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瘋橘子

第三千七百三十四章 揭破誤會

    當葉朝帶領手下三人,不顧一切的向著那一處位置發動攻擊時,心中已經抱著玉石俱焚的打算。即便葉家所有人都死去,他也一定要拉著左風給自己墊背。

    可是他沒有想到,之前處心積慮探查到的陣法情報,竟然是假的。他無法責怪自己的手下,攻擊的確對陣法造成影響,近三分之一的陣法分身都消失了。

    這種真中帶假,假里含真的手段,絕對是高階陣法師,玩弄低階陣法師的巧妙手段。如果是公平一戰,自己和手下人有信心,可以將左風碾壓成渣,可是在陣法方面,自己手下的最強者,仍舊與左風有著一大段的差距。

    葉朝這個時候的心情,與大多數同左風為敵者的內心差不多。明明自己有許多地方擁有巨大的優勢,絕對能夠碾壓左風,可是偏偏就是無法將自己那部分強大使用出來。

    絕望、憤怒、不甘、自責等等負面的情緒,不斷的在葉朝的身體中積累著,終于在破壞陣法失敗時完全爆發。

    之后他操控那三根滅魂梭的攻擊,實際上是葉朝在發瘋,然而就是這個理智之外的攻擊,卻使得陣法范圍之內出現了特殊的變化。

    看著那異;靵y的狂風,葉朝反而清醒了過來,而他明知道逃生無望,腦中“記掛”著的就剩下了對付左風。

    對于拋灑鮮血這個方法,葉朝也并沒有抱著太大的希望,只是覺得這可能是最后的機會了。

    或許是老天真的聽到,葉朝在生命最后關頭的呼喚和祈求,那拋灑出去的鮮血,隨著狂風覆蓋了周圍四五十丈的范圍,而左風恰恰就在這個范圍之內。

    其他的血水直接落在武者的身上,又或者是直接落在冰面上,其中有那么一小部分,卻是好像滴落在那些看不到的透明物體上。

    而且那些血滴,并不是停留在空中,而是落在某個物體上后,還會慢慢的向下流淌。

    望著沾染在身體上的血水,左風一顆心也跌入了谷底。他之前就聽到那神秘人傳音,對方所使用的特殊能量,可以將自己徹底包裹起來讓人無法探查到,可是如果直接接觸就會暴露。

    當那些血滴拋灑著落下之際,左風其實想過快速躲避,甚至使用一些特殊方法,將靠近自己的血滴驅散開。

    可是在最后時刻,左風還是選擇了放棄,因為他眼角余光看到,逆風所在的位子,同樣也是在那些拋灑的血水覆蓋范圍內。

    自己有能力躲避和驅散,可是現在的逆風什么都做不了,即便是自己避開了,逆風也還是會暴露。

    既然終歸是要暴露,那么左風也就沒有躲避,任由那些血水落在自己的身上。

    而當那些血水落下的時候,帝猙比起左風還要先一步反應過來,可是它現在的情況十分特殊,能夠動用的手段更加少的可憐。就是如今幫助左風和逆風他們隱蔽,也已經是拼了老命。

    結果它注意到,左風一動不動,就站在那里任由血水濺落在身體上,將自己徹底暴漏在敵人的眼中,帝猙一時之間呆在了當場。

    這個活了無數歲月的老家伙,原本對于逆風所說的兄弟情義不屑一顧,覺得真到了大難臨頭時,這個人類的小子,又怎么會管你一個獸族的死活。

    可面對眼前這一幕,帝猙知道自己錯了,而且錯的還非常離譜。這青年人明明有能力讓自己暫時不暴露,可是就在他看到逆風這邊的情況后,毫不猶豫的挺身而出。

    所以此時此刻的帝猙,再一次重新審視起眼前的青年。在這位魔獸一族的老前輩眼中,人類是那種狡猾多變,貪婪且不知滿足的存在,可是今天帝猙知道自己錯了,而且這也是它第一次,用一種欣賞的眼光,去打量一名人類。

    當那些血液滴落在身體上,左風自然也不會遮遮掩掩,就那樣將覆蓋自己的幻陣撤去。帝猙這個時候,再去幫助他遮蓋氣息阻擋探查,已經沒有了任何意義,所以那股特殊的能量,自然也被瞬間收走。

    左風非常清楚,如果自己不立刻顯露出蹤跡,同樣會給逆風帶來危險。因為大家在看不清楚的情況下,很可能會胡亂攻擊,那么逆風必然將會成為對方其中一個目標。

    只有自己第一時間顯出身形,這才能夠確保逆風的安全,唯有如此自己站出來才有意義。

    顯露出身形的左風,緩緩的向著冰臺方向看去,這是一種包含了復雜意味的目光。左風看似在看向逆風,然而處于深層次返祖中的逆風,根本就無法知曉發生了什么。

    而最讓帝猙感到震驚的是,它明明敢肯定,在這片廣場沒有人能夠知道自己在哪,即便是自己使用的天賦能力,將左風的身體遮掩起來,但是能量的來源是無跡可尋的。

    偏偏左風看過來的目光,帝猙卻能夠清楚的知道,對方是在看向自己,而且那目光中的復雜意味,自己可以完全讀懂。

    ‘讓我照顧這小家伙么?無須你來拜托,我也一定會照顧好他的。不過我倒是越來越好奇,你這樣一名人類少年,怎么就能夠知道我藏身的所在,難道真的是憑直覺么?’

