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戀戰新夢 胖子愛吃燉豆角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老糊涂了?

    “顏煌啊!

    “菲姐?”

    晚上的時候拍完收工回屋休息。顏煌看著手機上三生三世的視頻。彈幕出人才。

    東華帝君和鳳九的戲份尤為吸引人,按理說不應該的。因為童憶是絕對的女一番,這部和電視劇都是當之無愧的大女主。但沒辦法,顏煌雖然是男二,嬴雪白是女二。奈何這次居然可以算是嬴雪白的顏值巔峰。

    而顏煌的東華帝君,高大帥氣,天地共主的氣場簡直透過屏幕噴涌而出。一舉手一投足都是帶著風雷紫金錘的感覺。

    但偏偏剛中有柔的是。

    鳳九報恩下凡嫁給渡情劫的東華帝君,新婚夜那一晚的BGM居然是顏煌寫給嬴雪白并演唱的插曲《繁花》。

    古風配合溫婉的曲調,在嬴雪白已經成功發行專輯證明演唱實力的細膩甜美歌聲中配合洞房花燭夜演唱出來。更顯唯美。

    “遇見你的眉眼

    如清風明月

    在似曾相識的凡世間

    顧盼流連

    如時光擱淺

    是重逢亦如初見”

    “數著年月只為花開那一面

    就算來來回回錯過又擦肩

    你的喜悲憂樂我全都預見

    三千繁花只為你一人留戀”

    如同鳳九對著東華唱的,又如同顏煌對著嬴雪白唱的。

    一時之間不止CP粉,兩邊的粉絲也都激動酸甜不已的頻繁刷屏然后熱搜一直持續不斷。

    顏煌早習慣熱搜了,沒在意。只是看著視頻電視劇里鳳九古裝的美,愛意盡顯的看著東華帝君。

    電話就響了。是劉雨霏。

    “不要和她計較……多照顧一下!

    看來劉雨霏是知道了,第一句就這個。

    顏煌笑:“我沒計較,也照顧了。你知道照顧到什么程度嗎?指著我鼻子罵我吃小灶耽誤周期還要人頂上,我也什么都沒說!

    劉雨霏語氣一滯,輕嘆開口:“打電話和我契爺一通哭訴,還說被人咒契爺早點死!

    顏煌皺眉:“你契爺不也是個成功企業家嗎?耳根子這么軟?自己判斷能力都沒有?”

    劉雨霏笑:“他大她三十歲啊。當女兒寵著……”

    顏煌恩了一聲:“反正我不和她一般見識!

    劉雨霏無奈:“我知道?次颐孀恿,讓你受委屈……”

    “也不全是看你面子!

    顏煌感慨:“她趕上娛樂圈最好的時代了!

    劉雨霏好奇:“什么最好的時代?”

    顏煌開口:“我脾氣收斂低調的時代!

    “呵呵!

    劉雨霏笑,語氣輕柔:“是,我也趕上了,之前你脾氣大強勢霸道我也沒見過,就是聽說而已!

    隨即開口:“總之我勸勸契爺,畢竟她這個咖位和身份大家只是給我契爺面子而已。她自己不收斂還總惹事,都是給我契爺添麻煩而已。要不是看在契爺的面子上我都不想理她!

    顏煌示意:“無所謂。我一堆事要忙,哪有閑心理這些?”

    劉雨霏又道謝,客氣幾句就掛斷。

    只是沒多久,電話又響起,白小寧的。書吧達

    “顏煌。Baby怎么了?好像在劇組和誰吵起來了?”

    顏煌疑惑:“你怎么知道的?”

    白小寧開口:“陳近非陳總和汪總聯系,汪總又和我聊了一下。我不知道情況,問了baby說她太囂張了,但是沒否認也牽扯到說了陳總一些事!

    顏煌笑:“baby嘴夠狠,罵急眼了說人家是圖對方歲數大,等著對方去世她接受遺產!

    白小寧失笑:“baby?!她會這么說?”

    顏煌恩了一聲:“話趕話嗎?怎么了?對方計較嗎?”

    顏煌皺眉:“人真是都這樣,沾上女人就容易老糊涂,以前創辦事業的精明去哪了?不分青紅皂白,不知道自己金絲雀什么德行,就在那開始護著?”

    “人不都這樣嗎?”

    白小寧開口:“不說這些。你看有沒有必要讓baby道個歉……”

    “什么?”

    顏煌坐起:“你是不是男人?人家知道護著自己女人,你還說人都這樣,你怎么不護著?”

    白小寧無奈:“兩人吵架沒什么,baby到底還是帶出來對背后人的辱罵……”

    顏煌張張口,最終示意:“你要是問我的意見,我覺得沒必要。但這是你們自己的事,你們商量決定吧!

    說完不等對方開口,掛斷電話。

    隨手丟在一邊,顏煌躺在那里看著天花板。

    “你聽說了嗎?”

    “什么?”

    “你家顏煌在劇組被一個十八線欺負了!

    “什么?!”

    兩個什么的語氣是不一樣的。過完年去象山繼續考察。同周莉制作人一起學東西。

    嬴雪白上進心事業心都不提了,公認的好強。所以很專心很刻苦,而且不多話不多事不參與,就跟著周莉如同拎包助理似的。只是陪同而已。

    已經談妥了,時間都定了。但還是要和導演一起再看看場景哪里不合適,要進行小范圍修改。畢竟不可能完全按照原著劇本的要求來。

    晚上休息的時候,不拍戲居然也很累,不過嬴雪白覺得很充實,至少不用空閑的時候胡思亂想。

    可偏偏總有人碧池過來主動告訴你什么。

    比如薛雙在嬴雪白泡腳看劇本的時候,坐過來好奇開口說了事。

    嬴雪白驚訝看著她:“十八線欺負他?!”

    薛雙恩了一聲:“劇組都不是新聞了。有認識的傳出來的,一個女三可能都不算,仗著是一個金主的女朋友,結果屢次刁難顏煌。怪他出去吃小灶,怪他隨便請假然后耽誤拍戲還得別人行程往前串,還總找茬!

    拉著嬴雪白手:“而且你不知道,baby為了維護他,居然還把對方罵了,不過也得罪了那個金主。白小寧四處找關系平事,可能還得讓baby道歉呢!

    嬴雪白愣了很久,繼續看著劇本沒回應。

    薛雙驚訝:“你這算什么態度?”

    嬴雪白搖頭:“他不會有事的!

    薛雙不解:“有沒有事不說,你這算回答我嗎?”

    嬴雪白大眼睛看著他:“可以啊!

    薛雙不敢置信:“我特么……”

    “你想死啊你?!”

    嬴雪白直接腳伸出來還帶水踹過去。薛雙咯咯笑著拋開,隨即抱怨:“臭不臭?”

    嬴雪白要拿水直接潑,薛雙趕忙躲開,嘀咕走掉:“懶得理你!

    砰地一聲關上門。

    嬴雪白沒好氣再把腳伸進盆里,卻感到水溫有點涼了。
2020重庆时时什么时候开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