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諸天大道宗(大道紀) 裴屠狗

第771章 靈肉和諧,精氣趨同,身神平齊

    呼呼~

    踏步走出道觀之門,映入眼簾的,是彌天漫地,近乎無邊無際的風雪呼嘯。

    徹骨冰寒縱然以楚凡三人如今的體魄,竟也感受到了寒冷。

    “零下七十三度了”

    蘇杰伸出手,感受著冰涼的空氣,明悟前路的喜悅瞬間消失不見。

    他早已到了寒暑不侵的地步,卻仍會感受到刺痛冰涼,可想而知這種溫度之下的普通人遭受的將是何等惡劣的天氣。

    若只是如此,以人類如今的科技程度,還可以抵擋,因為南北兩極最冷的時候,溫度比這還要低下。

    但他能夠感覺到,天氣,還在越來越冷,溫度,還在以緩慢到不可查覺卻又不可抵擋的速度下降著。

    以這種速度,用不了多久,地表之上就不會有任何普通人生存的土壤了。

    “太陽,已經近乎看不到了”看著昏暗黯淡的天空,楚凡只覺自己的聲音沙啞到幾乎難以辨別的程度。

    這,是正午!

    萬里無云的天空之上,本該是大日高懸,難以直視,可此時,哪怕以楚凡這樣的目力,也僅能看到如螢火蟲般細小的光點。

    整個天地間所有的光芒來源,卻是星光,太陽的光芒,即將徹底消失。

    人類,在萬年的發展,即將踏入太空的關頭,被迎頭一擊,打回了原始社會,甚至,要從地表生物變成地底生物。

    這是何等可悲?

    何等恐怖?

    咔嚓~

    古長生吐出一口氣,灼灼濕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凝聚,竟在短短時間之中凍成冰晶,繼而跌落在地,碎成數截。

    “單單溫度降低,不可能吐氣成冰”

    古長生神情凝重:“不止是太陽的遠離,消失,還有著其他我們不知道的變化正在生成”

    太陽消失,玄星移軌,未知星系,這一切疊加起來,會發生什么,沒有人會清楚。

    正如沒有人知道,這短短三年,月球承受了怎么樣恐怖的撞擊,才會缺了小半。

    “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

    波特緩緩踏步而出,凝望一片冰川的人間,心中油然生出莫大的敬畏:“宇宙的塵埃,已經是我們不可承受之重了”

    相比于天地,相比于宇宙,人類是何等的渺?

    僅僅是玄星停轉剎那,脫離原本的軌道而已,竟已產生這般恐怖的后果。

    但這,比起宇宙之中那些恐怖的天文奇觀來說,又算得了什么?

    無人回話。

    哪怕是蘇杰,此時也沒有任何說話的性質了。

    呼~

    三人并肩走在大風雪之中,踩踏著半人厚的積雪,來到了山邊。

    自此處遠眺看去,只見天地間白茫茫一片,冰川聳立,萬物凋零,人間,變成了雪國!

    窮極目力,竟也看不到人類留下的任何痕跡!

    人類無數年里在玄星之上留下的痕跡,似乎在這短短的三年之中,已經被盡數埋葬了。

    恍惚間,三人全都失語,只覺自己好似回到了無數年前的‘冰河時代’。

    直到此時,三人才深切的明白。

    人類能夠存活在宇宙之中,是何等的奇跡。

    宇宙孕育了一切,可它本身,也蘊含著相對于人類來說無盡恐怖的危機。

    流浪的玄星,流浪的人類,該何去何從?

