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猛卒 高月

第一千零二十章 計中之計

    尉遲虎沒有入睡,他還在城墻上向南面眺望,雖然十五里外爆發了一場殲滅戰,可以他看不見,也聽不到,距離太遠,加上又是晚上,尉遲虎竟一無所知。

    他不擔心尉遲青被曾靖海擊敗,畢竟尉遲青帶了兩倍于敵軍的兵力,無論如何,曾靖海軍隊都不是對手。

    尉遲虎擔心兄弟帶著一股怒氣而去,他會不會趁機縱兵搶掠番禺縣,番禺縣的西方海商為數眾多,積累了大量財富,尉遲青就不止一次說過,應該沒收這些番人的財富,給跟隨他們多年的士兵們一點好處。

    現在想起來,尉遲青是帶著跟隨尉遲家族多年的五千軍隊去的,恐怕兄弟蓄謀已久,就是要趁機搶掠番禺城。

    尉遲虎心中十分惱火,卻又無計可施,若不讓兄弟發泄一番,恐怕遲早會惹出其他大事,實在不行,就是犧牲這些番人海商吧!

    “將軍快看!”

    有士兵指著南方大喊道:“那邊有火光,好像就是番禺縣城內!”

    尉遲虎也看見了,遠處火光大作,方向正是番禺縣。

    “該死的混賬東西!”

    尉遲虎氣得咬牙切齒,不用說,尉遲青開始縱兵掠城了。

    不多時,城下出現一隊士兵,為首之人是一名郎將,叫做李金滿,尉遲虎認識他。

    “出什么事了?”尉遲虎在城頭上問道。

    “二將軍縱兵搶掠番禺縣,到處燒殺奸淫,黃將軍制止不住,懇請大將軍前去制止!”

    “曾靖海的軍隊呢?”尉遲虎有些奇怪地問道。

    “他們是來搶船的,在集南灣搶了十幾艘千石戰船就走了,二將軍沒趕上,他便把怒氣發泄在縣城內,說要殺光大食人和波斯人!

    原來曾靖海是來搶船的,說他莫名其妙跑來做什么?

    可想到兄弟的肆意妄為,尉遲虎就一陣頭痛,如果只是搶幾家番人海商,也就是由他去了,可縱兵滿城奸淫燒殺,這絕對不允許。

    他叫過自己的親兵校尉,把自己的金牌遞給他,“你帶一隊弟兄趕去番禺縣,讓二將軍立刻住手,如果他不聽,可直接奪他的軍權,把他綁回來見我!”

    “遵令!”

    校尉接過金牌,跑下城去調兵,這時,郎將李金滿喊道:“將軍,我手下有不少被二將軍打傷的弟兄,流血不止,能否讓我們進城給弟兄療傷?”

    尉遲虎沒有懷疑,立刻下令道:“開城門,讓他們進城療傷!”

    南城門緩緩開啟,吊橋也吱吱嘎嘎放下,親兵校尉還沒有出來,李金滿的手下便蜂擁著向城內沖去。

    尉遲虎忽然覺得不對,士兵太多,剛才黑暗中只看見一兩百人,怎么沖進來卻有兩三千人?

    “給我站!”尉遲虎大喊道。

    但沒有人聽他的話,繼續有大量士兵涌來,至少有五六千人了,黑暗中還有不少騎馬的大將。

    “不好,中計了!”

    尉遲虎大叫一聲,“快快關城門!”

    但已經來不及,城內喊殺聲驟起,一名士兵奔來道:“是敵人,殺上城來了,弟兄們抵擋不住,將軍快走!”

    尉遲虎調頭便向城北奔去,但只奔出十幾步,便有數百士兵殺上城頭,將他的前方堵住了,尉遲虎心中恐慌,又調頭南奔,但南面也殺來上千人,將他去路堵死。

    尉遲虎一時間走投無路,這時,數十名士兵瞬間殺至,用長矛頂住了他,為首將領正是李金滿。

    “李金滿,我待你不薄,你為何要造反?”尉遲虎眼中噴出火來,兇狠地盯住李金滿。

    李金滿搖搖頭,“尉遲虎,你還沒有看出來嗎?這是朝廷大軍來了,我是唐臣,自然效忠朝廷!

    “!”

    聽說是朝廷大軍,尉遲虎一下子驚呆了。

    十幾名士兵一擁而上,將尉遲虎按到,將他牢牢捆綁起來。

    “李金滿,我兄弟呢?”尉遲虎被按在地上大喊。

    “他被三萬朝廷大軍包圍,已經陣亡了!