    在震驚之余,帝猙的心中也充滿了疑惑,它很難想象擁有那么漫長的生命經歷,自己還能夠遇到如此離奇的事情。

    “左風!”

    “是左風,竟然就躲在這里!”

    “你終于現身了!

    “該死的小崽子,你他媽倒是繼續藏!”

    “你死定了,我絕不會放過你!

    仿佛沸油當中被倒入了一碗涼水,整個場面轟然間就徹底沸騰了,不管是葉家,南閣,又或者是項家和珂剎部,還有遠處的傀襄和成天豪。

    大家都死死的盯著左風,紛紛開口表達著自己的情緒,在這一瞬間,讓左風反而有種眾星捧月般錯覺,甚至是他都有種莫名其妙的驕傲和自豪了。

    反倒是奉天皇朝的武者們,還能夠保持著平靜,用好奇的目光不斷打量著左風。就是這樣一名青年人,竟然一下子就牽動了所有人的心。

    在左風出現之后,故意沒有去理會琥珀,自然看也沒有去看傀襄和成天豪一眼。因為琥珀還在對方手中,這個時候過多的交流,反而可能會給琥珀帶來危險。

    既然眼前的一切,左風打算自己一個人扛,那么原本與琥珀匯合的計劃,他也就不準備繼續了。

    就在這個時候,最為激動的葉朝,如同瘋了一般的怒喝道:“左風,你個該死的左風。我葉林的混亂就是因為你,知道又多少人因你而死,你這個背叛人類,向妖獸一族卑躬屈膝的叛徒,不得好死!”

    同樣對左風恨之入骨的肖北漠,牙齒咬得“嘎吱吱”響,忍到葉朝說完,他這才開口怒罵道。

    “葉家的血債,還有我你帶給我肖家的恥辱,今天都要用你的鮮血和性命來洗刷。放心。就算是你死了,你的家人,親族和一切與你有關的人,都將會成為陪葬,我肖家和葉林絕不會放過一個!

    聽到對方如此一說,左風臉上反而露出淡淡的笑意,搖頭道:“若是你們真有本事,就不會滾出天屏大平原。如果真有骨氣,就不會割地求和,將半個葉林帝國主動讓出來。

    大話誰都會說,只是你們的大話,聽起來更像是一個笑話。別說你們根本沒有能力,拿回那一半原本葉林的土地,就是你們葉林的帝都,我看都拿不回來吧!

    對于他們的威脅,左風還真就沒有放在眼里,因為他已經先一步,將自己的親族都給轉移,此時此刻應該已經進入到了八門空間。

    在整個坤玄大陸上,左風找不到還有什么地方,比八門空間更加安全,別說是現在喪家犬般的葉林,就是那些古荒之地的超級宗門,不得其法下也休想能夠進入其中。

    項鴻與查庫爾交換了一個眼神,他們已經達成默契,準備著要對左風出手。反而是南閣的龐林等人,在這個時候感到有些惋惜,他們覺得左風的陣法,起碼在對付葉家這幫人的時候,多少應該還有一些利用價值。

    所以龐林在眾人都沒有行動前,他再次命令手下人,全力向葉家發動猛攻。盡快斬殺葉家武者,他們才有活著離開的希望。

    原本就岌岌可危的葉家,又因為葉朝的武器落在那處陣眼上無法收回,戰力大打折扣,整個隊伍受到沖擊再次向后倒退。

    眼看著連續數名手下武者,根本來不及自爆,就被斬殺在冰臺上,血肉能量全部被所吸收。

    此時的葉朝心中已經充滿了絕望,突然之間從懷中摸出一樣物品,狠狠的朝著左風拋了過去。

    “小崽子,你用月宗的這極品儲晶欺騙我,里面根本就沒有幾樣東西,好東西都被你拿走了,卻讓我成為眾矢之的,現在我就將它還給你!

    葉朝滿心憤怒的大吼著,他其實也知道自己就算這么說,恐怕也沒有人會信,但是已然徹底絕望之下,他決定將極品儲晶拋棄掉。

    可是讓葉朝沒有想到的是,隨著他拋出了極品儲晶,喊出那一番話,周圍立刻安靜了下來,空氣仿佛在這一刻都凝固了。

    許久后,項鴻突然用顫抖的聲音,大喊道:“靈魂呢,那個靈魂呢!”

    葉朝雙目瞪的滾圓,立刻吼道:“什么靈魂,哪里來的靈魂,要我的靈魂就自己動手來!”
2020重庆时时什么时候开盘