劍指著。

    隨后,從他們的談話中,李藝和觀眾們都對他們的名字以及恩怨有了一些了解。

    夏侯劍客為了天下第一劍的虛名,追著燕赤霞扛了七年,但也足足輸了七年,為人心高氣傲,居心不正。

    眼看兩人又吵了起來,而且雙方的劍鋒都對著自己,李藝急忙當起了和事佬,說道:“對!他說得對!你也真是的,他已經打不過你了,你還這么說他,他當不是很沒面子!

    “你也是的,人家大胡子已經避開你了,你這是何苦呢,一直纏著他!”

    “不如大家把劍放下來,用自己的愛心來感動對方。要知道,宇宙是無限的,愛才是永恒的!”

    “這是愛的世界,不是劍的世界,愛才是最有力的武器!”

    夏侯劍客率先收了劍,不過顯然不是被李藝說服,而是嫌他啰嗦,說他的話比燕赤霞還多,燕赤霞更是調侃道;

    “書生,你這么需要愛,應該去青樓,而不是來這里!”

    這一段戲,原本格外的緊張,結果被李藝這兒一攪合,反而充滿了喜感,令觀眾們笑作一片!
2020重庆时时什么时候开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