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餮仙傳人在都市 小小羽

第1685章

    在那銀色靈舟之上,里面和外面看起來完全不同,足足仿若三層樓閣在里面相互分割,看起來非常整齊,精美的不知名木雕,刻有美幻絕倫各種各樣的鳥獸,不過最多的還是不知名的法紋。

    每一層樓閣之間都有一層淺淺的白霧,仿佛墻壁一樣,把上下給隔絕開來。

    而第一層周圍一片空曠,只有在邊緣處,有十幾個房間。

    等到古爭進來之后,那個輕言長老也跟著潘璇一起進來,看著之前的修羅人全部都聚集在中間的位置,朝著中間走去,一邊走一邊說道。

    “大家聽我說,這里第一層是修煉室,如果想要修煉的可以隨便選取一間,二層是眾人的房間,三層因為是門主的緣故,所以就不予給大家開放,真是抱歉,只要數月的功夫,我們就能來到天藍島,請不要著急!

    同時他來到中間的部分,在潔白的地面上,隨意踩動幾下,通往上層的那層結界就被打開。

    那些修羅人倒是不客氣,很快就走上去,各選取一間房屋走了進去,區區五天的時間,隨便打盹的功夫就到了,因此也沒有人趁此去修煉,一個個干脆養精蓄銳,正好趕了那么長時間的路,休息一下。

    而古爭和小瑩也同樣走上去,隨便選了一了無人的房間,走了進去。

    小瑩一般休息的時候,都是回到畫卷當中,基本很少在外面,因為一點都不習慣。

    房間空間并不小,東西一律俱全,更為關鍵的是,在進門對面的地方,有一扇泛著白光的窗戶,可以透過這里看到外面的景色。

    古爭湊過去一看,不知不覺中,靈舟已經前進,整個都隱逸在半空的云層中,依稀可以看到下面的藍色海洋,正在疾馳地朝著后面飛去。

    僅僅休息一夜的時間,古爭就再次打開了大門,朝著潘璇的位置走去。

    “噔噔噔”

    “進來!”

    古爭直接推門而入,看到潘璇正在透過那層窗戶,背對著他們。

    “怎么?有事情?”潘璇看著古爭和小瑩一起進來,眼中閃過一絲失望,不過還是說道。

    “上一次不是給你說,幫你找一個靜神的東西,讓你安安心,不要動不動就那么生氣,對于以后真的不好!惫艩庨_門見山地說道。

    說完從身后拿出一個深紅色的手串,上面現在看起來有些發白,充滿的時間在上面的痕跡,看起來絲毫不起眼。

    不過一絲絲安神的氣息從上面流露出來,讓她有些起伏的心情,情不自禁地被安撫下來。

    這個東西是小瑩在塔中一些存放雜物的地方找到,看起來應該是慈悲大師的遺物,也不知道為何被丟棄在那里,不過此時更是好給潘璇。

    這個東西古爭也檢查過了,沒有其他額外的功能,只要呆在旁邊,就有一種無形的力量,讓人心平氣和,正海給潘璇所用。

    “我不需要,我沒有問題,你拿回去還是給自己用吧!迸髓恼f道,同時身子再次扭過去,看著外面。

    “我給你放這里了,相信我,這個東西一定可以幫你一把!惫艩幉恢罏楹芜@一次有些冷淡,似乎有些特意疏遠自己一樣,只能把佛珠放在小小的桌子上,然后這才自行離開。

    “公子,對方怎么回事?”那種疏遠感也讓非常敏銳的小瑩感覺到,之前還非常熱情,可是現在又變成了一座冰山一樣。

    “我也不知道,或許對方的心事吧,或許下一次就好了!惫艩幰膊恢,搖了搖頭說道。

    隨即兩個人再次回到了房間中。

    等到門外的腳步聲走遠,這邊潘璇才轉過頭,看向桌子上的那串紅色手串,有些愣住了。

    “啊啊啊”

    在一處無人的房間中,潘璇慘痛的聲音響徹整個房間,可惜的是,沒有人會知道這一切,這樣仿佛想讓人自殺的疼痛沒有人能夠知道,但是除了一個之外。

    足足持續了三天的時間,這種非人的折磨才停了下來,而她幾乎跟一灘爛泥一樣,躺在地上,

    “哐當”

    門外的大門被打開,一個高大的身影走了進來。

    “老祖!”