    尉遲虎痛苦地閉上眼睛,自己什么都算到了,就是沒有算到朝廷大軍,可謂生不逢時,天亡尉遲家族也!

    天漸漸亮了,黃吉祥也被一輛囚車帶到南?h,另一名被俘大將率領五千士兵冒充援軍,騙開城門,士兵們一擁而進,將黃吉祥抓捕。

    有的讀者或許奇怪,只相隔二十里,完全可以用鴿信往來,豈不更快?

    因為事件發生在晚上,鴿子夜盲,無法飛行,所以就造成了兩遍信息不暢,晉軍便利用了這一點,先圍城打援,再兩頭騙城,不怕他們不上當。

    南?h的城中戰斗已經結束,近六千士兵全部投降,尉遲虎等十幾名大將都被抓住,連同剛上任還不到半個月的新經略使李鄜也成了俘虜。

    康保隨即令大將軍趙溫在降將李金滿的帶領下,率領三千士兵趕赴懷集縣,抓捕尉遲家族。

    李鴦也趕到了南?h,見到了兄弟李瑜的人頭,已經被尉遲青做成了便器,他放聲痛哭,拔劍將尉遲青的人頭斬得稀爛,又要去殺尉遲虎,卻被康保攔住了。

    “尉遲虎確實該死,但不急這一時,等他全家解來后,在菜市口斬首,不留后患!

    李鴦咬牙道:“聽說尉遲青有兩個兒子,請把他的兩個兒子交給我,我要親手殺了他們!”

    康保見他心智已被仇恨淹沒,便也不再勸他,點點頭道:“可以,但不要折磨他們,直接斬殺便可!”

    “多謝將軍成全!”

    “那你兄弟李鄜,你準備怎么處理?”

    李鴦沉默片刻道:“他勾結奸人殺兄奪位,已經不再是我兄弟,我不管他,將軍請按照晉王殿下的意見處理吧!”

    康保淡淡道:“晉王的意見就是賜他一杯毒酒!

    “我同意!”

    李鴦心中原本有些不忍,可一想到他勾結尉遲虎,害死自己的親兄弟,李鴦心中的親情便蕩然無存,心中只剩下仇恨。

    康保隨即安排人看護好李鴦,他便前往王府大倉庫查看錢糧情況。

    南?h有三座官方倉庫,一座在城外,兩座在城內,城外倉庫是存放木材、食鹽、木綿等等大宗貨物,而城內的兩座倉庫,一座是糧庫,位于城北,里面有存糧八十余萬石,另一座是錢庫,錢庫內有各種金銀珠寶以及銅錢,價值五百余萬貫。

    這些財富都是歷年商稅以及稅賦的積存,李偲從未運往南唐朝廷,不過財富和糧食雖多,但這里畢竟是嶺南,財富只有積累而花費不多。

    康保需要安排劉家的回程船隊,將嶺南積存的糧食和財富運回河口港。

    下午時分,康保來在曾靖海的陪同下來到了集南灣,集南灣位于番禺縣東面,是一處凹入陸地的海灣,面積達一千兩百頃,入口只有百丈寬,這里是官船封存之處,被南?h百姓戲稱為船墓,有各種官船超過八百艘,其中戰船達五百余艘,大海船三百余艘,這是大唐盛世的余暉。

    這也是郭宋急于奪取嶺南的一個重要原因,廣州有大量船只,獲得這些船只,至少能夠縮短朝廷二十年的造船時間。

    廣州千石以上的戰船有三百艘左右,大部分都在南?h,集海灣內的兩千石以及三千石戰船就有兩百艘,另外新會和寶安兩地各有五十艘。

    陪同康保的水軍將領曾靖海介紹道:“以前官方也進行海外貿易,大歷十三年,一支兩百艘海船組成的官船隊在南洋遭遇風暴,船只全部沉沒,死亡的船員和商人超過萬人,這次災難驚動了朝廷,天子下旨,在事件調查清楚前嚴禁官船出海,這個禁令一直被市舶司嚴格執行,但調查了好多年也沒有結果,官船便一直沒有出海!

    “后來市舶司不是撤銷了嗎?”康保問道。

    “市舶司是撤銷了,但召王對出海貿易不太熱衷,要重啟這些海船不僅要花大錢重新修繕,還要招募上萬水手,召王始終下不了決心!

    “要花費多少錢修繕?”康保追問道。

    曾靖海搖搖頭,“這個我不太清楚,具體要問管事!”

    康保立刻命人去把集海灣的管事找來。
2020重庆时时什么时候开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