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我就是賣豬肉的 洞中狐

746 憋屈

    如果沒有北湖那幾個人的從中協助,王泉相信鵬舉商貿絕無可能無聲無息的拿下二十家屠宰場的承包權。

    林東跟王泉講過北湖幾人的威脅,只不過王泉當時采納了宋鵬飛的處理意見,讓林東拖著他們。后來這幾個人沒了動靜,包括促銷方案出來之后也不見他們出來鬧騰,王泉還以為他們知難而退消停了呢,可萬萬沒想到他們真的跟鵬舉商貿勾搭上了。

    現在看來,還真是應了那句老話,咬人的狗不叫。

    事情已然發生,想要補救都晚了,眼下最重要的是怎么安排這二十家屠宰場的分包商,還有南湖的供貨怎么解決!

    怎么按排這些分包商王泉并不犯難,大不了讓他們從北湖撤回來,把公司自己掌控的屠宰場分包出去,無非就是損失一點利潤而已。

    王泉真正擔心的是鵬舉商貿會不會趁機拉攏這二十家屠宰場的分包商,畢竟鵬舉商貿不具備自主生產的能力,他們只能依靠分包商保證正常生產,而這些分包商此時正處于慌亂之中,不排除被拉攏分化的可能性。

    從苗苗接到的電話來看,這二十家屠宰場共有將近八十個分包商,如果他們中間真的有人被拉攏過去,肯定會對其他分包商產生不好的影響。

    如果不能拿出及時有效的應對措施,甚至有可能讓更多的合作伙伴信心動搖,比如說屠宰場。

    要知道,九鼎商貿在北湖承包了五十多家屠宰場,鵬舉商貿能悄無聲息的拿下二十家屠宰場的承包權,誰敢保證剩余的屠宰場就是安全的?

    更何況,北湖那幾個人心思不明。

    如果北湖那幾個人鐵了心的幫鵬舉商貿,再加上屠宰場的信心動搖,九鼎商貿在北湖的盤子很有可能崩塌,甚至會影響到中原這邊的局勢。

    更讓人頭疼的是,北湖作為南湖市場的主要供貨產地,一下丟失這么多承包權,怎么繼續保證給遠洋商貿供貨?如果因為貨源問題丟失了南湖市場的占有率,豈不是一夜回到解放前?

    不可否認,這是九鼎商貿自成立以來遇到的最大危機,雖然王泉跟其他幾個股東之前都有過類似的猜想和心理準備,但也只是猜測等大行情恢復以后才會出現,誰能想到危機來得如此之快?

    王泉沒敢繼續胡思亂想,趕緊給林東打電話,先安撫住北湖那邊的分包商才是正事。

    ……

    林東的出現讓小宋以及另外幾個分包商相視苦笑,平時有什么事情都是由王富貴負責通知,連電話都很少打的林東突然出現在屠宰場,不用想都知道這個屠宰場應該就是被鵬舉商貿搶走承包權的其中一個了。

    分包商在觀察林東的時候,林東同樣注意到了他們的表情,故意用開玩笑的語氣問道“怎么今天沒有打牌?”

    林東知道王富貴經常被分包商拉著打牌,也知道他們玩的不大,輸贏控制在一千塊錢以內,所以平時也沒特別管束王富貴,正好用這個話題緩解氣氛。

    “林總,你就別逗我們了,咱們還是說說正事吧!

    小宋性子急,這個時候哪里還有心思跟林東開玩笑,直接點明了主題。

    有他帶頭,另外幾個分包商也是跟著附和道“林總,網上的消息是真的嗎?”

    林東緩緩點頭,看到他們一副失落表情,又是趕緊說道“沒多大的事,別一個個愁眉苦臉的,我過來不就是解決問題來了嘛!

    這句話成功勾起分包商們的興趣,一個個滿含期待的看著林東,屋內的沉悶氣氛也稍稍減輕不少。

    林東沒有急著說話,從兜里掏出香煙給幾個分包商一一派發,等屋子里升騰起煙霧之后才幽幽說道“消息是真的,確實有二十家屠宰場給公司打電話了。不過不要緊,咱們的大本營在老家,公司這邊已經安排好了,會在老家給諸位重新安排場子,而且都是屠宰量比較不錯的場子,不但不會影響各位的收益,還有可能讓諸位賺到更多,不知道你們對這樣的安排滿不滿意?”