    她很想起來,可是在怎么努力,身上都沒有絲毫氣力。

    一道血光從老祖身上冒出,滴溜溜在空中一轉,一個血色的圓環出現在空中,下一刻,閃電般融入她的體內,讓她的身體再次充滿了氣力,至少可以站起來了。

    “不知道為何,自從把你抓回來之后,我隱約感覺一種,我們修羅一組的命運已經連接在你身上,所以我賜你血環在身,之前的磨練你已經有資格承受,不過你要是駕馭住,那么說明這個世界果然對我修羅不利,你要駕馭不住,那就等著死吧,哪怕你是我血滴孕育出來,也不會例外!

    老祖說完之后,整個人就消失在原地,仿佛從未來過一樣。

    可是那種痛苦,并沒有隨著血環的沒入而減輕,反而更加強烈,只是時間太短,短到他還沒有來得及喊出聲,就已經消失了。

    隨后就被派了出來,而這一切沒人知道,只是知道她能得到老祖的青睞,連私自把看守的東西給送敵人,都能被原諒,更是讓人重視起來。

    雖然那事情做得隱秘,可是沒有人能逃過老祖的眼睛。

    不過血環加身的她,每次那種痛苦不定時的出現,讓她都想死了一了百了,可惜她連死都沒有那么容易,這也讓她的脾氣越發得見漲,不論敵我都對她敬怕有加。

    “哼”

    這在想著以前的事情,忽然之間她臉色一臉,忍不住悶哼一聲,可惜那種極致痛苦的感覺一閃而逝,連讓人反應的機會都沒有。

    而在自己身體內部,那一個血環,依然在進來的位置不動,從那時到現在,根本沒有任何變化,仿佛在眼中老祖的眼中,自己全身都是錯誤,要活生生把她給逼瘋,這才算懲罰她。

    不由自主的她,朝前走幾步,把那桌子的手串給拿了起來,頓時一道平和舒坦的氣息從手中傳來,似乎連剛才的痛疼都已經忘掉。

    更讓她驚訝的是,這股氣息順著身子直沖而上,竟然直接沒入那血環當中。

    一直不受控的血環,此時猛然地一顫,竟然緩緩地從身體內部消失不見,融入她的體內。

    在她凝神片刻,手掌之間,一個小小的火圈出現在掌心,仿佛烈焰在燃燒一般。

    她朝著自己的脖子上摸去,隨著一道光滑閃過,一個項鏈浮現在脖子當中,被她輕柔地摸在手中。

    “希望上天保佑我修羅一族!”

    三個月之后,在北海無邊海域當中,一片幽藍的海面上,海風吹過海面,蕩起大片的海浪。

    在一片蔚藍的天空當中,天空一艘銀色飛舟,和海面一艘巨大的云海艦破浪而來,朝著這邊飛速前進。

    在云海艦前面的甲板之上,許多人站在那里,朝著遠方看去。

    在穿透外面一層白色濃霧之后,一個巨大的島嶼突兀地出現在他們的面前,隨著越來越近,大家也逐漸看到了它的外貌。

    島嶼的面積十分巨大,看起來呈橢圓形,平原森林,山丘山脈應有盡有,要不是與世隔絕在北海深處,恐怕都不會成為島嶼。

    在島嶼的外面,還有七座大小不一的島嶼,如同眾星拱月一樣,分散在大島的外圍。

    不過在島嶼之上,一個個參天大樹的般的石殿零散地分布在上面,是不是閃過一絲光芒,散發出一股危險的氣息。

    所有人哪怕不懂陣法,也能看出來,這上面的石殿應該是一出出陣法的基礎,只不過在沒有發動之出,誰也不會想到這到底威力幾分,不過看似全部島嶼都有這種石殿,恐怕威力不凡。

