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司禮監 傲骨鐵心

第二百八十六章 我們找到老奴了!

    阿思通,建州女真人,漢名魏永壽。

    萬歷四十七年阿布達里崗之戰陣前隨劉興祚反正,因功升皇帝親軍千戶,后任聯隊長、旅團長、師團長,授陸軍中將銜,二等帝國勛章。

    為人貪財,性格殘暴嗜殺,廣受詬病,后因與復興社爭權,被奪軍職,改任陸軍訓練少監

    劉愛塔不可能背叛自己!

    奴爾哈赤不信,打死他也不信!

    對劉興祚,天命汗真是打心眼里喜歡,不僅將他賜為正紅旗,還給他娶了貝勒乳母女兒為妻,另外還將自己最喜歡的一件皮衣送給了劉興祚。

    大金建國后,奴爾哈赤又封劉興祚為一等副將,讓他成為大金第一個單獨統率漢軍的漢官。

    薩爾滸大戰明軍杜松部時,劉興祚奉命堅守吉林崖,為大敗杜松部立下了汗馬功勞!

    隨后對馬林部的戰斗中,劉興祚也是奮勇當先,帶兵沖破了明監軍潘宗顏的營地,這么一個人,怎么會背叛自己呢!

    奴爾哈赤無論如何也沒法相信劉愛塔會叛變,因為毫無理由。當年劉愛塔可是自己主動投奔建州的!

    可事實卻無情的打擊了奴爾哈赤,他萬分信任的劉愛塔不但反了,此刻還帶著手下的漢軍要砍他天命汗的腦袋!

    “殺奴爾哈赤!”

    悄然潛至汗王帳邊上的劉興祚手下漢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喊著震天的口號殺出,護衛汗王帳的白甲擺牙喇親兵們在沒反應過來之前,就被漢軍斬殺了上百人之多。

    出其不意的漢軍在劉興祚兄弟等人的率領下目標很明確,根本不與左近擺牙喇糾纏,兩千多人一路直奔汗王帳。

    沿途擺牙喇親兵們不是沒有試圖阻止,但漢軍集中一處瘋狂沖殺,他們根本擋不住。

    局面就如同現在的阿布達里崗,明明八旗占著兵力優勢,卻被兵力遠少于他們的明軍攪得稀巴爛。

    “放火,放火!”

    劉興祚的親兵隊長阿思通帶著一隊人到處點火,把路上過來的擺牙喇親兵帳篷都給點著了,帳篷起火之后又引燃四周林木,轉瞬就是火光沖天。

    望著正朝汗王帳殺過來叛軍和眼前升騰起的熊熊烈火,范文程的臉上滿是茫然和絕望,一顆心真是涼到了底:這下真是完了!

    若知這建州會有今日,當初唉!

    “汗王,快走!”

    納爾察和一等侍衛大臣拜蘭等人眼見叛軍來勢兇猛,親兵一時無法有效抵御,擔心叛軍會沖到大帳危及汗王的安危,便紛紛勸說奴爾哈赤先走。

    奴爾哈赤卻是眉目須發,按著佩刀怒道:“區區漢軍,有何可懼,叫擺牙喇擋住便是!”

    天命汗不愧是天命汗,再危險他老人家都是臨危不懼!

    “臣去宰了劉興祚那王八蛋!”

    何和禮見岳父不肯走,亦知此時岳父若走于局面更加兇險,便囑咐拜蘭等人一定要保護好汗王后,帶著手下戈什哈持刀向著叛軍方向殺奔過去。

    劉興祚部已沖至離汗王帳不足里許處,附近擺牙喇大多反應過來,正拼死前來阻攔。

    劉興祚也不理會從兩側涌上來的擺牙喇親兵,和弟弟劉興義等人帶著最精銳的兩百多人只在夜色中悶頭前進,遇到金兵便砍,目標就一個,那就是奴爾哈赤!

    帶人緊急趕來的何和禮很快就和劉興祚手下的漢軍遭遇,一隊持矛的漢軍也發現了他們,立時沖了上來。

    “殺!”

    何和禮很快帶兵和這隊漢軍廝殺在一起。

    不愧是跟隨奴爾哈赤的老將,雖然年事已高,但何和禮武藝仍是出眾,長刀用力揮轉劈下,一個漢軍便鮮血噴涌,捂著脖子倒在了地上。

    戈什哈們連同一同過來的擺牙喇們也是奮勇,殺的漢軍不住后退,這時就聽有人驚喜的叫了一聲:“是何和禮,發財了!”

    這聲叫喚把何和禮聽的一愣,因為女方說的是女真話。

    “你們是女真人,為何要跟劉興祚個漢人背叛汗王!”何和禮也不知道剛才叫喚的人在哪,拿刀厲聲喝斥。

    “女真人的天子只有大明的皇帝,奴爾哈赤算什么東西!”

    阿思通一臉獰笑的從人群中閃現了出來,大刀一揮,喝令部下女真兵們道:“這家伙是老奴的女婿,殺了他,大明朝廷有重賞,人人有份!”

    說完揮刀便奔了上來,數十名阿思通手下的女真親兵見狀也揮刀持矛沖了過來。

    另一邊劉興義也看到了何和禮,趕緊帶人從左側包抄了過來。

    何和禮身邊只有二三十個戈什哈,面對叛軍的重圍,他們倒也竭力反抗,但終是不敵一個個被叛軍砍翻刺倒在地。

    阿思通更是趁何和禮苦戰時,拿長矛趁其不備從其身后捅入。當時何和禮身子就是一僵,想要轉身,身上的力氣卻一點點的消失。

    “狗屁的四大臣!”

    阿思通上前將何和禮背上的長矛猛的抽出,鮮血噴涌中何和禮轟然倒地,嘴里似在念叨什么話,不過沒有人能聽見。

    阿思通可沒心思蹲下聽何和禮說什么,只知此人不但是奴爾哈赤的女婿,更是金國的四大臣,奴爾哈赤的左膀右臂,因此這個家伙的腦袋可值錢的很。

    抬手用刀就將何和禮的腦袋斬了下來,然后提著腦后的辮子就這么將首級系在了自己的腰帶上。

    這是生怕叫別人搶了去。

    劉興義見了阿思通樣子,“嘿嘿”一聲叫道:“阿思通,別管那些家伙了,你還想不想要萬兩黃金了!”

    “有錢傻子不要!”

    阿思通朝附近正涌過來的擺牙喇親兵們瞅了一眼,一臉不屑,提刀帶著手下的女真兵們就往前沖了過去。

    西南方向林中,數十名明軍望著火光滔天,喊殺震天的奴酋中軍大帳,一個個是又驚又喜。

    “這是怎么回事?”

    給沈世魁他們帶路的洗米華一臉愕然,心下嘀咕難道是有人打了跟他一樣的念頭把別的明軍給帶過來了?

    “給公公發訊號,我們找到老奴了!”

    沈世魁也是驚喜,但沒有馬上帶兵上去,而是從邊上的士兵手中拿過三枚升煙彈。

    繼而就聽“嗖嗖嗖”三聲,如鉆天龍般的發煙彈升空之后,三發紅色絢麗的煙花彈在半空中炸開。

    “公公,找到老奴了!”

    幾名爬在大樹上四下眺望的親衛隊員們興奮的歡呼起來。
2020重庆时时什么时候开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