    三人對視一眼,皆看到彼此眼中的沉重。

    沒有安奇生的玄星,他們已經是最高了

    人類的悲喜并不相通,智慧靈光也不會一樣。

    同樣的一件事,就能得出千百上萬種截然不同的思路來。

    同樣一種法,也能修成萬般不同的神通來。

    人有貴賤,武有高低,唯本我慧光沒有不同,強絕如此時的安奇生,也不能夠締造出超乎自己思維,認知的‘靈魂’來。

    換而言之,縱然千變萬化,也只能變化出同樣思維的‘自己’,而不是傳說之中有著獨立于自我之外的‘分身’‘化身’‘應身’。

    集眾修行,也就應運而生。

    玄星,久浮界,人間道,萬陽界或有不同,但卻不約而同的留下了前人的傳承。

    這或許是薪火相傳,但其中,也必有集眾人之智慧突破自己認知的極限的原因在。

    尤其是人間道與萬陽界。

    這兩個有著相對于尋常人來說近乎長生的修行者的世界。

    兩界傳說之中,師傳徒,徒再傳師,師徒皆有所成的事情比比皆是。

    而此時感知到心中流過的諸般精義,安奇生的心頭就不由一動,這,卻是意外之喜了。

    甚至有些贊嘆。

    誠然,蘇杰是在他傳法的基礎之上悟出了‘斬三尸’之法的雛形,但也可見其前瞻性,開創性的思維。

    這,卻與修為,神意,心境都沒有關系了。

    一如玄星近代的諸多科學家,其最大的成果,往往在極為年輕的時候就已經發現,并有所成。

    靈光一現,本就是人類最為寶貴的財富之一。

    這一道不成熟的想法,對于安奇生來說,卻有著極大的用處。

    因為他本就已凝成三花,只是此時體魄拖累而不能夠在玄星宇宙凝成三花聚頂而已。

    斬三尸之法,的確發他所未想。

    他之意,本是三花聚頂之上混蒙一體,斬三尸之法,是斬,他要走的是合。

    然而,斬與合,本也不存在分歧。

    先斬而后合,同樣可混蒙三花,精氣神一體。

    嗡~

    心念一動間,在無人可知的細微之處,安奇生的身體開始發生蛻變。

    他的精神修持遠遠超過蘇杰不止一個量級,蘇杰僅僅是一個念頭浮現,他已經在心中推演出確切可行的‘斬尸’之法了。

    亦或者,他本已走過這條路。

    此時所做,不過是‘精氣神’之轉換,換而言之,要嘗試以精神,來反哺肉身。

    以達到靈肉和諧,精氣趨同,身神平齊的地步。

    這一步并不容易,因為相對于他燦若星海的元神,他的體魄直好似夜風之中的螢火蟲,兩者之間的差距,已不止是判若云泥了。

    仙人之隔,也不過如此了。

    呼呼~

    冰冷的星空之中,齊寸極目眺望,眸光有著閃爍。

    拉塞爾橫掠星海之中,蛇軀有些扭曲。

    自齊寸再度睜開眼開始,他的心中卻被一股無形的壓抑所充斥,痛苦的想要咳血。

    他駭然于齊寸的強大感染力,卻無法理解他到底為什么。

    終于,他忍不住發出嘶鳴之聲:“你殺了我吧!”

    “嗯?”

    齊寸似回過神來,淡淡的看了一眼掙扎的拉塞爾:“你雖有九頭,我殺你不過一合,你真要我殺你嗎?”

    神意微微震蕩即恢復平靜,卻無人知其心中如何作想。

    拉塞爾的嘶鳴戛然而止,他本就不想死,否則,早在淪落這處超凡荒漠之前他就已隕命了。

    更不會在被斬落一頭之后倉惶逃竄星海。

    “元陽上帝”

    齊寸無心理會拉塞爾,只是看了他一眼,又自凝望星海深處,他的神色有著變化,掙扎:

    “終歸是懼你,怕你”

    哪怕已下定決心,但真正到了最后,他心中竟然還是不可抑制的升起猶豫。

    這一瞬,他心中泛著漣漪。

    有關于元陽上帝的傳說在心中流淌而過

    那可是連那六位都心有忌憚,謀劃無數年都不敢親自出手的無敵存在!

    他的弟子,威震天下,教化眾生,他的徒孫巡天鞭日,俯瞰星海,哪怕是他的狗

    萬千思緒在他心中一一閃過,最終,他心念一定,斬滅了所有的雜念。

    轟!

    而就在其心念一定的同時。

    幽暗太空之中,盤坐道臺之上的安奇生也隨之抬頭。

    只見那一道橫貫星河,拉扯著那長達幾十萬里的星光尾炎的‘火球’,在轟然一震間,遁破虛空。

    以莫可形容的霸絕之態。

    追上了高速環繞銀河轉動的太陽系。

    嗡!

    遙隔不知多少億萬里之外的太空之中。

    無盡冰雪覆蓋,狂風籠罩的玄星之中,正在冰川之中開鑿,運作的無數入夢者們,全都似有所覺般抬起頭。

    只見已經徹底黑暗如夜空的黑幕之中,陡然間有著一抹燦若流火的光芒劃過,以超乎想象的恐怖速度。

    直直的撞向了另一個雖無比細微卻仍依稀可見的‘星星’。

    “那,那是太陽”

    匯聚無數資源形成的地上聚集地之中,有人發出夢囈般的呻吟:“太陽啊”

    是什么要撞擊太陽?

    除卻寥寥一些人之外,哪怕是絕大多數的入夢者都不知道。

    但看著那橫貫而去,欲要撞擊太陽的火光,所有人的心中突然升起明悟,似乎明白了什么。

    “撞擊,撞擊要提前了!”

    一處基地市之中,時刻監視著太陽的青龍,白虎,王之萱等人也都豁然起身。

    碰撞,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更快,也更加恐怖的多!

    下一瞬,石破天驚!

    無可形容的強烈光芒,在偌大的太陽系之中迸發開來,伴隨著的,是鋪天蓋地,好似無窮無盡般縱橫四散的宇宙射線!

    轟隆!

    無盡光芒淹沒了安奇生所在的大片星空,更似乎橫跨太空,照亮了逃遁數年之久的玄星!

    恍然之間,一切見此光芒者心頭皆震,一道莫可形容的浩大之音,似比光傳播更快,

    隆隆炸響:

    “齊寸,拜見元陽上帝!”
2020重庆时时什么时候开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