    而在最中間島嶼的中心之處,一個散落而起的城池在其中,許多輝煌的建筑,哪怕從靈舟上來看,也是覺得氣勢驚人。

    藍藥門,正如其名,以擅長煉制丹藥極為出名,許多叫的上名字的丹藥,追其來源可以說都是指向他們,不過大多都不知道他們的位置具體何處,更何談見到他們的人。

    只是知道他們占據一座海外仙島,人妖都有,并不會歧視其他人,一視平等,屬于上古遺留出來的一處地方,每隔一段時間,也許是萬年,也許是千年,就會出去一趟。

    尋找一些天賦的弟子,還有一些人出去在紅塵打磨,還有一些搜集一些珍稀藥材,不過如果對方不說,誰也不知道他們的身份。

    因為他們的修行功法許多都是收集交換而來,因人而異。

    當然這一切,古爭以前都不知道,都是旁邊的潘璇告訴他。

    在那一次古爭給她送過手串之后,足足兩個月她才重新露面,再次恢復以前的樣子,不過古爭看到她手上的手串,也發覺對方的脾氣似乎消減了許多。

    隨著他們的靠近,也可以看出來,在前面一處巨大的碼頭上,許多人已經聚集在那里,似乎在等著迎接他們。

    很快靈舟和那艘云海艦?苛四沁,一個個人從里面魚貫而出,全部來到這里個最大的島嶼之上。

    “好香!”

    一下來,小瑩就忍不住喊道,不僅僅是她,所有人都是第一次來到這里,都是忍不住抽了抽鼻子。

    無他,只是因為這島上的藥香實在太濃郁了,吸一口隱約都能感覺體內的仙力運轉速度加快,精神也是為之一振。

    而在這個碼頭前面,早就有數十人在等候,為首的一個是身材高大英俊,身穿天藍色衣飾的男子,加上有些白凈的臉頰,周身圍著的淡淡儒雅氣息,的確算得上一表人才。

    古爭忍不住多打量幾眼,發現對方的修為赫然也達到的大羅初期,而身后的那些藍藥門的弟子,大半都是金仙修士。

    雖然這些人對著他們都是笑臉相迎,可是眼底伸出的憂慮還是被古爭給發現。

    “諸位道友一路勞頓,辛苦了,在前面已經略備酒資,請大家一起過去休息片刻!边@個男子也知道眾人在打量自己,不以為意,上前一步一拱手,對著大家說道。

    僅僅這一句話,就讓大家對他第一面有不錯的好感。

    “好,那就趕緊走吧!蹦沁叺母卟谌巳呵邦^,聽到這話,也是滿意地說道。

    那男子溫煦的對著眾人點頭笑道,然后引領者眾人朝著里面走去。

    來到這里之后,古爭才發現,這周圍長著有許多的珍奇藥材,分別被人認為的種植在一些特殊的地方,一層層防風遮雨的防護罩在他們頭頂升起,讓他們免遭天災之禍。

    而且古爭還注意到,一些隱秘的法術波動,也時不時地隱現出來,仿佛整個島嶼之上,全部都刻滿了陣法一樣。

    眾人沿著這處開辟出來的通道,很快就來到了一個巨大的廣場,在周圍有十幾座雄偉的大殿,而在其前面一座,更是比尋常大上幾倍,此時已經有不少人落座在里面。

    古爭他們這群人走進去,自然有專門侍奉的侍從引領他們進去,不過他也注意到高伯和那個黑衣男子,原本也是一起來,可是現在看來和街道他們的男子已經同時消失不見,甚至連潘璇都不知不覺去了其他地方,似乎去了另外的地方。

    很快古爭他們就在另外一個桌子上坐下,旁邊當然還有侍女奉上沏好的靈茶,一股清香的藥香反而從柴水中冒出來,化為一縷縷白煙朝著四周散去。

    古爭定睛一看,原來那一片仿若茶葉的東西,竟然也是一種靈藥,被一種清澈的靈泉浸泡一起,這才發出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