    中原安排場子?

    小宋聽后先是一喜,隨后神色變得復雜起來。

    去年被九鼎商貿從中原趕出來,現在又要被鵬舉商貿趕回中原,這特么算是什么事兒!

    跟小宋比起來,其他幾個分包商想法就簡單許多,得知九鼎商貿的安排之后,臉上的苦悶一掃而空,轉而變得更加期待。

    能在老家發展,誰愿意背井離鄉?更何況屠宰量還有提升,能多賺錢誰還有不滿?

    “謝謝林總的安排!

    不知道是誰出聲表示感謝,幾個分包商也是趕緊跟著表示謝意。

    林東聞言搖頭,“如果真要表示感謝,反而是我得代表公司感謝你們,感謝你們沒有拋棄公司!

    “林總說笑了,且不說咱們合作這么長時間一直很愉快,單憑都是中原老鄉這層身份,我們也不能支持外人啊!

    “就是!

    “林總,我性子直,如果說錯話你別跟我一般見識!毙∷纬脵C插話。

    林東轉頭看向小宋,這兩兄弟最近兩次的表現很亮眼,在林東看來,他們兩兄弟比一般的分包商都要靠譜。就算的話,他也不會跟他計較。

    “眼看著旺季就要到了,行情也在慢慢上漲,正是賺錢的大好機會,咱們總不能天天為那幫南湖佬發愁煩心吧?我想問問,啥時候才能結束這種沒有意義的競爭,大家一起大把賺錢!

    在小宋看來,九鼎商貿跟鵬舉商貿的爭斗就是沒有意義的事情。實在不行九鼎商貿就先退一步,把南湖市場還給鵬舉商貿不就行了,反正九鼎商貿擁有大量的銷售渠道,就算沒了南湖市場一樣能夠混得風生水起。

    鵬舉商貿重新拿回南湖市場等同于恢復到之前的狀態,以前他們能盤踞南湖不出,為什么現在不能?

    雙方都收起鋒芒,憑本事賺錢多好。

    小宋的話勾起另外幾人的共鳴,紛紛看向林東,等待林東的回答。

    林東狠狠抽了一口煙,伸手把煙頭按滅在煙灰缸,沉聲說道“你們應該很清楚,這事兒是鵬舉商貿率先動手的,先是偷偷摸摸的談承包權,行不通之后又開始在網上帶節奏。一開始的時候公司并沒有打算搭理他們,可他們一而再再而三地發起挑釁,完全是把公司當軟柿子捏的姿態!

    “更可惡的是,他們不止一次的破壞團隊關系,一副不把咱們搞黃搞垮不收手的架勢。不是我吹牛皮,在豬副產品圈子里,咱們啥時候受過這種窩囊氣?銅鑼想黑咱們的錢都被咱們硬剛回去了,他們算個什么東西?”

    “說句不好聽的,咱們不主動打壓別人已經算善良的了,怎么能容許別人騎在咱們頭上作威作福?你們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林東說話的時候毫不掩飾自己的情緒,他說的實話,一點都不怕別人質疑。分包商聽完這話,想想鵬舉商貿的一系列舉動,壓抑在心底的怨氣瞬間噴涌而出。

    如果沒有鵬舉商貿搞出來的這些事情,這個時候大家伙兒依舊能每天小酒小菜的安穩賺錢。就是因為他們搞事,讓大家變得患得患失,連覺都睡不好了,甚至差點斷了財路。

    斷人財路如同殺人父母,這話可不是說著玩兒的。

    越想越氣憤,越氣越憋屈。

    麻蛋的,我們團隊好歹也有幾百號分包商,掌握著一百多個優質屠宰場資源。真要算起來,不敢說國內豬副產品圈子的一霸,最起碼也得給我們大佬應有的排面吧?

    你們不但不尊重我們,反而不分青紅皂白的說捏就捏,說打就打,考慮過我們的感受嗎?

    人是感情動物,一旦情緒到了,理智也就不重要了!

    “林總說的不錯,咱們這段時間就是過的太安逸了!

