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別叫我歌神 君不見

第1057章:毫無下限

    后臺,金東煥等人一臉的呆滯。

    剛才,這是什么情況?

    許久之后,金東煥這才轉頭去問音響師:

    “反向修音呢?”

    “我修了!”

    其實音響師剛才已經忘記操作了,但回答的還是理直氣壯。

    反正修音了也不管用啊,你又不是不知道!

    沒有了工作上的壓力,就連音響師都被這首《偷臉賊》圈了進去。

    他們看過很多現場,卻極少能看到這種現場。

    許多的男團現場都很炸,炸沒什么奇怪的,能夠脫穎而出的,不炸才怪。

    但是邵陽陽和佟雨的現場,是先冰后炸。

    一開始有多陰郁冰冷,最后就有多狂放爆炸。

    這種反差和對比,加上那讓人嘆為觀止的“摔盤子進行曲”,讓人目不暇給,耳不及聽,幾乎連思考都忘記了。

    就算是語言不通,也無法阻擋這首歌的魅力。

    如果說韓國那些男女團的歌曲,是精心制造的商品。

    這種音樂,就是無法復制的藝術品!

    通篇都寫著五個字:“藝高人膽大!”

    普通人你敢這么玩?

    那么問題來了,摔盤子摔出來節奏也就罷了,旋律是怎么摔出來的?

    盤子是打擊樂器還是彈撥樂器?

    這種樂器怎么學?是買了盤子隨便摔就行嗎?

    不然我回去也摔摔看看?

    只有郝凡柏聽得是頭皮發麻。

    他當初給谷小白的demo,和最后谷小白給他的成品,簡直就是兩個次元的存在。

    就算是他,也沒想到谷小白能夠把編曲這種幕后工作做得這么好。

    如果說儺舞之類的加入,他還能想到一點點的話,那么后面摔盤子這種,簡直是讓人難以置信。

    他總感覺,這首歌是因為谷小白因為不能來現場和小蛾子一起同臺演出,所以氣得摔盤子摔出來的!

    如果不是這首歌太短的話,說不定谷小白都能摔出來一首交響曲,直接把“摔盤子”技能點到大師級了。

    佟雨和邵陽陽,幾乎是像螃蟹一樣橫著走下舞臺的。

    看到沒,我們就是這么牛逼!

    后臺,那個含白量超高的男子組合“WEI”的幾名成員,正用陰郁又怨恨的目光看著兩個人,特別是那個長得最像谷小白的門面擔當,一臉的綠色,臉都扭曲了。

    他們之所以怨恨,不是因為他們偷臉,也不是因為被罵,而是因為他們輸了。

    就算這是一場沒有現場打分的比賽,就算這是勝負自知的演出,但他們依然覺得,自己輸了。

    而韓國的社會,并不排斥耍手段作弊贏了的人,反而會對輸了的人格外冷漠與排斥。

    現在他們還難以接受。

    自己怎么會輸?怎么可能會輸?

    以后我們該怎么辦?

    邵陽陽兩個人,也是在HSL進行的訓練,其實算是和他們師出同門。

    他們對邵陽陽兩個人,其實暗地里是羨慕嫉妒恨的。

    明明唱功、舞蹈之類的,都不如他們,為什么人家已經在中國是最頂級的流量明星了?

    自己還在辛辛苦苦的訓練,等待出道。

    為什么?憑什么?

    我不服!無憂中文網

    現在他們知道差距了。

    雙方在舞臺上的表現,根本就是天壤之別!

    晃著膀子走過了幾個人的身邊,邵陽陽還“哼”了一聲,說了句:“讓開!”

    就橫著膀子晃著過去了,像是身上有一百八十斤肌肉,完全不怕對方群毆似的。

    對那些人的眼神,他是連個回應都不看。

    敗犬,不配哀鳴!

    轉過一個彎,避開了所有的視線,兩個人對望一眼。

    然后“嗷嗷嗷嗷嗷嗷嗷”叫著,擁抱在了一起。

    “雨姐我們好牛逼!”

    “陽陽我們帥呆了!”

    “我們是巨星!”

    “牛叉,就是牛叉!”

    兩個人出道很久了,參加校歌賽很久了,甚至成為流量前排也已經很久了。

    但是內心一直有一種不自信。

    直到此刻,他們才有一種感覺。

    自己是一名歌手!牛叉的歌手!

    唱完一首歌,全身充盈著難言的自信。

    好想就這樣繼續下去!我可以唱一百年!

    有時候,快樂就是如此的簡單。

    兩個人已經下去了,但是帶來的影響,依然還在。

    舞臺下,觀眾們依然在交頭接耳,討論著剛才的那首《偷臉賊》。

    下一個上臺的韓國組合,就有點提不起勁來,在舞臺上的演出,有點敷衍。

    而這一次,輪到“士子舞團”出場了。

    “哎呀,弟弟們終于出場了!”

    “我都盼了好久了!”

    士子舞團這一次演出的還是《喵很酷》。

    雖然后來郝凡柏找了很多人幫他們制作新的曲子,但是還沒有能夠超越這首他們的“出道曲”的。

    當士子舞團的少年們上臺的時候,舞臺下,大家也沒什么反響,只是好奇這是什么組合,怎么那么多人。

    士子舞團大概是迄今為止,上臺人數最多的團體,足足十多個人。

    從時間上算,“士子舞團”元旦出道,到現在不多不少半年時間了,十多歲的少年,正是長身體的時候,為了這支士子舞團,郝凡柏專門派人管理他們的伙食,各種肉類更是對他們敞開了供應。

    這在春秋時代,沒有大規模養殖和冰箱,其實還算是蠻奢侈的。

    不過效果也是非常顯著,此時這十多個少年,一個個高了差不多半頭,面容也慢慢長開了,少年的稚氣之中,又多了一些硬朗和帥氣。

    他們上臺的時候,穿著白色的,造型各異的演出服,看起來和普通的韓國男團沒啥區別。

    但他們這些來自時空彼岸的演出者,有一個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借用舞臺道具系統!

    看著舞臺上的十多個少年,說唱之中,“刷”一聲,變身豎瞳貓耳,各色毛皮的貓妖,在舞臺上蹦蹦跳跳唱歌的時候,頓時讓舞臺下:“嘩”一聲,驚訝的睜大了眼睛。

    這戲法是怎么變的?

    網友們早就等著了,此時彈幕瘋狂彈出:“來了來了,小白的親弟弟,不會小白變身絕活的不是親的!”

    “嗷嗷嗷嗷,我的貓妖弟弟,我可以,我可以!”

    后臺,金東煥已經不打算再指望調音師了。

    他看著前臺蹦蹦跳跳的少年們,冷冷一笑,雙手連拽……

    把耳返拔了。

    唱?我讓你唱!
2020重庆时时什么时候开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