    古爭也沒有猶豫,一手端起慢慢放在嘴邊,然后慢慢地抿了一口氣,頓時口齒芬香,一股淡淡的氣流從喉嚨直沖而下,沿著身子快速轉一圈,讓身子一點點疲倦一掃而空。

    古爭放下茶杯,這才朝著四周看去,發現大殿已經坐滿了人,大多人也和自己一樣,朝著四周觀察著。

    而這個大殿中,何止上百人,粗略一看,算上修羅這邊上百人,足足有四百人在這里,無一例外,全部都是金仙期以上的修為。

    看到這一切的古爭,心里暗暗咂舌,這么多的力量僅僅是對方請過來,不知道對方遇見什么事情,竟然要請那么多人。

    不說耗費到底有多大,單單說需要這么多人,那么進攻這里的人,到底有多么恐怖,至少古爭印象中,根本沒有記憶。

    雖然人數并不是很多,可是在這個時間點,依然是一股可怕的力量。

    此時大殿當中,大家都在觀察四周,偶爾間還會有話語聲升起,神色也都凝重了許多,不過來的時候,都已經做好準備,倒也沒有緊張。

    而這個時候,之前帶領古爭的那個男子又出現在前面一個加高的臺子上,看了一眼下面所有人,這才開口說話。

    “諸位道友,大家稍靜一下,尤其我們門主現在正在協調各個法陣,實在無法抽開身子,先讓我替大家道歉一下,回頭再親自來請罪!

    他的聲音非常清晰,讓所有人聽得一清二楚,一些人點點頭,心里的一些芥蒂也消失,畢竟他們來到這里,哪怕是為了報酬或者其他,可是不受到重視,也讓人心里不爽。

    “本人作為門主的女婿,幽珠,也是藍藥門的副門主,將為大家解答一些疑惑,還有一些協防的事情,如果有什么疑問盡管問我!边@邊幽珠在上面繼續開口說道。

    “副門主客氣了,我們來到這里自然多少知道一些,不過我們最為關心的,還是現在藍藥門的情況如何,這一次的敵人到底有多少人,他們什么時候過來!痹诳拷懊娴牡胤,一個身子如塔狀的男子站起身子,朝著上面開口問道。

    他問的問題也是大部分所有人想的問題,所以這一下眾人的目光紛紛集中過去,看看幽珠怎么回答。

    “其實不瞞各位,對方具體的時間我們也不知道,只是知道對方必定在這五十年之內進攻,至于什么時候進攻,還有多少人會來到這里,這點我們還真不知道!庇闹橐荒樓敢獾恼f道。

    “如果你們不知道,那不是太被動了?”

    “如此說來,這五十年都要在這里?不過時間也不長!

    “你們的情報似乎有些低,真是讓人擔憂!

    “萬一對方來的人很多,我們豈不是白白犧牲了!

    幽珠的話音剛落下,下面的人就嘩然起來,有些人是不在意,還有些人擔憂,畢竟他們誰都不想不明不白的進行戰斗。

    哪怕對方給的東西再過貴重,如果實力相差太大,他們也會權衡一下,畢竟東西再貴重,生命只有一次,超出自己的范圍,自然不愿意。

    實際上,現在許多人已經打了退堂鼓,原來還以為這么多人,必定沒有問題,現在感覺有些心里沒底了。

    “古公子是嗎?我家長老那邊有請!本驮谶@時,古爭身邊來了一個藍袍打扮得男弟子,客氣地對著古爭說道。

    “長老?”古爭轉身朝著四周看去,發現就這一個弟子,其他都是侍奉這里的人。

    “我也不太清楚,不過這次帶隊來的修羅大人,也同樣在那里!蹦莻弟子突然緊張地說道。

    “帶路吧!”古爭也不知道為何,站起來帶著小夜說道。

    “這邊請!”那個弟子看著旁邊的小瑩,想要說長老只請他一人,不過即將說出的話,想到什么連忙改口說道。

    “大家稍安毋躁,請聽我一說”

    隨著古爭的離開,里面的聲音越來越低,很快這個弟子把他領到在旁邊不遠處的一所大殿當中。

    此時大門有一層黑色光波,阻擋著外面的窺探,古爭也沒有猶豫,直接走了進去。
2020重庆时时什么时候开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