    一個長著絡腮胡的分包商突然開口,目光掃向旁邊的同伴,眼神里帶著兇光,“想想以前的咱們,哪一個不是為了多拉一個客戶費盡心思,且不說手段是否光明正大,最起碼咱們都有一顆積極進步的心!

    “再看看現在,沒了競爭壓力,一個個都習慣了安逸的生活,就連脾氣也都變得溫順不少。說好聽點是咱們懶得跟他們計較,說難聽點就是沒了斗志,要不然他們怎么敢騎到腦袋上拉屎?”

    說著,又是看向林東,狠聲說道“林總,我支持公司繼續干下去,不把他們干殘干廢算是咱們沒本事,我就不信了,幾百號人還能斗不過一群跳梁小丑?”

    “老路說的沒錯,泥人還有三分火氣呢,更何況咱們不是泥捏的,林總你就說需要我們干點啥吧!”又是一個分包商出聲附和。

    不管他們是真情還是假意,能說出這番話就讓人感覺欣慰,林東臉色好轉一些剛準備說話,就聽到小宋不屑冷笑道“咱們有這種決心,不代表其他人也有這種決心!

    “血性不是每個人都有的,有些人做生意時間長了,干啥事兒都要先考慮利益,如果不能擰成一股繩,吊的作用都沒有!

    完又是對著林東說道“林總,我不是說喪氣話……”

    林東點頭,“宋總的意思我明白,而且宋總說的并沒有錯!

    稍微停頓一下,林東又是嘆氣說道“說實話,公司對諸位的要求并不高,只要諸位能夠堅守好自己的崗位就行。當然了,如果有需要諸位幫忙的,公司肯定不會藏著掖著,畢竟大家是一個團體!”

    ……

    賀鵬舉的目的達成了!

    事實證明,拿到承包權的消息一經發布立刻引發大量同行的激烈討論,雖然已經明確說明一周之后才接收大量訂單,可還是低估了同行的熱情,在很短的時間內公司內勤就接到了幾十個電話,無一不是想要下單訂貨的。

    最讓賀鵬舉高興的是,陷入僵局的中原終于有了新的變化。

    陶冰打來電話說消息公布后沒多久,就有十幾個分包商通過不同渠道向他傳遞合作信息,這其中有之前拉攏沒成功的分包商,也有沒有接觸過的分包商。更讓激動的是,之前拜訪過的屠宰場也有打來電話,雖然沒有明說,卻是邀請陶冰他們再過去一次,其中意味不言自明。

    跟賀鵬舉猜想的一樣,一旦找準突破口,事情就會變得相對簡單許多。

    為了拿下北湖的承包權,賀鵬舉在傅海生他們那里付出了不菲的代價,現在看來,很值得!

    只要能打開中原的局面,哪怕北湖那邊一分錢不賺都沒關系,這是賀鵬舉給自己定下的底線。

    “北湖這邊還沒有結束,賀輝暫時走不開,中原那邊的事情就要麻煩你多多操心了。分包商可以先不理會,主要還是跟屠宰場溝通,只要拿下承包權才能給九鼎商貿更重的打擊,也會有更多的分包商主動投向咱們!

    聽到賀鵬舉的這句話,陶冰微微一愣,下意識的問道“北湖那邊還能拿到承包權嗎?”

    賀鵬舉輕輕一笑,坦然說道“九鼎商貿在北湖承包了五十多個屠宰場,咱們才拿下二十個,遠遠沒有達到預期目標。再說了,拿下越多的承包權,越能讓中原那邊變得輕松可破!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賀鵬舉語氣中突然多了一絲譏諷,“中原那些分包商不是無腦相信九鼎商貿不會輸嗎?我倒要看看他們眼睜睜的看著九鼎商貿丟失承包權,還能不能堅持自己的信念!

    陶冰心中暗喜,跟賀輝一起忙活了幾個月,一點實質性的好處沒有撈到,反而浪費了自己不少精力,甚至影響到了自己的生意。他不止一次的想過,如果再僵持不下的話,自己就要果斷退出。馬上就要到旺季了,總不能舍棄了自己的生意陪著鵬舉商貿瞎玩吧?

    現在看來,這幾個月總算沒有白忙活。
2020重庆时时什么时候开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